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4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14

      着,不许拿掉。”

    他帮着容烟穿好裙子,又抱了容烟下来,开着窗子,好散掉三楼欢爱后的气味。

    秦月华秦月莲姐妹两个瞧着不是很相熟的兄长抱着甚是有威严的嫡母下来,也凑了过来:“娘亲下来了,娘亲的脸好红。”

    那都是被他肏弄出来的情欲的潮红色,要是个已婚的夫人瞧了,定然知道这是被男人滋润后才有的美丽颜色。

    面对两个小豆丁,秦越一本正经地说:“娘亲身体不舒服,兄长让她下来吹吹风。”

    容烟瞪了他一眼,又对两个庶女说:“你们去那边吧,这边有你们兄长就够了。”

    等小女孩走了,秦越才凑到容烟耳边:“娘亲可真是,要下次再这样,儿子得死在你身上。”

    容烟没再说话,唇角微微上扬,不得不说,有些感情是做出来的。如果说以前他对秦越还怀有戒心,但经过了七夕,他这颗心,也渐渐的偏了。

    第九章大肚子孕夫的洞房花烛

    七夕过后不久,就到了秋闱,早一日容烟就备好了秦越考试需要的东西,给他张罗得妥妥贴贴。

    头一天的晚上,秦越这原身的母亲张姨娘来来哭闹了一通:“那毒妇生的什么心思,她自己有个嫡子,还要抢我的儿子。”

    秦越愣了下,还以为自己和容烟的关系被发现了,他问张姨娘:“你都在说些什么东西!”

    张姨娘哭哭啼啼:“我听人说,你此次若是考上了秀才,她就要把你记挂在她的名下。”

    秦越神色冷淡:“那不好吗,那样你儿子我就是嫡子。”

    张姨娘眼皮子浅,把一个庶长子养成了个自大又自卑的性子。这个社会阶级制度还是相当森严,她就想着牢牢抓住儿子,而不考虑到儿子前途,要是他是原身,考试前一天得知这消息,还不知如何心神不定呢。

    而且貌似原主魂灭,也和张姨娘疏于照顾脱不开关系。到底是生养了这副身体,他不至于让张姨娘吃太多苦头,但要让他像之前那样和对方演母慈子孝的戏码,肯定也不可能不。

    “行了,姨娘退出去吧,我还要念书。若是考砸了,姨娘可别想再过现在这样的好日子。关于主母的话,也休要再提。”秦越的神色有几分冷酷,大有张姨娘再胡闹就和他翻脸的架势。

    说到底,没了昌平侯,张姨娘也就比一般丫鬟地位高些,如今的当家主母不是个好惹的,张姨娘只能倚仗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这个儿子。

    见秦越不比从前,她神色讪讪,便也退了出去。张姨娘虽然胸大无脑,但如果消息不确定,倒也不至于到他面前来闹。秦越等张姨娘走了,在屋子里坐了一会,也看不进什么书,便直接去了容烟的屋子寻他。

    让下人都退了出去,秦越才问:“如果我考上了秀才,你就打算把我记在你名下,当个嫡子是吗?”

    容烟点头又摇头:“不管你考没有考上,我都会在之后把你过继来。”

    秦越睁大眼:“你怎么突然这么想?”对他来说,从庶子变成嫡子肯定是有好处,但要是这样做,他和容烟岂不是名义上的亲母子。

    难道是容烟想放弃他了,所以才这么做?

    容烟摇了摇头:“我打算重病一场,然后由你在我身边侍疾。”

    秦越还是有点没有搞懂:“怎么好端端的,就要生病了。”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容烟沉默了一小会,他原本是不打算在秦越考试之前说这件事的,怕影响他的考试,不过既然张姨娘都已经去闹了,还不如现在说清楚,免得秦越分心,反正是喜事。

    他拉过继子的手,轻轻地搁在小腹上:“前些日子我身子不爽利,便请了相熟的大夫来诊断,他说诊断的是滑脉。”

    秦越到底是跟着看过几部宫斗剧的,知道滑脉是什么意思。虽然系统出品,肯定是百发百中,但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血脉,他受到的震撼还是很大的。

    等反应过来,他又问:“那那个大夫那里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容烟摇摇头:“这个你且放心。”那是他从出嫁前就一直用的大夫,这种侯府秘闻也会为他守口如瓶。

    “可是肚子大了怎么办?”这府上那么多张嘴,容烟要是肚子大了,那肯定就暴露了,即便是装重病也不是很现实。

    “所以我打算重病而亡,在我死之前,你得满足我这个嫡母的心愿,娶我娘家的侄女。”

    在知道自己有孕之后,容烟又是惊又是喜,这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无论如何都要生下来。可惜他身份如此尴尬,如果还是做这昌平侯夫人,那孩子要么是不能叫他娘亲,要么是不能叫秦越爹。

    他想了很多,这是目前他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

    秦越结结巴巴地说:“那,就是你假死,然后到时候嫁进来的娘家侄女就是你?”容烟这胆子也太大了。

    “那这些府上的下人怎么办,他们都认得你。”

    “这个就不劳你担心了,到时候把下人发卖或者遣散出去,换一批便好了,细枝末节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他做事情向来是面面俱到,既然要做,就一定会把一切的不稳定因素都考虑周全。

    容烟看着好像并没有太高兴的继子,面上的神色也不好看起来:“你是嫌弃我人老珠黄了,不想娶我?”

    这奸淫嫡母的事情,也是一开始秦越做出来的,都把他拖下水了,他也信了,要是他敢变心,他绝不会让秦越好过。

    话是这么说,但到底是动了情的,他这话着实说得有点色厉内荏。

    秦越瞧出了他藏好的惴惴不安,十分温柔地亲了亲容烟的唇:“怎么会呢,我只是欢喜坏了,有点反应不过来。明天我一定会好好考,到时候风风光光地迎娶你过门。

    他顿了顿,又说:“下人好打发,可是弟弟妹妹他们……”

    “我死之前会把你的两个庶妹嫁出去,然后分家,也不至于短缺了他们什么。”容烟的心肯定偏向秦越的,不过到底是他先前寄予了希望的孩子,他对那两个还是有点感情的。

    秦越应了下来,回去的时候感觉还有点恍惚。不过等到了考场上,他什么也没想,全神贯注地和考卷做了两天的搏斗,回来整个人一下子放松,昏天黑地地睡了两天。

    就像是容烟安排好的那样,他一考完,容烟就“得了病”,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其实就是在脸上抹了厚厚的粉。

    而且因为忧心孩子出生早了不好解释,容烟还早早地就让秦越把他的娘家侄女迎进了门。

    也不知道容烟从哪里找来的人,对方和他还真有7成相似,只是容颜更加娇嫩秀美一点,气质和风情是不如他的。这娘家侄女的名字叫容妍,念起来和烟烟也是差不多的。

正文 分卷阅读14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