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难忍(h)

禁忌沉沦(骨科) 作者:周扶妖

第43章难忍(h)

      肖磊忍了一路。
    但旁边的人似乎根本没发现他的隐忍,一路上都在软软地叫哥哥。
    一会儿说渴,一会儿喊热,一会儿说裙子太紧勒得不舒服。
    “还有多久到家呀……我要把这个脱掉……”
    白皙的手随意一扯,露出了胸前大片光洁的肌肤。
    看得男人喉头一紧,脚下油门踩到了底。
    车子嗖地开进了车库,直接歪着停在里面,肖涵自顾自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跌跌撞撞地打开了侧门往客厅里走。
    忽地手腕一紧,还没反应过来的一阵翻转,她被压到了门上,紧接着急切炙热的吻侵袭而来,男人一手轻柔地抚着她的后脑,一手伸到背后,毫不留情地拉下了裙子的拉链。
    “唔……嗯……”舌尖的纠缠带来触电般的酥麻,肖涵双腿发软,纤细的胳膊主动圈上了男人的脖颈。
    他脱下了她的裙子,一边吻着她的眉角和脸蛋,一边指尖轻拈,解开了她的内衣扣,丰满白嫩的双乳一瞬间弹了出来,晃得男人一股热血直冲头顶。
    大手抚上揉捏,挑逗地醉了酒的人儿娇哼不断。
    男人猛地将她抱起,放到了离得最近的桌子上,肖涵一双美腿无措地夹在他的腰上,似是无意地摩擦却足以带来致命的诱惑和刺激。
    肖磊脱了衣服,甚至连前戏都没有做完,就从最近的抽屉里拿出了避孕套和润滑液。
    “唔……我要洗澡……”
    “乖等会儿洗好不好?”
    肖涵的手上蹭到了润滑液,小脸上眉头一皱,“这黏黏的是什么呀?不舒服不舒服,我要洗澡!”
    一边说着一边要推开他,肖磊没脾气地抱起她,“好好,现在去洗,磨死人的小妖精。”
    肖涵被放到了梳洗台上坐着,身上披了条宽宽大大的浴巾。肖磊把浴缸放满水,就听见身后扑通一声。
    “我站不起来!我怎么站不起来啊……我是个大明星,可是我站不起来啊……”
    她可怜巴巴地跌坐在地上,泪汪汪地仰头看着男人:“我变成了一个站不起来的大美女……”
    欲火焚身的男人被她这样子逗笑,他抱起她:“站不起来可就不是美女了,那叫瘸子。”
    怀里的人立刻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不行啊……那……那我也要当瘸子里面最美的!”
    温热的水漫过她娇软白嫩的身体,肖磊看着她,情不自禁地摸上她的脸蛋,“以后不能让你喝醉……”
    他凑上去吻了吻,“太他妈可爱了。”
    肖涵眨了眨那双大眼睛,眼睫毛又长又翘,沾了水汽湿漉漉的,看得男人立刻被勾了魂。
    原本是想先帮她洗澡,却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进了浴缸,同她赤身裸体地相拥在洁白的充满香氛的浴缸中。
    再次吻上她殷红的唇,感受到她轻轻的颤栗,男人的手指不自觉地探入了她敏感的地方,微微没入半指,立刻感受到温热嫩肉的包裹。
    “涵涵。”他声音沙哑,又怕吓着她,抱着她坐在自己身上,那根粗长的硬物就抵在她股缝之间。
    “嗯?”她声音很小,发梢被水浸湿,毫无章法地垂落到胸前,那里本就敏感,她头发撩得痒痒的,已经有些难耐。
    谁知此刻粉嫩的乳尖被人含上,瞬间火热灵动的舌尖儿缠住,舔弄地她不禁低吟出声:“呃嗯……”
    这声娇媚的呻吟叫得男人小腹更紧,下身涨得更加粗大。
    没入她身体的手指,清晰地感受到一股股热液往外涌。
    他一路顺着锁骨和完美的颈部曲线,吻上她小巧的耳垂,“宝贝儿,今天好乖。”
    好几个月没见,他有些控制不住。
    但手上试了试,即便做足了前戏,她也足够湿润,却也只放得下两根手指。
    肖磊将她抱了出来,冲干净了身上的泡沫擦干了头发上的水,放到了他的大床上。
    原本深蓝的的床单上,立刻像是绽开一朵纯白的花朵般唯美。
    长发散落,肌肤泛着馨香光泽,上面映着点点爱痕,又纯又欲,让男人无法把持。
    他的手不住地在她身上抚摸,吻更加热烈让她招架不住。
    推了润滑液进入后,肖磊将顶端往里挤了挤,然后以极慢的速度往里顶。
    “啊……疼……好撑……”
    难受的不止她一人,骤然被极为紧致的内壁包裹,里面温热的嫩肉一边吸附却又一边往外推着他,阻力大到不亚于第一次进入。
    肖涵醉得半睁着一双美眸,泪汪汪地挽上男人的胳膊,“难受……”
    “乖忍忍好不好?咱们太久没做了。”
    他俯下身吻着她,试着分散她的注意力,微微用力一顶,进入了小半截,却硬生生地撑得肖涵眼泪直流。
    “不……不要……感觉……要撑坏了……”
    看她皱着眉,肖磊忍着要一顶到底的冲动,又极为缓慢地退了出来,连带着将里面粉红的壁肉翻带了出来,仅仅不到一秒,却足以刺激色情。
    肖磊伸手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东西,男人将那东西轻轻地推进她的身体,然后按下了开关。
    “啊……不……不……不要……”体内的东西忽然震动了起来,还不停地往里滑,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刺激,全身绯红的人儿情不自禁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却又不知怎么将那东西弄出来。
    这东西足以让她忘记接下来更难以接纳的东西。
    肖磊扶着她的腰,将已经硬得发烫的粗长抵进了那窄窄的甬道。
    推着里面震动的东西不断向里,肖涵惊恐地感到深处又疼又酥又麻,四肢软到根本抬不起来,一波波恐惧感和快感交织混杂着涌向全身,小腹开始不住地抽动,大量的热液往外涌,汩汩都浇在了身体里那根比婴儿手臂更粗的东西上。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脑中一片空白,只嘤嘤地哭着,哭得一抽一抽,哭得男人软了心。
    知道她害怕了,他暂时退出来,把放进她身体的东西拿了出来,又重新借着大量的热液顺利地顶了进去,一边哄着她一边缓缓律动让她适应。
    “不哭了乖,我拿出来了,现在只有我。涵涵不怕。”
    他抓着她的腿缠到自己腰上,然后整根撞进去直接次次顶入宫腔,任凭身下的人而被撞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也没停下一秒。
    小醉猫的下面被塞得满满当当,上面殷红的唇也被吻得微微红肿,吻她时男人会时不时轻咬一下她的舌尖儿,刺激着下面的小嘴下意识收缩,夹得他快感翻倍。
    房间里旖旎暧昧的声音不断,在换了不知道第几个避孕套后,肖磊将她抱起来,让她已经有些红肿的穴口含着依旧昂首的粗硬坐下来。
    肖涵昏昏沉沉地体力不止,腿一软就直接坐了下来——
    “啊!疼!太……太疼了!”
    这回进得太深,连肖磊都被刺激到了,立刻扣着她的腰微微提起一些,肖涵疼得抱着他的脖子不放手:“我不想要了……哥……”
    一声“哥”喊得肖磊后脊一颤,他不可置信地问肖涵:“涵涵,你……真知道我是谁?”
    整整一晚,他都知道自己是在趁人之危。
    趁着她醉了酒不反抗,趁着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肖磊根本就没有指望过她会心甘情愿。
    以往在男女事情上你情我愿绝不强求的原则,这几年已经被践踏得干干净净。
    甚至沦落到要靠强迫,靠用药,甚至靠她醉酒意识不清来做这些事……
    肖涵脸蛋上还挂着泪珠,被高潮和疲累掺半折腾过后的身体泛着微微潮红,眉眼间尽是媚态,让人看着可怜,却又更加妩媚勾人。
    他重新将她放到自己身下,欣喜却又忐忑地再次问她:“涵涵,我是谁?”
    “嗯……哥……哥哥……唔——”
    剩下的零零碎碎的话被绵长的吻堵了回去,再次快速猛烈的律动撞击,最终使得肖涵体力耗尽昏睡了过去。
    窗外的天逐渐泛白。
    释放过后,男人不舍地埋在她身体里,紧紧地抱着她。
    温热馨香的气息喷洒在胸膛,肖磊拨开她的头发,亲了亲那张精致得只有巴掌大的小脸。
    这时他听到了喃喃低语。
    声音很小,他却刚好听了个清楚。
    肖涵沉沉地闭着双眼,不会有人知道她做了什么样的梦。
    他只听见了浅浅一句:“如果我们……没有血缘……”
    男人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
    “可是涵涵,我们没有如果。”

第43章难忍(h)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