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番外二奶油(h)

禁忌沉沦(骨科) 作者:周扶妖

第58章番外二奶油(h)

      电影拍摄整整叁个月,结束后片方专门准备了杀青发布会,为影片上映提前造势。
    发布会所有主演都出席,而上次风波后首次公开露面的肖涵,自然成为了记者们追问的主要对象。
    “肖涵小姐,请问你是与卡尔·池分手了吗?他演唱会上的求婚对象是你吗?”
    片方负责人立马出面:“请大家提问与电影相关的问题,谢谢。”
    肖涵礼貌地对负责人点头致意,然后笑着说:“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不想过多地占用公共资源才没有公布。既然今天问到了,我就占用发布会的几分钟,向大家,尤其是向一直支持着我的粉丝们澄清一下。”
    “承认恋情是真,分手也是真。但也请大家不要无端猜疑,并不是我们任何一方犯了错,而是距离太远,各自又太忙,我们从恋人变回了朋友。”
    她继续说:“其实我一直认为爱并不是一定要在一起,远远地注视着、祝福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爱的未必合适的,就像这次影片中的剧情一样。”
    记者们提问方向稍有调转:“那请问此次电影中您扮演的角色,是有了一段爱而不得的感情吗?”
    肖涵眨眨眼:“大家去看不就知道了?”
    漂亮俏皮的样子当即迷倒了一票男记者。
    “那请问肖涵小姐现在有男朋友吗?是否开始了一段新恋情?”
    电视镜头里,她从容不迫,没有半分犹豫。
    “当然没有。请大家多多关注我的作品,如果有了好消息,我会告诉大家的。”
    办公室里,屏幕上还在直播着发布会。
    许骁毫不遮掩地嘲笑:“照她这个说法,那你现在是个什么位置?真出息,混成这副德行。”
    旁边肖大少愣是没想出反驳的话来。
    按道理,这回答是没有半点问题的,即便不说名字只说在恋情中,也一样会惹来一大帮天天偷拍的狗仔。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就是莫名其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看也不怪人家,你不也没承认她?婚礼婚纱一样都没有,昨天悠悠还问我这事儿。”
    肖磊手指夹着根烟,半天也没点。
    “操,你以为老子不想办?这不是不敢办么?”
    “怎么个意思?”
    “我前段时间,又去了洪山县一趟。”
    许骁看向他:“又去找了那算命老头?你还真信?”
    肖磊冷哼:“就是不信邪才去找他,结果你猜怎么着,真他妈神了。那老头死了,但死之前知道我还会去找他,让一小孩给我送了个纸条。”
    “我问那小孩是不是给错人了,他说肯定不会错,老爷爷跟他说某某日的中午在这儿等着,要是有个开越野车来的男人,就把纸条给他。”
    “我给了那小孩点钱,我刚把纸条打开,再抬头他人都不见了。要不是碰到他手是热的,我都以为大白天碰着鬼了。”
    许骁来了兴趣:“纸条上写的什么?”
    “孽缘本无解,偏你逆天改命。此后莫声张,方可长久远。”
    许骁沉默半晌,说:“他倒真挺灵。”
    肖磊看着他:“那咱俩想一块儿去了。他说的这逆天改命,估计就是指挪威那边的事儿。不让声张,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能办婚礼,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说到这儿,他问许骁:“如果你是我,你办吗?”
    骁爷没犹豫:“不办。”
    “是吧,别的也就算了,但这事儿不能冒险。”
    肖磊又想了想说:“你说真有这么神的人?我现在怀疑……那小孩是不是让那老头给附身了,那深山老林里的,他遇着个生人都不害怕。”
    骁爷对这个不关心,倒是对他手上那半天都不点的烟感兴趣。
    “戒了?”
    “啊,戒了戒了,这不是在搞造人大业么?这玩意儿不能抽。”
    许骁饶有兴趣地问:“这都多久了还没动静,不行了兄弟?”
    “操!找打是不是?要说吧,一开始还挺勤的。后来就他妈不让我去探班了,说第二天提不起精神,影响她拍戏了。”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比你先当爹,比你先有女儿。”
    “切,你就知道一定是闺女?以前烂事干得太多,我看多半得是儿子来报复你。”
    骁爷很有礼貌地回复:“请滚。”
    ————————————
    肖大少到家的时候,肖涵已经卸妆洗漱完,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的男闺蜜回来了,不知道打个招呼?”
    肖涵差点被果汁呛到,她噌地坐起来朝门口望去:“男什么?”
    “你不是说你没男朋友么?那我是什么?闺蜜呗。”
    肖涵看他那样子,笑得肚子疼:“哎呀你是我哥哥呀,我最喜欢的哥哥。”
    “切,谁稀罕当哥。”
    说完看也不看她就往楼上房间去了。
    肖涵一边笑着一边穿上拖鞋,一路小跑地跟上去。
    结果人家摔上浴室的门,根本不想理她。
    “哥,你洗澡啊?”她趴在门边问。
    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还传来男人的声音:“不然?”
    肖涵漂亮的大眼睛一转,问:“那里面有毛巾吗?要不要我送毛巾进来呀?”
    非常明显地哄人了。
    然而里面的人说:“不必,毛巾多得很,不劳您费心。”
    浴室里水汽氤氲。
    肖磊隔着磨砂玻璃看着她曼妙的身姿,不自觉地喉头滑动。
    又看了眼门把手。
    压根就没锁,也不知道自己进来,还在外面烦死人地问问问。
    肖涵也没生气,笑嘻嘻地说:“那我去给你拿好吃的!我今天特意去买的,你洗完澡就下来啊。”
    特意?
    男人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迅速洗完澡下楼一看,别墅里一片漆黑,紧接着就看见肖涵端着生日蛋糕出来,上面全是细细的蜡烛,烛光映得她温柔可人。
    “哥哥,生日快乐。”
    肖磊怔了怔,心里感触极深。
    这么多年的疼爱总算没有白费,她记得他的生日了。
    他刚走近,肖涵就把没说完的话给说完:“恭喜你又长一岁,现在是妥妥的叁十一岁啦!”
    “……”走近了才发现,这位惊喜制造者,插了整整叁十一根蜡烛,肖磊象征性地鼓了鼓掌:“谢谢,真是辛苦你把这么多蜡烛都给点上。”
    “不辛苦不辛苦!本来有那种数字蜡烛,但我感觉不够有诚意!生日蜡烛就得亲手插上才行嘛。快来吃蛋糕。”
    她端着蛋糕去了客厅。
    肖大少看她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又无奈又好笑:“蛋糕有了,礼物呢?”
    肖涵朝他招手:“你先来许愿,许了告诉我,我去给你买!正好实现你的生日愿望!”
    肖磊走过去,“你这是什么逻辑?”
    “哎呀你许嘛!”肖涵拉着他坐下,可可爱爱地坐在他脚边唱生日快乐歌。
    肖磊配合地听完,还不忘夸了句好听,然后双手合十:“今年生日愿望……”
    肖涵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好像在说:许吧许吧,要什么我都买得起。
    “我家宝贝让我舒服一次就好了。”
    肖涵一愣,先是没听懂,后是小脸爆红:“你许个认真点的愿望啊,我卡都准备好了!我买得起的!”
    “我就想要这个。”他二话没说就吹了蜡烛。
    “我帮你切蛋糕!”她手脚利索地去拔蜡烛。
    “装没听见?是谁说的要给礼物,我要了又不给。”
    嗯?听起来……好像是她不在理?
    本来说好的积极造人,最后她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
    今天发布会还当众……
    “那你要我做什么嘛,”她坐在地毯上,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腿,仰头看着他:“你要怎样才舒服?”
    “你自己想想。”
    还想什么想,无非就是那档子事。
    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她耳朵倏地红透,“我,我最近听说了一种吃蛋糕的方法。”
    男人没说话,打算看她扯到蛋糕上又能翻出什么花来。
    却没想她深吸一口气,一双手伸到了他的休闲裤上,有点大胆,又还有点抖地把裤腰处往下扯。
    没有言语,他却忽然猜到了她要做什么。
    呼吸一瞬间重了,甚至还十分配合地自己往下拉了点。
    短短几秒她就看见原本没什么动静的地方,现下高高耸起,像是要撑破内裤。
    她费劲地拉下,那东西立刻就弹了出来,又粗又长,还布着青筋。
    肖涵还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瞬间就后悔了。
    回想起就是这样硕大的东西进入到了自己身体里,有些后怕……
    可现在已经不容她后悔,他兴奋难忍地抓住了她的双手,让她握上自己。
    “涵涵,动一动。”
    肖涵下意识听话地按照他以前教的,上上下下地套弄,听着他舒服的低喘,她心里忽然来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勇气。
    以前他想让她舒服,不惜埋头用唇舌去取悦她。
    现在……就,就当送他生日礼物好了。
    肖涵手停下,沉浸在欲望中的男人睁开眼,低头看她。
    只见她用手指沾了一点白色的奶油,然后慢慢靠近,轻轻涂抹在了他的顶端。
    “我……我听说的方法,是这样的……”
    他眼见着她张开殷红的小嘴,探出红红软软的舌尖儿,凑过来舔了奶油。
    “呃——”第一下,就舒服地他后脊一麻。
    一小口一小口,软绵的奶油渐渐被她舔化,然后收回软嫩的舌尖儿,张嘴含上了他。
    “嗯……涵涵……”
    他看着双腿间的小脑袋,看着她白嫩却又因为含着他而鼓起的脸蛋,看着她的小嘴……
    生理上的极度快感,心理上超越血缘的背德刺激,再加上她生涩却又勾人的舔弄,猝不及防地一吸差点让他缴械。
    男人一把拉开她,离开了温热的口腔才终于忍住射意。
    肖涵唇角还沾着暧昧的奶油,忽然被拉开,她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
    “怎么了,差点真成处男了。”他盯着她唇角的奶油,倏地一把将她拉起来,让她双腿分开着坐到了身上,“你这是跟谁学的,想要了我的命?”
    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她的睡衣,故意学她沾了奶油,涂到了粉红的乳尖儿,然后一口含了上去。
    肖涵身子一抖,又被他恶意地顶弄着,很快便沾湿了他的裤子。
    “宝贝儿,你现在越来越敏感了。湿得好快,不像以前,回回都要用润滑。”
    肖涵捂上他的嘴:“你、你别说话!正经点行不行!”
    “正经点?怎么正经?”他挑开她内裤边缘,握着分身一点点挤进去,“这样?”
    “啊……”她禁不住低低地叫了一声。
    一个多月没做,肖涵觉得有些吃力,“慢……慢点。”
    男人扣着她的腰吻了上去,“可我等不了了乖。”
    整根没入后,快速有力的抽插几乎疯狂不止……
    这事上肖磊温柔了没几次,情话说得肖涵直起鸡皮疙瘩。最后还是恢复到了一贯的强势,肖涵也渐渐习惯。她知道有些习惯早就刻在了骨子里,改不掉的。
    原本是为了生日蜡烛而关掉的灯,这一整夜都没有再打开过。
    只留黑暗静谧中,暧昧低喘和呻吟久久不息……

第58章番外二奶油(h)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