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37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37

      的婆婆很有可能会听到这样的动静。

    “遵命,长官!”秦越行了个军礼,早就硬邦邦地的性器破开一张一合的穴口。这还是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做爱,哈迪斯紧张地咬住自己的下唇,明明竭力地放松身体,但还是不受控制的紧绷。

    这是在军中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在面对外敌入侵的时候,他会下意识地做出防御的姿态,当然好不容易开了那么点门缝的城门也重新紧闭起来。

    秦越的性器推入得有点费劲,虽然他也不是不能强行破开,但是强制爱的话,哈迪斯吃了苦头,肯定不肯来下一次,可是对方这门也关得太紧了,他这巨炮想要进城,简直是顶着万斤的压力。

    他揉弄着对方弹性十足的屁股,一面和对方玩起了口头play:“报告长官,城门紧闭,士兵无法进城,还请长官将城门打开!”

    银发军官脚趾蜷缩,脚掌紧绷着,还要在年轻的下属面前颤颤巍巍地打开了城门。他额上有汗水不断地滑落,打湿了银色的额发,而那软软的发丝又被黑发青年温柔地拂在一旁,带着男人体温的手指接触他的皮肤,给他带来一阵颤栗。

    在用了一些小技巧让城门大开后,秦越干脆利落地把性器推入进去。男人感受着内壁被撑开,难以克制地发出难耐的声音。

    即便哈迪斯的呻吟已经足够克制,但年轻肉体的碰撞声,床发出的嘎吱的声音,还是引起了这个小别墅里第三个人注意。

    莉娜刚刚吃掉便宜儿媳买来又切好的水果,就被奇怪的声音所吸引,带着探究的表情,从一楼一直上到二楼。

    别墅里只有三个人,所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可能是莉娜发出来的。不知道怎么一时糊涂就答应了秦越鬼主意的哈迪斯廉耻心上了头,他一面短促地呻吟着,一面说:“去……去关门……”

    “你还有心思惦记着,看来是我干得你还不够……”

    秦越把人从床上抱起来,又压到了墙上,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本来就在快感中随波漂流的男人撞得七零八落,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男人的眼角被操干得都染上了红色,他像是脱水的鱼一般张开着嘴,在年轻丈夫的攻势下双腿也被干得发软,他的背部抵着墙,感受着墙壁冰凉的触感,压在身上的身体却是火热滚烫,让他仿佛处在冰火两重天当中、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哈迪斯却被干得无暇顾及这一些。在他快被秦越送上顶峰,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莉娜推开了虚掩的房门,然后对上了他的眼睛。

    被同样年轻的婆婆这样注视着,哈迪斯尖叫一声,后穴里涌出大量的精水,前头兴奋地射了些透明的精液,绞紧的媚肉把插在他身体的秦越也夹射了。

    第二十三章浴室play的元帅

    在被哈迪斯夹射的瞬间,秦越低头咬住了对方的腺体,完全是下意识地注入了属于自己的信息素。

    对一个omega来说,alpha在情动时散发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是相当具有冲击性的。不过,已经被完全标记的omega来说,其他alpha的信息素并非引人陷入高潮的气味,而是一种十分令人恶心的高度清醒剂。

    尽管自家儿子的信息素和丈夫的有一定程度的相似,莉娜还是迅速地从二楼跑了下去。

    在响亮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之后,秦越才把软掉的性器从对方的生殖腔拔出,从幽长曲折的窄径拖出。

    作为omega,哈迪斯的身体其实非常的敏感,他半睁着眼睛,浓密的眼睫毛都被汗水打湿,这双一向十分有神锐利的眼睛此刻眼神是茫然的,他的手指蜷缩着,身体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有点发抖,几乎是费了好一些力气,他才从射精潮吹还有腺体被标记的三重快感中回味过来。

    他的神智比前两次做的时候清醒太多,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一时冲动,答应了这小混蛋,还被年轻的岳母偷窥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羞愤至极,完全就不想理会秦越。

    不过年轻力壮的黑发alpha很快将大汗淋漓的他给抱了起来。

    秦越托住男人光裸的臀部,那个地方因为精囊的拍打已经变得红通通的一片,但手感依旧是极其光滑细腻的。并不是一摸上去就软绵绵陷下去的那种柔软,而是紧致有力,有着吸盘一样能够牢牢地吸住他的手的魔力。

    突然腾空的感觉并不算好,哈迪斯试图挣扎,但又因为秦越的声音安静下来:“别乱动,再动我可不保证不把你摔下去。”

    自己走的力气哈迪斯还是有的,但属于alpha的信息素太过醉人,他的身体软绵绵地放弃了抵抗。

    真是讨厌的反应!银发军官这么想着,就被男人抱紧了浴室里。秦越用脚勾了防滑垫,踢到硕大的莲蓬头下,这才把怀里的人给放下来。

    他搂着男人略显纤细的腰,又取下小花洒,帮着对方清洗后穴流淌出来的精液。

    虽然对omega来说,这精液留在里头也不会拉肚子,但黏黏腻腻的总归是不好受的。

    花洒喷出来的水流十分的强劲,几乎是瞬间,哈迪斯就从年轻的丈夫手中抢过花洒,他瞪了秦越一眼:“我自己来。”

    秦越也不和他争,只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冲刷着后穴,因为接受不了他促狭的眼光,干脆背过去,眼不见为净。

    换了个角度之后,秦越更加容易地看清楚对方的张合的后穴了。被大鸡巴操干过的后穴从紧窄的肉缝变成了一个鲜红圆润的小洞。因为水流的冲刷,它像水中呼吸的小鱼一样张合着小嘴,清澈的水柱冲洗着那个小洞,在带出浓稠的精液的时候,也让秦越能够清楚地看清楚里面鲜红的媚肉,还有滑腻湿热的直肠的褶皱。

    真心是正经禁欲的元帅大人在做着这十分令人羞耻的动作的时候,表情也是一本正经得过分,仿佛他不是在做用花洒冲洗自己后穴的事情,而是在做拆卸精密枪支的事。

    空气中属于alpha的信息素更加浓郁了,在混合着白浊的水流顺着对方的大腿不断往下流的时候,秦越向前一步,揽住了对方的咬。

    哈迪斯下意识地扔掉了手里的花洒,做出进攻的姿势,不过男人早就硬挺起来的性器却早他一步,对准了那个湿滑泥泞的小洞,十分顺畅地捅了进去。

    哈迪斯还没有来得及攻击,闷哼一声,腰便软了下去,他转过脸来,显得很是羞恼:“人都走了,你又干什么!”

    虽然比他年小许多,但alpha天生就十分地的高大,他要和对方说话的时候,还得仰着头,这让他十分的不悦。

    “都怪老婆你太诱人了,不能怪我。”秦越将他抵在光洁的瓷砖上,花洒开得很大,铺满了瓷砖的墙壁上早就是一片水

正文 分卷阅读37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