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8

寡夫收藏系统总攻np(H) 作者:大脸吃肉

正文 分卷阅读8

      弹性好,他一拍,那两团便颤动起来,隐隐约约地露出深沟中的小缝来。

    这漂亮的屁股倒让他想起来前世的巨乳女友了,他试探性地伸了一根手指进去,那超紧的臀缝立马把他夹得紧紧的。

    想想插进去的感觉肯定很爽,他咽了口唾沫,容烟却有点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下半身:“那里那么脏,就不要插进去了。”

    “烟烟的地方哪里都是香的。”这点他说的是实话,虽然容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畸形的身体,但他非常的爱干净,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儿洁癖。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没有经过灌肠,秦越也不会打他屁眼的主意。他这么说着,便把被容烟夹住的手指往里伸了伸,去戳那个藏在臀缝深处的小洞。

    不同于容烟一碰就骚得流水的雌穴,他的后穴到底不是用来承欢的地方,摸上去有点干涩紧致,只是插进去一个头,他就有点伸不进去了。

    手指那么纤细,都不能一捅进到底,如果是肉棒的话,那肯定会撕裂开的。秦越要的是容烟舒爽得上天,而不是搞成惨烈的流血现场。

    这肯定是需要润滑剂的:“烟烟,你有没有润滑的药膏什么的?”

    容烟说:“没有。”他不是很喜欢异物戳进后穴的感觉,毕竟心理上他觉得那个地方不干净,虽然他每天都会很认真地清洗,但如果插入的话,总有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反正没有润滑剂的话,秦越自己就会主动地放弃的。他这么想着,然后秦越就把他整个人翻了个身,手指插入了他汁水横流的小穴,那穴里还有很多他的淫水和秦越的精液,湿哒哒的。

    秦越亲了亲他情欲过后有些红扑扑的脸蛋,十分温柔地说:“母亲大人可真是笨,瞧这,不是有现成的么。”

    有了这天然润滑剂的帮助,他的手指不难么困难地进入了容烟的后穴,因为抗拒的缘故,容烟的后穴下意识地排出去插在它里面的细长异物。

    秦越微微皱眉,他肯定是要达成所愿的,便又去哄容烟:“烟烟,你屁股夹得太紧了,这样你会不舒服的,试着放松一点。”

    容烟这会已经没什么力气抵抗他的摆弄了,这把脸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地说:“它就是这样子的,不能怪我。”

    越难做的事情,秦越偏偏要去做,他艰难地挤了第二根手指进去,努力地扩充着那十分狭窄的肉穴。

    在艰难地挤进去第三根的时候,肉穴已经松软一些了,不过手指的长度毕竟是十分有限,不大利于性器的进入。

    他站起身来,环视周围,然后眼睛一亮,瞄准了桌上的挂在笔架上头的毛笔。

    他取了一支没有用过的狼毫毛笔,用清水打湿了硬硬的毛,让笔头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

    等到把毛笔取回来,他就借助自己手指的扩充,把毛笔给送进去。

    容烟的后穴完全是不自觉地夹紧了毛笔,他看不到身后的情况,先前闭着眼,又没有发现秦越去拿笔的动作,只能问继子:“你在干什么?!”

    那毛笔的毛戳得他的直肠痒痒的,实在是让他很不舒服。

    他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怒意,秦越也听出来他是不高兴了。大概是因为床上的男人特别善变,虽然容烟不算个真正的男人,他的情绪波动也特别大,先前的好感度都升到35点了,现在又变成30点了。

    “只是用了一支毛笔而已。”秦越啵地一声把毛笔拔了出来,伸到容烟的眼前,“你看看,我用清水都打湿了的。”

    偶尔用掉道具也是小情趣嘛,毛笔这种在古代读书人才能够用的神圣的东西,插在继母骚浪的屁眼里,想想就觉很带感呢。

    容烟脸变红又便白,最后恢复到正常的神色:“你就不能做,真不怕精尽人亡!”

    “不会的,我在梦里都把烟烟你操了千万遍,再说了,你没觉得我现在精神还很好呢。”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烟烟还没有把我榨干呢。”

    感谢壮阳粉,让他装逼让他飞。

    “扩张还没有够吗?”

    秦越像乖巧的小学生一样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是啊,烟烟你实在是夹得太紧了,要是直接进去,肯定会受伤的。”

    他又摸了又一把容烟前头的嫩穴:“你看,这里都操了几回了,一点破皮都没有,也不痛的,对吧。”

    秦大戏精可怜巴巴的说:“我真的是一点也不想让烟烟你受伤流血的。”

    容烟有点恼羞成怒:“那就不要做好了。”

    “可是我想要占领烟烟所有的小嘴,这里的,后面的,还有这里的。”他摸了吧骚穴,摸了把后穴,又摸了摸容烟用来说话的小嘴。

    容烟憋着一口气:“那你就先进来再说,动作慢点!”他补上一句:“不要用毛笔。”

    秦越哦了一声,倒显得很委屈似地,他先是把毛笔随便丢在了一边,又爬到容烟的背上,以比较容易进入的后入式,扶着自己已经硬了很久的长鸡巴,龟头顶开容烟后穴的穴口,把自己的鸡巴一寸寸地挤了进去。

    容烟后穴给他带来的体验很不一样,蜜穴是又潮热又湿的,而且比较柔软。但后穴就一样了,直肠比较紧窄,而且自己不会分泌保护的粘液在,只能靠外来的润滑,而且后穴会自觉地把他的鸡巴往外排,而蜜穴更像是贪吃的小嘴,努力地挽留他的性器。

    体验不同,但后穴的紧窄和高热是大优势,而且这样的姿势,他就像在肏弄着一条母狗。

    能够把掌握着原身前途的嫡母这样肏弄在身下,他在心理上会多一种满足感。

    他的左手搭在容烟光虎细腻的脊背上,另一只手抓住容烟拱起身悬着的奶子。一面揉弄着对方的奶子,他就边把性器不断地深入再深入,巨大的阴茎把肉穴撑开,因为小穴实在是太小了,内部的褶皱都被秦越的鸡巴给碾平了。

    容烟微张着嘴,不自觉扭着身子,脸上的表情似痛苦似欢愉:“太奇怪了……啊……进得太深了,会把肚子捅破的。”

    滚烫得惊人的肉棒还是不知足,一直在深入,要不是容烟的后穴实在太紧窄了,他甚至想把两个阴囊都一起挤进去。

    因为有先前毛笔的扩张和淫液的润滑,勃起的阴茎在后穴长驱直入,一直到戳到容烟的前列腺。

    原本只觉得不舒服的容烟突然觉得一阵快感从后穴传来,他短促地啊了一声,一下子就让秦越找到了他的g点。

    秦越心下一喜,性器在小穴里停顿了一下,便格外勇猛地冲刺起来,他变化着角度碾压着容烟敏感点的周围,容烟的后穴便很是配合得更加咬紧了他的性器,小嘴儿一吸一吸的,几乎吸得他要缴械投降。

    “烟烟后面的小穴咬的儿子好紧啊。”秦越的性器在后穴里进进出出,爽得喟叹出声,

正文 分卷阅读8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