正文 分卷阅读50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50

      子。

    秦怡下意识地将胸往前挺了挺:“哥,你帮我舔舔它。”

    秦越从善如流地含住了那软肉,用牙齿细细研磨着那两点,他控制着力度,不至于让对方被咬伤,但却能够从中得到快感。

    美人的茱萸很快被秦越洗得红肿,情欲上身的秦越也按捺不住在对方的后穴抽动起来。因为一开始秦怡太过心急的缘故,过于干涩的肠道还出了血。借助着血液的润滑,秦越的抽动从艰难逐渐变得顺利起来。

    房间里响起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和被克制的喘息中,秦怡刻意一边又一边地喊着哥哥,一边试图把秦越拉进沉沦的深渊,又被对方的抽插动作搞得失去身体的掌控权,当秦越做得狠了的时候,他更是像受了欺负的小猫一样,低低的啜泣着。

    然后掉下来的几滴猫眼泪,又会被秦越温柔地舔掉,让他发出细细的变了调的呻吟。

    兴许是觉得这样做很是刺激,在省亲的这些天,两个人隔几日便偷一次情,一直到秦怡离开。

    在秦怡走之后没多久,秦越的婚事就被提上了日程。

    可是只过了一个月,他那未婚妻就出了事情,导致秦越的婚事作罢。

    而在这个时候,宫里也传来了好消息。秦怡怀孕了,如果生下的是女儿的话,他很有可能晋升为皇贵妃。

    系统告诉了秦越一个惊天大秘密,秦怡肚子里的,其实不是皇帝的孩子。

    秦越很是诧异:他在宫里和谁偷情了?

    可能是因为穿到女尊世界许多年,他习惯了女人让男人怀孕的事实,只要不发生在他身上就好。

    系统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渣,他肚子里的,可是你的种

    第三十五章恭喜你,好感度100,脱离惩罚世界

    还真是个惊天大秘密,不过秦越仍然对此抱有一定的疑虑:“这个世界的男人是通过前面受孕的吧,后穴被射精液也能怀孕吗?”

    系统对他的质疑很是生气:“系统出品的东西,质量当然有保证,说你的就是你的,难不成我还会让你做便宜爸爸,对你说谎有什么好处?”

    “你告诉这个消息给我,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

    “你以为宫里的那些男人真很想让他生下这个孩子,总有那么些人,想方设法要证明他肚子里的是野种。”、

    历史的大方向并不能够被改变,比如说太女一定要是秦怡生的,而且秦怡还奥斯了皇帝,做了垂帘听政的太君后。

    秦越的神情陡然严肃起来,他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了。”

    为了这件事情,他特地写了封表示兄弟情深的信差人想法子送到秦怡的手里,这信送到秦怡的第三天,府上便又人来宣了圣旨,说是德妃想念嫡兄,加上他身子重不方便,就送秦府嫡长子进宫陪伴德妃。

    寻了个机会,秦越就婉转地表现了自己的忧虑:“这宫里近儿传言,说弟弟你腹中胎儿不是陛下的。”

    “不是陛下还能是谁的,哥哥这是在怀疑我?”秦怡虽然大胆,但也没有再让别的女人碰的想法。

    他十指涂着漂亮的寇红,指尖戳在秦越的胸口上,虽然周围的宫人已经被他悉数屏退下去,他还是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和秦越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前头我是给了陛下没错,但这后头,这身体只有哥哥享用过。”

    秦越语气艰涩地说:“你就没有想过,这腹中胎儿会是我的孩子。”

    秦怡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咯咯地笑出声来:“虽然我也想,只可惜哥哥你不是女儿家,我怕你是疯了不成。”

    他原本就觉得这个嫡兄傻,没想到能傻成这样。

    正儿八经的和他将事情结果被嘲笑的感觉真的是不好受,秦越觉得心好累,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话,他也是不会相信的,所以都怪那个辣鸡渣系统,给的改变体质的药物还有这层副作用。

    “我是说真的,虽然这种事情解释不清楚,但是我确实不能生孩子,只能让别人生。就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陛下的,人言可畏,弟弟也应当多注意才是。”

    “我知道哥哥牵挂我。”怀着孕的少年像小猫一般蹭到男子怀中,露出这些时日来难得的笑容,他唇角微微向上翘起,口中却说着警告的话:“还有一件事情,哥哥以后还是莫要祸害好人家的女儿才好,不然这名声坏了,我也无能为力。”

    听他这句话,秦越就知道先前他那个未婚妻的事情是这家伙搞的鬼:“人家女郎前途无量,你何必用这般阴损的法子。”

    少年乌亮的眼眸陡然阴沉下来:“哥哥这是替她抱不平了。”

    秦越叹了口气,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就是想,你总得为腹中的孩儿积点德,阴损的事情还是少做。”

    秦怡甚是敷衍地应了一句,并没有把这个当回事。

    因为又皇帝的旨意,知道生产前,秦越都是待在宫中陪秦怡的,老皇帝身边又有了新美人,只是因为目前宫中只有皇子没有皇女,她对秦怡腹中的胎儿非常地看重,虽然不能碰挺着个大肚子的美艳德妃,但他还是隔三岔五的来两回。

    每次秦怡都会教秦越躲开皇帝,毕竟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嫡兄被皇帝看上,来个什么兄弟共同伺候女人的名声。

    在秦怡生产的前夕,宫中果然传起了流言蜚语,不过秦越待在秦怡身边,就跟看戏一样,先是贤妃被捉奸在床,他生的三皇子皇家血统不纯,贤妃被贬。

    然后查出来,有关秦怡的流言正是贤妃放出来的,就是因为贤妃自己如此龌龊,才会如此。

    只有秦越贤妃和秦怡知道,其实人根本就是被冤枉的,而幕后的推手就是新晋的贵妃秦怡和现任的君后。

    果然这种后宫的事情他这种单纯好不做作的男人根本就混不下去,秦越一边感叹,等着秦怡生下孩子,他这个做兄长的也没有办法留在宫内。

    又用了几年的功夫,秦怡从贵妃变成了皇贵妃又成了新任的君后,他生的女儿也成了太女,而秦越,几次婚事都被秦怡搅和,最后还是被皇帝弄入了宫。

    美名其曰,他命格硬,只有皇帝这真命天女才能够压制的住。

    秦越的便宜爹亲都快被气疯,一个劲地骂秦怡白眼狼,他是后来从蛛丝马迹中得知,儿子的名声就是那高高在上的新任君后给搅和的。

    他原以为秦越和秦怡关系好,没想到秦怡还是记恨在心,如今更是要把他儿子直接弄到宫里去折磨。

    把秦越送走的那天,秦家爹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段时间多少是有了感情,秦越对这个真心为儿子着想的男儿还是十分敬佩的,安慰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的。

    原本他是动过告诉爹亲他和秦怡的真实关系的,不过想想,这个不

正文 分卷阅读50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