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7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17

      罢工了,任凭他把好处吹得天花乱坠,歹话也说遍了,什么都没有用。

    秦越本身就不是脸皮薄的人,他心理素质强大得很,能屈能伸,又能审时度势,该狠下心的时候他照样狠心。

    在拖任务拖了半个月后,他觉得把系统迪吊得差不多了,流露出一点点松口的迹象:“这个任务我也不是不能做,但有一点,你绝对不可以和上个世界那样胡来,得按照我的法子来,要么你给我换个身份,要么就和我一起消失好了。”

    反正他上个世界也活了蛮久,虽然因为系统的缘故,感情和记忆都被抽离了一部分,但比起上一世刚做任务那会,他没有那么强烈地一定要活的欲望了。

    心态发生了变化,系统自然也就拿捏不住他。

    系统弱了下来,决定下个世界还是说不要这么恶趣味,它问秦越:那你想要怎么办?

    秦越背着手,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商城里那个入梦香,你给我上架100积分秒杀,我知道你有这个权力。

    入梦香,他在自己屋子里点,就有能够入梦的权力,还能够自己构建梦境。作为当年盗梦空间的狂热分子,他眼馋这东西很久了,奈何积分太高,他买不起。

    系统无可奈何地应了,这种降价秒杀,它要亏好多能量,奈何宿主现在就是个消极怠工的大无赖,为了美好的将来,它忍气吞声地吃了这个亏。

    当天晚上,褚玉在小侍的服侍下安睡了,想到婆母那张害怕又扭曲的脸,他觉得自己心里很是舒畅。

    虽然哥哥也劝过他,觉得他这样不好。但这天底下又有什么好男人呢,就算迫于压力娶了他,也不过是为的他的权势,而且做那档子事带给他的只有痛苦,他也不想找什么男人。

    还不如现在这样好,挂着个寡居的身份,整天磋磨秦家,看着秦卓那个宠到天上去的表弟趴在他脚底瑟瑟发抖的样子,他就心生愉悦的很。

    还有秦卓留下来的那个小贱种,他也会好好的养着,把人捧得高高的,再狠狠地摔下去。

    带着这样愉悦的心情,褚玉安然入了梦。

    今天的梦似乎有点奇怪,一切都显得很真实,但褚玉很清楚,这是梦境。因为他正待在秦家以前的院子里,这还是以前的摆设,现实里的秦卓早就死了,但现在他活着,而且还在和他那贱人表弟李雪柔在颠鸾倒凤。

    褚玉看得想作呕,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梦到这一幕,但眼前的画面一转,被秦卓滋润得一脸春意的李雪柔在吩咐一个粗壮丑陋的男人,商量着接下来的捉奸大戏。

    那个男人褚玉陌生又面熟,对了,就是那时候莫名出现在他床上的男人,让他受尽屈辱,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被打流产,还被污蔑是孽种的男人。

    屋外他的贴身小厮在和人说着:“药我已经放到茶里了,到时候以摔茶杯为信号。”那种很难买到药物会让人在清醒的状态下发情,明明身体沉浸在情欲当中,理智却非常清醒,根本不像中药的人。

    褚玉看得很清楚,这个背叛他的小厮,他后来已经被他送去了青楼,服侍那些最卑劣最低贱的下人。

    一切的场景是那么的熟悉,所以他现在的梦境,就是那天他被抓奸的场面?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再一次梦到这一些,但褚玉并不想在梦里继续经历这样的事情。

    他感觉身子开始发热,也不知哪里的力气让他从床上起了身,跌跌撞撞地往院子外头走。

    大概是因为梦境的缘故,他逃脱地很顺利,但背后议论的声音一直又如影随形。

    到处都很多人,一直到他穿进一个院子,跌跌撞撞地进了一个房间的门,他紧紧把房门关上,才感觉自己安全了起来。

    但房间里还有别人,男人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看到了一张和秦卓有五六分相似的脸。“谁进来了?”

    这张脸他是认得的,秦家的纨绔子弟,秦卓的亲弟弟秦越,一个浪荡子。前两天他还因为调戏良家妇男被打了。秦越会被打得起不来床,还有他的手笔在里面。

    不过这是他记忆里的两年前,秦越当然会好端端地待在属于他自己的院子里,他身上的衣服还松松垮垮地系着,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

    和记忆里一样,在这个时候,秦越看他的眼神还带着淡淡的不喜:“褚玉?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秦越喜欢好看的人,所以对他这个嫂子也是态度好不起来,要么直呼其名,要么就不喊名字,总之从来不恭敬地喊他一声大嫂。

    虽然他没有做过什么对他不好的事情,但褚玉同样是讨厌秦越的。

    外头的声音似乎变得嘈杂起来,似乎捉奸的人要来了。秦越皱着眉,打算把褚玉弄出去。尽管没有那个又脏又丑的男人躺在他的身边,但记忆里的疼痛感还是让梦中的褚玉感到害怕。

    他感觉自己身体开始发热,四肢也在发软,在秦越打开门打算把他扔出去的时候,他用发软的手拽住了男人的裤腿,声音沙哑得不可思议:“别开门,帮帮我。”

    第十一章明明身体很喜欢却还是说不要的嫂子

    秦越构建这个梦境,其实只是勾出褚玉心中最厌恶的一段回忆,他好出现,来英雄救美,真没想到褚玉回忆的是这个片段,还能中了药后跌跌撞撞地跑到他的院子里。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心下得意,却用手指抬起抓住他裤腿的男人的下巴,用纨绔子弟该有的语气问褚玉:“帮你,为什么要帮你?”

    这几日他也是远远瞧见了现实中的褚玉的,对方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算太冷的天,还裹在厚厚的狐裘里,整个人华贵又阴郁,就像是一只狡猾又狠辣的狐狸。而梦境中的褚玉穿着单薄的夏衫,白皙的脸蛋因为药物的作用显得些许潮红。

    狐狸受了伤,那牙齿也是尖锐的狠。褚玉因为梦境的作用显得失态,但这毕竟不是真的那个时候,他的眼神还隐藏着几分狠厉,比无辜可怜的小白兔更加引起人的征服欲。

    褚玉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这个梦境着实是过于真实了,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疼痛,这轻微的疼痛让他清醒了几分,他向自己的夫君的弟弟说:“帮帮我,我会记得这份恩情。”

    只要不被捉奸的话,他就不会那么难堪,不会被打得那么痛吧,不管是不是做梦也好,发热发软的身体让他的精神变得有几分脆弱,他低着声,手指紧紧地攥住年轻俊美的小叔子的裤腿,像当时的自己那样发出无助的喃喃声。

    不过他的潜意识很清楚,对两年前的秦越来说,自己的许诺一点用处也没有,讨人厌的小叔子可能只会毫不留情地把人扔出去,然后让那些下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但和他想的不一样,眼

正文 分卷阅读17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