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6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26

      怀孕的几率,当然还是一个世界的一次性用品。

    褚玉对孩子这么重视,要是孩子因此小产了,那肯定任务进度都得倒退,系统和秦越是一体,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再装哑巴了。

    秦越反应过来,忙对车夫喊:“赶紧去帝卿府,把大夫喊来,你们的帝卿殿下昏过去了!”

    他把褚玉抱下了马车,小心翼翼地护着对方的肚子,直接进了秦府,马车那么颠簸,他怕把孩子给颠簸没了。

    第十五章被逼得一边哭一边说喜欢的嫂子

    褚玉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和梦中十分相似的大床上,这里是秦家属于秦越的房间。当时只是一个梦而已,但现在现实当中,他也成了秦越的正夫了。

    难道后来的那个梦是他预知到的某个未来,因为刚醒的缘故,他的思维也相当发散。

    冒出这个念头之后,他才回忆起自己是怎么躺在这里的,好像是自己被秦越气得脸色发白,然后直接在对方的面前昏了过去。至于为什么生气,却是因为他瞧见了秦宇和那漂亮的双儿相拥,拈酸吃醋,一时钻起了牛角尖。

    明明就该知道感情这种东西不能轻易地投入,他越是对对方产生感情,可能就会被伤害的更深。

    但感情这种东西要是能够被控制得了的话,世界上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痴男怨男了。而且也不知道他最近这段时间来到底是怎么了,心思比以往细腻许多,也更加容易被情绪左右。

    他这么发了好一会呆,就听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

    秦越年轻英俊的面庞映入他的眼帘,他的语气温柔,却教褚玉心中更觉酸楚。

    他不想说话,侧过头别过脸去,不想看这张脸。秦家的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秦卓是,秦越也是。

    秦越也没有恼他,只是把一张矮茶几拖到床边,将上头放着的一碗黑乎乎的药物端起来:“既然醒了的话,就先把这碗药喝了,大夫说了你身子虚,胎儿有点不稳,这几日怕是都得喝这些安胎药。”

    褚玉的耳朵竖起来,他立马转过身,看着秦越,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寻求男人的肯定:“胎儿?安胎药?”

    “是,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算算日子,应当是咱们成婚那些日子怀上的。来,先把药喝了吧。”秦越眉眼含笑,那百子千孙丸也只是大大提升几率的,看来自己运气还不错,也就在现实中做了几回,就让褚玉肚子里有了他的种。

    褚玉接过那碗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把安胎药一饮而尽。他想起来梦境中的那个小孩子,他的宝宝肯定会生得那么玉雪可爱的。

    不过想到秦越先前说的胎儿不稳,他又不自觉攥紧了身下的褥子,提着一颗心问:“大夫是怎么说的,只要我乖乖吃药的话,孩子就会没事吧。”

    大概是因为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他对这个孩子看得尤其重。

    秦越伸手帮他把散落下来的一律头发别到耳后去:“嗯,只要你别想东想西的,乖乖吃东西和安胎的药,肯定不会有事情的。”

    他又哄了一小会,便出门去处理一些事情,褚玉到底是帝卿,在这里也不能待很久,他还是得安排对方尽快回帝卿府。

    秦越一出去,秦李氏就进来了,他看着褚玉,面色依旧不大好看,等到坐到边上,他褪下自己手上的玉镯,塞到褚玉的手里:“我知道你是帝卿,瞧不上这镯子,不过这是我留给自己孙儿的,你只是先代他收着而已!”

    褚玉知道那镯子,那是秦李氏的爹亲给他的,据说是留给他看重的儿媳的传家宝。先前他做秦卓夫郎的时候,秦李氏没给,没想到现在秦李氏居然把这镯子给了他。

    不得不说,秦李氏是相当偏心的。褚玉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秦李氏,记忆里那个时刻维护着自己形象的秦李氏如今已经变成了个沧桑的老双儿。

    丧子加上从未有过的操劳,他似乎变得弱势了许多,完全不复他记忆里嚣张跋扈的样子。

    褚玉接下了镯子:“我会替孩子收好,你日子且安心过,若是受了欺负,可以来帝卿府。”

    他顿了顿:“这只是看在我腹中孩儿的面子上,你不要想太多。”当然他也是看在秦越的份上,毕竟孩子没有爷爷没什么要紧,没有做父亲的疼爱,却是不好的。

    秦李氏是真心对秦越好的,他不希望秦越因为秦李氏和他离心,当然他也是个记仇的人,要让他完全对秦李氏释怀,那也没有可能。

    最多只是不和秦李氏再计较,想让他尽孝道再亲近几分,那也不可能。

    秦李氏哼了一声,又说了几句过来人应该注意的事情,赶在秦越回来之前又出了房门。

    就算是褚玉成了帝卿,他也还是不喜欢这个儿媳,不过对方有了秦越的孩子,他的孙子,他自然还是希望对方能把身体养好些,免得他的宝贝孙儿连这么美好的世界都不能见一面。

    褚玉在房间里坐了一会,秦越又从外头进来:“马车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让他们加了些垫子,待会你就回去。”

    “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褚玉盯着秦越看。

    秦越说:“大夫说过了,前几个月最好不要行房事,秦家藏书不少,我就先在这里待着吧。”

    只能看不能碰的日子是真心不大好过的,所以他选择眼不见为净,看不到人,他自然不会去想裤裆里那二两肉的事情了。

    褚玉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他想起那个扑到秦越怀里的双儿,脸色一沉,语气陡然一变:“你又想着和你那贵妾再续前缘了?我告诉你秦越,你既然已经成了本帝卿的驸马,以前的人该断就给我断干净。”

    “你不是不在意这些么,我哥他当初纳妾也没有见你这么激动的样子,这是醋了?”秦越饶有兴味地逗弄着他。

    “我只是在维护皇室的尊严,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可是你怀孕了,我又不能碰你,再说了,本来就是你在后,柳儿在前,若是没有你横插进来这么一杠子,指不定现在他都为我生了孩子,成了我的侧夫。”

    系统很是忧心地问自家宿主:你这么说真的好吗,他可怀着孩子呢!

    突然感觉宿主变渣了怎么办?

    秦越不以为意: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什么好男人,原主也不是。

    再说了,褚玉就是个大闷骚,口是心非的,有的时候,不说点狠的逼一逼,对方是根本不会正视这段感情的,

    褚玉的鼻子发酸,眼眶突然就红了,不过他的性子,是不会轻易的说什么软话的,因此他只是冷着脸:“不管你以前有什么人,现在你是驸马,就该收起你那些再续前缘的想法。你要是真想要,我会给你安排人。”

    他安排的人,总比和秦越有感情

正文 分卷阅读26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