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端倪

禁忌沉沦(骨科) 作者:周扶妖

第26章端倪

      肖涵基本没怎么睡,天刚亮就又起来去了医院。
    肖磊把她送到医院后,就不知去了哪里。
    医生看她站在监护室外太久,走过去拍了拍肖涵的肩膀:“进去看看他吧,这会儿他是有意识的。”
    肖涵红着眼眶:“我……我可以进去吗?”
    医生点点头:“前两天突然你父亲突然休克,抢救后才送到了这里,现在各项指标还算稳定,今晚就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
    “医生,既然都能抢救回来……”
    医生知道她想问什么,但还是摇了摇头说:“发现的太晚了,这种情况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几年来的体检结果都没有任何问题,突然发病送来时才发现扩散为晚期了。”
    肖涵沉默着,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医生说:“以你们家的条件,应该已经四处打听过了,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继续留在这里的。你们作为家属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你也要知道病魔是可以把人折磨死的。值得庆幸的是,你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痛苦。”
    肖涵点点头:“谢谢医生,我先进去看他了。”
    一点点走进病床,肖涵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那张苍白的脸。
    她的父亲,白手起家,当初在商场上是何等的风光恣意,可现在却是以这样的方式临近终了。
    肖涵坐到病床边,握住了肖震扎着针的手,轻轻的喊了声:“爸爸。”
    肖震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
    看见床边的人儿,他笑了笑:“涵涵来了……”
    声音无比虚弱,一点都不像以往训她骂她时的中气十足。
    一声“涵涵”,让肖涵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肖震有些艰难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擦掉了上面的眼泪:“别哭,爸年纪大了,早晚都有这么一天的。”
    肖涵哽咽着:“什么年纪大了!你还不到六十岁,还没办六十大寿!”
    肖震握了握她的手:“年轻时候透支太多,现在这身体,跟六七十的老头也没什么区别啊。好了乖,别哭,爸就是不想看见你哭才不告诉你。”
    他忍不住咳了几声,肖涵忙把旁边的温水递给他,肖震抿了一口,继续说:“跟爸说说,你这演员当的怎么样?能干出点名堂吗?”
    肖涵擦了眼泪,说:“我长得这么漂亮,当然能干出名堂了!我现在虽然都是演配角,但那些导演副导演还有制片人都说我演得好,下次有机会还要找我呢。”
    肖震笑她:“就你那个小驴脾气,人家敢找你?”
    肖涵眼睛一瞪:“我哪里驴脾气了?!我可敬业了,冬天的下水戏我可是半句没抱怨,在水里一泡两个多小时我还能稳定发挥,所以人家才说下次还找我的!”
    肖震一听立马皱眉:“这么冷的天泡在水里怎么行,你哥跟许骁不是搞了个什么影视公司吗?他没给投资?让替身下水不就一句话的事儿!”
    提到肖磊,肖涵表情僵了僵,随后岔开了话题:“爸我是打算靠自己的,就像你年轻时候一样!”
    肖震听到这话,被逗笑:“女孩子家的,不用那么拼,爸妈把你生出来,不是让你来吃苦的。”
    说到这里,肖震有些哽咽:“住院这段时间,爸回忆了以前好多事……”
    肖涵静静地看着他,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爸那时候太忙,没照顾过你们兄妹俩,现在才发现……咱们连张全家福都没有。”肖震侧过头看着肖涵:“涵涵,这么多年,你怪爸爸吗?”
    肖涵没说话。
    “你妈在美国去世的时候,爸没让你去见她最后一面,你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后来你小妈带着肖铭回来,爸知道……很多事情委屈了你……”
    肖涵的手,一点点从肖震手中抽了出来,再次把水递给他:“爸,医生说了让你多休息的。”
    如果什么事情最让她伤心,那不是没有见到妈妈最后一面。
    而是妈妈去世不到一个月,陈嫣然就抱着八个月大的肖铭住进了肖家别墅,占据了肖家女主人的位置。
    肖涵至今记得陈嫣然坦坦荡荡地笑着对她说:“涵涵,这是你弟弟。”
    一个小叁,一个私生子,居然可以那般张狂得意。
    “涵涵,你怪爸也没关系,咱们终归是父女,以前委屈你的事,爸都会补偿给你。”
    肖涵笑了笑,坐直了身子,“爸,您到底想说什么?”
    “咳咳!”肖震止不住地咳嗽,喘了口气继续说:“爸想说,我走了以后,公司一定是你哥的,这么多年,实权早已经在他手里了。”
    “他疼你,自然会为你铺好今后的路,所以爸不担心……”
    “但你弟弟和……咳咳!咳咳!”肖震气息有些紊乱,“你哥他……不一定会善待铭铭和嫣然的,所以爸想拜托你劝劝你哥……”
    肖涵看着他:“爸爸,所以你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们母子俩是吗?”
    “你弟弟……他还小……”
    眼泪一点点干掉,她说:“既然放不下,就多给他留点钱吧,让他们走得远远的。因为我不会劝我哥。”
    说完,肖涵起身,肖震想拉她,却被她下意识躲开。
    “爸,医生说你要少说话好好休息,您先睡会儿,我一会儿再来。”
    肖震看着肖涵走出病房的背影,心中一瞬间闪过她小时候欢天喜地地扑过来喊爸爸的样子。
    心猛地抽痛。
    曾经她是他最宝贝的小女儿。可奈何她越长大就越像秦瑶,像到他几乎不敢跟她对视,像到他看见她就会想起过往那件肮脏的事情。
    可现在那个黏着他喊爸爸的乖女儿走远了……
    走得那般决绝。
    肖震闭上眼,眼泪从眼角滑落。
    终归都是他的错。
    肖涵呆呆地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望着天空。
    就那样坐在寒风中,不知坐了多久。
    直到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全身忽地暖和起来,她才回过神看向旁边。
    男人坐到了她旁边,替她挡住了从侧面吹来的冷风。
    “冻感冒了又打算折腾我?”肖磊的声音满是疲惫,却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不是说要看爸?跑外面来做什么?”
    肖涵看他满眼的红血丝,问:“你……干什么去了?”
    “你这是在关心我?”
    肖涵把身上的衣服还给他:“你自己穿吧,我不冷。”
    肖磊挑眉:“这是怕我生病?”
    肖涵觉得他可能是没睡觉然后疯了。
    肖磊把衣服严严实实地裹在她身上,肖涵看路过的人纷纷看过来,她嫌弃地扭了扭身子:“捆粽子才这么捆,难看死了我不穿。”
    “啧,听话。”
    肖涵穿着厚厚的外套,一言不发地坐着。
    肖磊也没说话,只陪着她一起静静地呆着。
    肖涵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悲,是与昨天的悲痛截然不同的淡漠。
    坐了很久,她的表情也只在远远看见陈嫣然带着肖铭匆匆进了医院时,发生了一点变化。肖磊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那对母子,再次看肖涵时,她的表情恢复如常。
    “是不是爸说了什么?”
    听见他这么问,肖涵摇摇头:“没说什么。”
    “让你劝我别难为那对母子是吧。”
    肖涵一顿,侧过头来。
    肖磊立刻明白她今天情绪转变这么大的原因。
    “你没答应爸,心里觉得委屈,对他临终的愿望不能达成又觉得愧疚,所以才傻乎乎地坐这儿吹冷风。我说的对不对?”
    肖涵沉默。
    何止是对,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那对母子鸠占鹊巢占了她母亲的位置,抢了她的父爱,现在还要分走她家的财产。
    可如果真的赶走他们,真的为难他们,肖铭还没那么小,已经没有了爸爸,陈嫣然还那么年轻,如果她改嫁,肖铭会不会过上跟自己一样的生活?
    可他没有哥哥,不会有人替他遮风挡雨的……
    况且爸爸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却不愿满足他一个愿望……
    吹了这么久的冷风,却也没能让她冷静下来。
    听到这个请求时的失望与伤心,细想后对肖铭的不忍,可一旦答应又觉得委屈和不甘心……
    但她没想到,这些烦扰着她的事情和想法,居然有人懂。
    肖涵想了想,说:“要不——”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肖磊打断:“太冷了,到里面去,要不就回家,你选一个。”
    如此,肖涵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说:“我再看一眼爸就回家,他今晚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可两人都没想到的是,刚走到住院部的走廊,就看见医生和护士们急匆匆地推着病床跑进了急救室。
    后面是陈嫣然抱着肖铭哭得声嘶力竭。
    可想而知被推进去的人是谁。
    肖涵下意识腿一软,好在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揽住,他带着她到了急救室门口。
    此时抢救室的灯忽然灭掉,主治医生走了出来,看着肖磊和肖涵,摇了摇头。
    肖涵紧紧地拽住了医生的手:“医生你不是说我爸情况稳定了吗?你说他今晚就能转到普通病房的!怎么会突然就走了?!”
    医生摘了口罩:“病人是突发性脑溢血再加上身体底子已经虚透了,况且癌细胞导致了一系列并发症……即便我们及时抢救,也确实无力回天了。请你们家属节哀。”
    医生走后,肖涵仍旧愣愣地站在走廊里,整个走廊都回荡着陈嫣然和肖铭的哭声,而她却不哭不闹,安静地等着医生和护士把肖震推出来。
    她一路跟着,陪伴着爸爸走完了最后一段路程。
    当晚肖氏集团发了讣告,一时间股市动荡,各家媒体争相报道了头条。
    肖磊的手机响个不停,他开车将肖涵送回了家,转而回了公司。
    连日来都是连轴的奔波劳累,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事关肖氏股价涨跌,事关肖氏未来。
    又是一夜忙碌,天渐渐要亮了。
    各部门有条不紊地公关运作,肖震的葬礼,肖氏新董事长的继任,一切的一切都按照他原有的规划进行着。
    手机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拨通了最后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起来:“肖少,遗嘱这边已经妥当了。”
    “秦律师,麻烦你的人再帮我做件事。”
    “您说。”
    “盯紧陈嫣然,我爸突然离世跟她脱不了干系。”
    “好的,明白。”

第26章端倪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