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0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20

      也挺宠爱您的。

    虽然您现在只是个侧夫,但您生了他的孩子,目前秦越少爷也没有正室夫郎,您只要笼络住他的心,肯定很快就能变成正夫的。

    这梦还挺有逻辑性的,他刚想着秦李氏不会让他做秦越的正夫,初雪就告诉他,自己只是个侧夫。

    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管是秦越,还是初雪,都提到了孩子两个字,难道这个梦里,他生下了那个孩子?

    褚玉激动起来,他问初雪:“孩子呢?”

    “孩子在隔壁的奶爹那,刚哄睡着,您要看吗,要的话我抱过来给您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看吧。”褚玉紧张地推开隔壁厢房的门,在一个大大的摇篮里,正躺着一个软乎乎的,特别可爱的婴儿。

    他的额头上一个小小的蓝色痣,眉眼看起来和他有几分相似,还有几分像秦越,当然也有几分像秦卓。

    他看着小孩的眼神柔软得像天生的云朵,也许这个梦就是因为他想着这个未能出生的孩子,才会做得这么长吧。到底这孩子是秦卓还是秦越的,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管。

    第一次他希望自己的梦能够做久一点,这样醒过来的时候,才不会把这个孩子的眉眼那么轻易的忘掉。

    做爹亲的看孩子天经地义,初雪也没有多管,他只端了一大碗白色的乳果上来:“少爷,您先把这些奶果吃掉,这样的话,就能亲自给孩子喂奶了。”

    生了孩子的双儿,得吃奶果才能产乳,褚玉的身体一点也不好,这孩子都生了小半个月了,小孩还是吃的奶爹的乳汁。

    褚玉把一大碗乳果都吃了,中途又手忙脚乱地哄了一顿哭醒的小孩,又心神复杂的回到了他现在的房间里。

    这个节点褚家还尚未造反成功,不然他也不可能只是做秦越的侧夫。坐在床上褚玉有点发呆,因为感觉很真实,不知道这到底是梦境,还是另外一个世界,从那场阴谋中逃出来的自己。

    可是如果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话,秦越那么风流浪荡的样子,会因为他可能怀了他的孩子娶自己?秦家可没有什么好东西,还是说,有的男人,有了孩子就会变化很大?

    大概还是梦吧,褚玉这么想着,屋外的时光飞逝,一下就到了黄昏。秦越从外头回来,脱下那件黑色的大氅,年轻男人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龙涎香,因为从屋子外进来的缘故,身上还带着几分寒气。

    一见褚玉,秦越就开始解衣裳,他可能是不大高兴的缘故,动作格外的粗鲁,褚玉并不喜欢被这种粗鲁地对待,他想起来自己之前似乎是惹了男人生气的。

    如果他在这个梦里是秦越的侧夫,那对方也确实应该生气的,褚玉并不想吃那个苦头,便求饶说:“我只是有些糊涂了,记起以前的事情来,害怕,才会这么说的。”

    秦越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依旧沉着一张面孔,看起来反而因为褚玉的事情更高兴了:“害怕?你是害怕他,还是害怕爷?”

    他若有所思地说:“你要是不喜欢,爷就把你送回去好了,反正那孩子,估计也是秦卓的种,不过现在表哥可是我哥的正夫了,你要回去,估计也只能做个侧夫。”

    秦卓甚是喜爱的表弟,也就是秦越口中的表哥。

    “不要回去!”褚玉的声音有点失控。

    他想着自己那个白嫩可爱的孩子,不管是不是梦,在这个时间段,在秦越的身边总是比秦卓身边要好点的。

    他咬了咬嘴唇,挤出一句话来:“阿玉心慕夫君,求夫君怜惜。”他颤颤巍巍地抬起手,去解开自己穿得严严实实的衣服。

    如果秦卓还能瞧见的话,肯定会很惊讶的,因为他一直嫌弃自己这个夫郎在床上如同死鱼一般,哪里会这样主动地求欢。

    虽然在秦越这里,褚玉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那个孩子,他并不喜欢秦越,只是目前情势弄人罢了。

    秦越看得很清楚,褚玉的眼神可不像是心慕于他,不过能主动就是有进展,他也没有拆穿,只等着,等褚玉一件件地解开衣服,他再从身到心攻克对方的心理防线。

    褚玉的脸只能算是清秀,不过他的一双眼睛生得极好,特别是那种倔强的表情,实在是很能引起他的征服欲。

    秦越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渔夫,十分耐心地等待着他的猎物上钩。

    褚玉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因为天气有些冷,他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但秦越没说,他就得继续脱。

    等到他全身都光溜溜了,秦越却还是没有碰他。一个赤身裸体,另外一个被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他觉得难堪,便伸手要去解秦越的衣物:“我为夫君更衣。”

    秦越没有抗拒他,在褚玉的服侍下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这也就是在他营造的梦境里,在还没有风水轮流转的时候,现实中哪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呢。

    在褚玉帮秦越褪下裤子之前,男人却突然盯上了他的胸:“你这胸,好像变大了一点。”

    褚玉愣了下:“中午的时候吃了乳果。”

    “你都吃了好几天了,这个时候也应该有奶汁吧。”

    秦越十分专注地观察着双儿的胸部,吃了奶果以后,褚玉的胸部比最开始的样子变大了好多,有点像是刚开始发育的少女。雪白的胸脯上是浅粉色的乳晕,看起来十分的绵软可口。

    他伸出手来,很轻易地就能抓起一些柔软的乳肉,为了能够分泌乳汁,男人的胸部的肌肉变得十分柔软,里面似乎盛满了乳汁,想要喷涌而出。

    “吸一吸的话,应该会有乳汁的吧。”褚玉听见男人这么说,然后年轻的男人便低下头来,含住了他的胸部。

    吃了奶果的胸似乎比之前还要敏感许多,褚玉只觉得自己的胸似乎变得涨涨的,他有些难以克制地用手揉弄起另一边未被眷顾的乳头。

    男人却抓住了他的手:“把你的爪子给收好,这是惩罚。”

    男人柔软的舌头舔弄着粉红色的乳晕,软软的乳头在嘴唇的吮吸和牙齿的啃咬中变得红肿起来,就像是熟透了的相思果,又红又亮,泛着诱人的水光。

    褚玉的呼吸急促起来,本来为婴儿准备的地方被男人十分用力地吮吸着,他难耐地出声表示自己的抗议:“别,别吸了……好难受。”

    乳房又涨又酸麻,似乎一碰就会炸开,他觉得那个部位又酸又涨,似乎都要被秦越给吮吸地破了皮。

    秦越却用了更大的力气,伴随着他用力地吮吸,那个小小的乳孔总算是为他打开,一股带着淡淡乳香的汁液涌入了他的口腔当中。

    “你看,明明就吸通了。”年轻的男人抬起头来,他俊美的脸上还残留了些许白色的液体,那是褚玉乳头中喷涌而出的乳汁,画面看起来格外淫靡。

    褚玉的心头一跳,梦境开始变

正文 分卷阅读20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