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作者:西淅

第六十七章

      陆挽在飞机上又遇到了陈念卿。
    这次对方坐在她后面, 所有人集体升了舱。
    工作日下午的航班,头等舱一共也没几个人,陆家夫妻坐在一起, 兄妹坐后面一排。
    陆不渝一直叨叨念念,陆挽听到耳朵快起茧子。
    干脆起身走过去,和陈念卿一排。
    陈念卿转头看着旁边的人,拿掉右边耳机递给陆挽:“听歌吗?”
    陆挽接了过来, “好的。”
    耳机里的是古典乐,大提琴的声音沉稳而优雅,陆挽就感觉这音乐……很好睡。
    今天她六点醒了, 一直忙到这会儿,难免有倦意。
    很快闭上了眼睛。
    陆不渝站起身刚准备发言,陈念卿把食指放在嘴边, 示意对方别吵到睡着的陆挽。
    陆不渝叉腰, 中午吃那么多,这么快就睡了。
    陆挽是猪吗?
    他狐疑的看了眼陈念卿, 难道这位看上了自家的猪?
    转念一想不可能。
    节目里这小子关注度也很大,毕竟长得还蛮帅。
    要知道陆不渝非常自信, 在他眼里没几个帅的,陈念卿算可以有姓名。
    哪怕不是这样,陆不渝还是伸手把陆挽的头,拨到了另外一边, 防止她靠着别的男人肩膀睡觉。
    自家的猪还没有成年,拱别家的白菜也不行的。
    陆挽被推了一下, 只是动了动眼皮, 没有醒来。
    她睡眠质量很好,如果确定周围环境是安全的, 就会睡的很沉。
    陈念卿看了眼陆不渝:“……”
    _
    一直都飞机落地,陆挽才被身边的人推醒。
    “到了,你可以回家接着睡。”
    陆挽伸了个懒腰,她觉得脖子有点疼,这应该是刚才睡觉姿势不对造成的,还好时间不长。
    陆挽回忆了下,刚才好像有人用力的推了自己。
    她当时要睡觉,所以没有睁开眼去管。
    陈念卿肯定不能够做出这样幼稚的事,是谁就很明白了,陆挽转头:“陆不渝你是活腻了吗?”
    “你刚睡醒就找我麻烦?赵总你管不管?她每次都欺负我!”陆不渝吊着声音喊。
    陆挽:“……”
    机组人员早就在今天的名单里,发现有陆不渝,所以结束滑行后,四五个人来要签名和合影。
    眼见漂亮的空姐走了过来,陆挽决定暂时放陆狗一马。
    下飞机前,陆挽和陈念卿道别,然后一家人果断的抛弃了关注度太大的陆不渝,免得不小心被拍到,影响大家正常的生活。
    陆不渝会后面自己偷偷摸摸的回来。
    他也习惯了,反正自己是这家人见不得光的儿子。
    ――
    陆挽隔天六点半就起了。
    如果条件允许,她会花半个小时练习口语。
    她洗漱完走到阳台,隔壁的陆不渝也醒了,他每天也是这个点醒的,练一会儿声乐,然后开始……健身。
    陆挽拿出书,看了眼隔壁阳台的人,决定忽略对方。
    陆挽低头,跟着耳机里的声音开始读:“c\'est trop dur, n\'essayez même pas.”
    陆不渝清了清嗓子,伸长脖子唱:“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
    陆挽:“……vous avez raison.”
    陆不渝声音高了一点:“原来我是那一只,酒醉的蝴蝶。”
    陆挽警告的瞪了人一眼,接着读:“allez, c\'est une occasion unique et puis a finira assez tt.”
    陆不渝展开了手臂,深情并茂的演唱:“你的那一句誓言,来的轻描有淡写,却来换我这一生,再也解不开的结~”
    “je ne me sens pas bien depuis ……”陆挽读顿了下,这句的中文意思是‘我感觉到不适’。
    嗯,她现在就不适。
    陆挽决定不忍了,她直接把书丢了过去:“你今天死定了!”
    陆不渝拔腿就往楼下跑。
    好的,今天的声乐时间结束了,现在到了健身时间!
    只要不被陆挽逮住就没事情。
    他是体育生,而且腿比陆挽长,比较不妙的是对方耐力很好,所以追逐长了也可能被逮住。
    不过没关系,只要熬过二十分钟逃过一劫的概率很大。
    二十分钟后,陆挽要去上学。
    陆不渝边跑边喊:“你追我干什么?我给别人唱歌还收钱的,有没有搞错。”
    陆挽:“因为你有急支糖浆,而且我要揍你。”
    感觉到一阵风刮过,正在喝咖啡的赵总和喝茶的陆教授,抬起头就只看到兄妹俩的背影。
    “这两位真是活泼啊。”
    “嗯,随他们去吧。”
    今天显然不是陆不渝的幸运日,他被逮住了,陆挽得逞了。
    陈念卿路过,就看着龇牙咧嘴坐在路边的,他想了想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对了,陆挽呢?”
    “我在看风景!我怎么知道那个疯女人去哪里?”陆不渝很大声的说“……”
    陈念卿经过陆挽家门口,刚好就撞到了,他想了想说:“我刚才看到你哥哥了。”
    陆挽:“哦,不要管那个疯子,走吧。”
    陈念卿同学基本很少住这边,所以两个人遇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
    嗯,只能说这两位不愧是兄妹。
    ――
    坐上了地铁,陈念卿又问:“今天考试。”
    “我知道。”
    陈念卿笑着又问:“听说你很想考第一?”
    陆挽态度非常坦然:“是啊,不过一切顺其自然。”
    这是地跌的起始站点,车厢里的人很少,陈念卿看着对面窗户里两个人的倒影,又说:“你要是想得到第一名,我有办法。”
    陆挽狐疑的抬头:“……你不会想故意做错题让我?”
    “……”显然不是啊。
    “这也太扯了,不需要,我要靠自己。”话音一顿,陆挽认真的又说:“你如果这样,嗯,这次故意不考第一,我会很不高兴。”
    陈念卿:“你考不到第一会不开心?”
    陆挽一脸严肃:“嗯。”
    陈念卿:“我如果考不到第一,你会觉得我故意让你,也不开心?”
    陆挽点头:“是的。”
    陈念卿:“……”
    这个逻辑满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女孩子有时候真的会“不讲道理”。
    --
    陆挽对考试已经免疫了,她做题目快,做完后检查完甚至还可以玩很久。
    高三第一次月考结束后,班上的学习气氛依然没有多大变化。
    不少同学会申请国外的大学,剩下的考入国内的双一流不是问题。
    该学习的时候当然要认真学,不过课外活动依然丰富,每周两节的体育课,这学期还开了高尔夫项目。
    马上要到国庆节了,各大社团和班级开始筹备国庆晚会。
    最近半年这个城市出现了很多萌宠咖啡店,咖啡店不再是单纯喝咖啡,配点萌宠更加惬意。狗咖、猫咖太多了,已经稀疏平常,连着羊驼咖、小香猪咖也都不少人打过卡。
    刚好学校附近最近开了一家咖啡馆,可以看柯尔鸭,这是种颜值很高的宠物鸭。
    虽然大家学习松弛有度,可高中生没有压力不大。
    现在考试完,大家就约着去喝咖啡撸鸭,放松一下心情。
    几个女生跑来问陆挽去不去。
    陆挽:“我都随便。”
    不过鸭子有什么好看的?她以前在县城见多了。
    许要很耿直的说:“我喜欢啤酒鸭和烤鸭、口味鸭、还不如去吃这个。”
    哈利手托着下巴,对憨批直男眨了下眼,故意笑着说:“哦~我和你一样,也不感兴趣,我喜欢那种比我强壮,肌肉纹理分明,长得帅的鸭子。如果有这样的鸭子,甚至可以把我从半夜的被窝里给叫起来呢,嗯哼~”
    这个家伙最近又老是缠着陆总,可恶。
    许要搓了搓胳膊,这个家伙经常说话让人起鸡皮疙瘩!
    一众女生:“……”
    不愧是你‘妇女之女’张哈利!仔细想想,那样的小鸭子谁又能不喜欢?

第六十七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