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作者:西淅

第六十三章

      陆柏年太生气了, 可对方不是他学生,这也不是他平时工作的圈子。
    所以再如何生气,也只能呵斥两句拂袖而去罢了。
    如果人人都像这姑娘一般捕风捉影, 按照自己喜恶诋毁别人名声,这不全是乱套了?
    造谣的成本太低,澄清却费时费力,且难以完全消除影响。
    更不用说今天构陷的内容简直恶毒。
    节目组的导演急眼了, 不敢瞒着,通知了电视台的领导过来。
    几个人一起去道歉。
    别人业界科研大牛好心好意过来当导师,闹出这样的事情太过荒谬。
    对方这辈子受过的最大诋毁, 怕就是在今天。
    别说他们这群工作人员,在场的选手也懵逼了。没有了吃瓜的心情。
    陆柏年对来说明情况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客气,毕竟错不在这几位身上。
    他是个非常温和的人, 也不喜欢去进行无意义的争执。
    陆教授这样的态度, 工作人员更觉得愧疚。
    对方气愤的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没有想借题发挥, 或者提出要求。
    这大约是文人的气节,稀有, 但一定会存在某些人身上。
    永远值得被尊重。
    陆挽琢磨了下,带着别人给她的奶茶去劝了几句。
    “好了,你就当个笑话,听完就忘了。”
    陆柏年见陆挽笑得轻快, 表情这才有所松动。
    作为父亲,他当然想把最好的都给孩子, 加上陆挽从小不在自己身边, 他更觉得愧疚,不想让对方受到一点委屈。
    陆教授叹了口气:“挽挽, 我是怕……你在别人哪里受了委屈我不知道,就像今天这种情况。”
    他简直太愁了。
    陆挽:“……你想太多,今天这个人脑子不正常,就算你想天天遇到,也没有那个运气。”
    再说,她能受什么委屈?
    按照陆不渝的话来说,她可是能徒手掰开男生天灵盖的人……酷盖无所畏惧。
    陆挽又开导了几句,陆柏年总算是笑了出来。
    周围的人也松了口气。
    这才第一天就出了这种事,节目组商量后,决定今天下午暂时停止录制。
    把进度都推到明天。
    既然和姜融雪解约了,节目组迫切需要找一个新的嘉宾顶上。
    必须得最近热度高的艺人才行,这临时去哪里找?
    而且还得能安抚住其他选手。
    陆挽犹豫了下,推荐道:“我觉得沈淮麟或者凌鹤都很合适,真的!要不然你们去问问?”
    陆教授慈爱的看着女儿:“挽挽觉得不错的,应该都不错。”
    工作人员连忙去问,二十分钟不到就有了回复,沈淮麟在国外,凌鹤的档期排不开。
    其余几个工作组觉得合适的,问过对方公司后,回复都差不多。
    邀请有些太突然了,全部没档期。
    陆挽耸了耸肩:“那或许你们可以去找陆不渝,他应该有时间。”
    那个家伙最近闲得很,经常在家里唱唱跳跳,出们也是去工作室彩排。
    据说是准备四巡的演唱会。
    门票上半年开售就已经卖空了。
    不说其他的,陆不渝真的把偶像当成事业再认真做,那家伙身材管理的很好,又唱又跳一个小时居然能声音不抖,还活力满满。
    陆挽周末早上会在阳台读英语,陆不渝会在隔壁阳台开嗓练歌。
    而且故意的一样,声音一定要压过她!永远比她读英文的高一个度。
    路人一脸的黑线,歌唱的不错,读英文的声音也挺好听,但是两边混合起来……噪音。
    怪不得能当顶流,陆狗不仅仅只有脸,和许多小鲜肉比是有长处。
    至少从来没有出现“车祸现场”的情况。
    当然,还是比不上沈淮麟和凌鹤。
    她偶像天下最棒。
    导演和几个策划面面相觑,邀请陆不渝……这个提议非常大胆!
    那可是顶流,而且商务报价在天上。
    连着录制节目内容流程,都必须经纪人先来过,然后不可以的地方,在一条条对着改。
    陆不渝签的是第二期录制嘉宾,他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这才第一期。
    “这……陆不渝应该更忙吧。”导演有些震惊,还真是敢说。
    陆挽:“他不忙,他整天在家里晃来晃去!”
    几个工作人员听完面面相觑……这你都知道?
    转念一想,两个人一起拍过综艺,如果关系不错,清楚也很正常。
    陆柏年微微皱眉,叹气说:“既然这样,你们把那小子叫来吧。”
    稍微有那么一点嫌弃。
    工作人员再一次震惊了。
    这语气仿佛在说“也没办法,去吧门口摆摊卖早餐的叫来”,大佬就是大佬,不过他知道陆不渝是谁吗?
    这是能随便请来的吗?
    别说,这对父女还挺像,说话的底气都特别足,对大明星也能平常心对待。
    导演让助理去连续陆不渝的工作室。
    工作室负责商务对接的员工,第一时间告诉了经纪人小张。
    小张知道陆挽和陆教授都在这档节目,于是马上通知了大小姐。
    节目组还没有收到反馈,陆挽先接到了陆不渝打来的电话。
    她拿出手机,扫了眼屏幕,接通了电话。
    就是那短短的两秒,导演却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名字。
    陆狗?
    这个陆狗是陆不渝吗?
    天啦,陆教授的女儿叫大明星陆狗?
    卧槽?!
    陆不渝:“你们父女俩怎么回事?这是一刻都离不开我?”
    “你快够了,第一期嘉宾是姜雪融,出了点问题,现在节目已经和她解约了,反正下期是你当嘉宾,不如你多签一期?”
    陆不渝:“你求我啊。”
    陆挽翻了个白眼:“好,求你。”
    陆不渝轻哼一声:“那既然你求我,免为其难地答应你好了。”
    陆挽:“……”
    为什么是陆狗,因为实在是太狗了。
    陆挽这边挂了电话,节目组就收到了对方工作室的回复。
    陆不渝答应多录制一期,明天会准点来电视台。
    导演和几个策划顿时喜出望外,总算有好消息了,而且说真的,陆不渝比姜雪融更适合这档节目。
    对方是顶流不说,至少读完了高中考上了滕校,虽然半路退学。
    陆挽简直是节目的福星,不但能力卓越首发拿了第一,陆教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女儿才来吧。
    更不用说陆不渝,如果不是陆挽提议,他们压根不敢去邀请对方。
    陆不渝大约也是因为这个妹妹,才答应吧。
    节目第一期只有导师、明星和选手,因为200个人太多了,就没有设立观众席。
    录制的到第二期只剩下六十个人,节目会设立观众席。
    到时候赵总就会坐在第一排观看。
    陆挽还是挺有信心,自己不至于一上来就被淘汰了。
    陆挽这次不用和陆柏年分开着走了,毕竟大家都知道了。
    所以那辆宾利把两个人接走的时候,大家都很淡定。
    车子停在路边没有打开车窗,所以送行的工作人员,不知道驾驶座戴墨镜的司机,正是明天要来录制的大明星。
    车子开走后,陆挽靠在椅子上松了口气。
    陆不渝从后视镜看了后排的父女一眼,开口问:“陆挽,你怎么第一天就和别人吵起来了?”
    “这就要问你了,如果不是你那天硬拉着我拍摄,就没有今天的事情。”
    陆柏年皱眉:“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陆不渝连忙撇清关系:“老陆你别乱说啊,这怎么能怪我呢?”
    陆挽:“哦,按理来说是不应该怪你,但是你这么问,那我肯定要说责任都在你了。”
    陆不渝:“……”
    除了死缠烂打地吵架,正儿八经地辩论,陆不渝从来没有赢过陆挽,当然,也没有赢过陆柏年。
    哦,他打也打不赢。
    陆不渝:“你第一轮多少名?”
    “第一。”
    陆不渝:“……”
    他知道陆挽很强,是个学习变|态,但是这简直是变|态中的变|态。
    陆泊年想了想,开口说:“娱乐圈还是挺乱的,陆不渝你不能去恶意构陷别人,当然了,我也知道你虽然不太聪明,但也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如果有人造谣你,你必须要马上澄清,我也不希望你受到诋毁。”
    陆不渝:“……”
    这话说的,他是应该生气还是感动呢?
    陆不渝接到两个人,就直接和赵总去汇合。
    今天全家一起吃晚餐,订了一家私密性很好的会所。
    三个人到的时候,赵佳宁已经坐在里面了。
    她穿了一声深紫色西装,气场很足,身上有种必须上了年纪才有的从容和自信。
    气质非常出挑。
    赵佳宁听说了今天的事情,气的有些头晕。
    她冷哼一声:“别说是姜家的旁系,就算掌权的那位姜夫人,在大哥面前,也只有站在旁边说话的份,欺人太甚。”
    那位姜夫人就是姜博洋的母亲,陆挽见过的,那天对方在她大伯面前……的确要弱势很多。
    陆挽:“其实吧,她也没欺负到我什么。”
    赵佳宁:“那是我们书书聪明,这事如果你大伯知道了,以他的脾气……算了,再怎么也是那姑娘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刚好对方不知道他们是父女,所以恶意的构陷,也被很快澄清了。
    如果换成了一个稍微弱势的女孩子,或者是构陷的男女双方没有亲情关系……
    这就是平白毁人清白。
    赵佳宁平生最恨这种行为,这次又是针对她的丈夫和女儿而来,自然不会轻易心软。
    要怪只能怪对方踢到了铁板,希望这次能学个乖。
    不过这件事还得和陆津野商量下,虽然对方迟早会知道。
    如果大哥从别人嘴里听说,肯定会心有芥蒂,怨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告之。
    陆津野作风非常强硬,作为大家长,他也对家人十分上心。
    赵佳宁在心里叹了口气。
    陆家的男人……都又骚又作,包括她老公和儿子。
    只不过陆柏年是闷骚,不像陆不渝明骚,经常搞得像个孔雀。
    陆津野当然也很……老来俏,各种虎斑、豹纹的迷彩外套。
    更不用说陆挽那个四处留情的堂哥陆凛,把陆家男人的骚作发挥到了极致,和女明星传绯闻是家常便饭。
    赵佳宁估摸着,陆凛认识的女明星比她儿子这个圈内人还多。
    刚好相反,陆家的女人都很独立能干。
    可惜,陆家三代就只有她宝贝女儿一个女性。
    赵佳宁吃饭间隙,给陆津野打了个电话,简单的把今天的事说了下。
    她这几年事业顺风顺水,一直受到了大哥的庇佑,心里也很尊重对方。
    总之比她娘家的的哥哥好太多,是真的把自己当一家人。
    赵佳宁想到这里皱了皱眉,最近她那两个哥哥找上门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
    “好的,这件事交给我,我会处理的。”陆津野挂断了电话。
    旁边的阿彪从两个人对话中,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居然有人敢得罪大小姐?
    他皱眉说:“我这就派几个手下就把人办了,然后丢到公海!”
    “我再重申一遍!现在是法制社会,以前那套会被和谐!你用点脑子。”陆津野按住眉心,慢条斯理道:“这件事我会处理。”
    “好吧。”
    陆津野看了耷拉着头的阿彪,皱眉道:“我让你留头发是想你有亲和力,没有叫你胡子也不刮,你去照照镜子,胡子和头发都连一起了,你在扮钟馗吗?!马上去把胡子刮了。”
    “好的。”阿彪摸了摸络腮胡,又说:“可我觉得有胡子比较帅,也许小姐喜欢我这个形象?”
    “刮了,我不喜欢,你晚上照镜子不会吓到自己吗?”陆津野面无表情道。
    阿彪垂下头:“……哦。”
    猛男晚上才不照镜子!只有老板你才照!你还喷香水!
    ――
    节目组是交代选手不要把这件事乱传,但当时现场有两百多个人,还有一百个被淘汰离场的选手。
    这个情况,很难保证每个人都能守口如瓶。
    果然在当天晚上,就有人把这个消息和一些现场图片高价卖给了营销号。

第六十三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