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女扮男装后被校草看上了 作者:春风榴火

喜欢

      温暖和温寒换回了自己的身份, 一切都回归正轨。
    温暖和江焯依旧同班,温寒凭自己的单独测验考核成绩,光荣地进入了全年级倒数班, 甚至还面临了降级的危险, 毕竟那次意外, 让他耽误了将近一整年的学业。
    温寒坚决不愿意降级,他几个好哥们诸如方哲翰之流, 可都在高三年级,让他单独降级到高二,那也太惨了。
    好在家里有温暖给他补习, 他自己又愿意用心去学, 成绩勉勉强强倒还还算跟得上年级倒数的步伐,没有被甩得太远。
    当同学们得知这半年来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温寒”,是女孩子的时候, 震惊之余, 又感觉好像理应如此。
    换了女装的温暖, 比之前男装的打扮更加漂亮,早在那场篮球赛上他们就见试过了, 这姑娘不似一般的女孩子那样柔美婉约,她身上带着女孩子少有的英气,这种内在的气质使得她永远能吸引到多数人的眼球。
    男生们一个个捶胸顿足, 恨自己当初放不下直男的面子,没有早点对“温寒”下手, 结果让江焯占尽先机,抱得美人归。
    说实话, 他们心里对“温寒”一点意思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家伙四处散发魅力,任谁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可是过足了眼瘾之后,该怂还是怂。
    没胆子谈这一场跨越性别的恋爱。
    不然怎么说江焯牛逼呢,当初他在办公室,当着所有同学和老师,石破天惊说的那一句“我不喜欢男人,但我喜欢温寒”,换了其他男孩子,真没勇气说出这句话。
    因为有了温暖女扮男装的珠玉在前,同学们现在反过来看温寒,似乎也觉得他顺眼了许多,也有不少过去暗恋明恋温暖的女孩子,现在退而求其次,给温寒课桌里塞了不少情书小零食。
    既然不能在一起,找个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男朋友,似乎也不错。
    再说,温寒虽然性格磨磨唧唧,但是模样绝对是一等一的优质极品。因此,这次返校,他的人气值蹭蹭上蹿。
    午后,温寒倚在窗台边,跟过去曾经暗恋过的女孩孙雅芸发短信。
    过去的温寒,绝对是入不了孙雅芸的眼的,却没想到,她居然主动加了他,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希望跟他成为朋友。
    说当朋友不过是托词罢了,女孩有女孩的闺密社交圈,谁巴巴地特意加了你却只和你当朋友的。
    多半就是有更进一步发展的意向了。
    温寒受宠若惊,每一条信息都是秒回,不过聊着聊着,女孩似乎又不怎么搭理他了。
    他指腹滑着手机,看着和女孩聊天内容,三两句话便离不开一个“温暖”,言辞间全是对温暖的崇拜和喜欢。
    温寒深深感觉,自己特么就是个工具人,这些主动认识他的女孩,只怕都是想和温暖当闺密的吧!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啧”。
    温寒回头,看到赵柠萌坐在他身后的课桌上,俯身看着他的手机屏幕,不知道在这儿坐了多久。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赵柠萌将一罐冒着冷气的可乐递到他手边:“给你买的。”
    “谢了。”
    温寒正聊天聊得口干舌燥,接过冷饮,仰着头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似乎又觉得不太好意思,抬头望了她一眼。
    她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搭配着宽松的大码牛仔裤,不似一般的女孩子夏天总爱穿裙子。
    俩人幼儿园便认识了,温寒一直拿她当哥们相处。
    别说,俩人当起哥们来,毫无违和感。赵柠萌这类性子大咧咧的女孩,不是温寒喜欢的类型。
    “给我看看,聊得怎么样。”
    温寒将手机递给了她,她扫了一眼,笑了――
    “你确定这女孩是想当你女朋友?这明显就是温暖小迷妹嘛。”
    温寒叹息了一声,心里默默流眼泪,面上却还要强撑着,说道:“只要有相处的机会,我会让雅芸看到我的好!”
    赵柠萌喝了口冷饮,表情明显不太自然,漫不经心问了声:“哦,还是要在一起?”
    “这不废话吗,雅芸是我女神。”
    “你喜欢她什么啊,你了解她吗?”
    “她跳舞特别好看,而且说话也很温柔,完全是我的菜。”
    赵柠萌摸了摸自己的嗓子,她听过孙雅芸说话,细细慢慢的调子,温柔是真的温柔,带一点小女生的嗲。
    温寒的审美的确是十几年都不会变,从小学开始,他俩当同桌的时候,她便经常看到他给前排的萌妹子送他最爱吃的小熊饼。
    赵柠萌没说,其实她一直想尝尝小熊饼的味道。
    她默了片刻,跳下桌子,说道:“给你提个小建议,回消息的时候,不要回太快,给人的感觉,你就是抱着手机巴巴的等着人家的消息,太容易得来的,都不会珍惜。”
    温寒挠挠头:“是么?”
    “她隔多久回你,你就隔多久回她。”
    “好兄弟,我信你一次,要是成了,请你吃饭!”
    “谁要吃你的饭。”
    赵柠萌手揣兜里,转身走出了教室。
    温寒在身后喊道:“诶!我有一道数学题不会,你帮我讲讲。”
    “找你妹!”
    她调子里有些不爽。
    温寒听着她的语气,有点像在骂人,他嘟哝一句:“她忙着谈恋爱,哪有时间搭理我。”
    身后,温寒的声音渐渐远了,赵柠萌步伐却越来越快,眼前一片迷蒙,下楼梯转角的时候,跟迎面而来的叶青撞了个正着。
    叶青嘴里叼着棒棒冰,稳住了她的身子,不满地说:“走路不看路啊,撞死人我可不负责。”
    却没想到,入眼便看到女孩狭长的丹凤眼角含着泪光,鼻尖绯红,她死死咬着唇,泪流满面。
    叶青的心脏跳空了一拍。
    “我...是不是撞疼你了?对不起啊。”
    “没有,不用道歉。”女孩固执地用袖子擦掉眼泪,低着头离开。
    叶青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感觉心里有些梗着,说不上来的难受。
    ......
    没过一个月,温寒跟孙雅芸便在一起了。
    不过,温寒总是跟温暖抱怨,孙雅芸爱盯着他的脸看,有时候,他甚至都觉得,孙雅芸根本就是在他身上找过去温暖的影子。
    兄妹俩除了一张脸神似以外,言行举止和神态气质,判若两人。
    孙雅芸其实喜欢的根本不是现在的温寒吧。
    温寒为此还挺挫败,时常向温暖诉苦。
    温暖坐在桌前,叼着笔杆写作业――
    “哥,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你会长进些,怎么还是老样子,知道舔狗的下场是什么吗。”
    “我也没舔啊。”温寒挠挠脑袋:“赵柠萌教我的,不要对女朋友好得太过分了。”
    温暖有些讶异:“赵柠萌还教你怎么追女朋友?”
    “对啊。”温寒躺在懒人沙发上,手捧着后脑勺,懒懒道:“我跟她是很多年的好哥们。”
    “只有你把人家当哥们吧。”温暖无语地说:“你知不知道她喜欢你啊。”
    “呃...”
    温寒顿了顿,说道:“我听其他人提到过,可能有吧,但我自己没感觉出来。”
    温暖摇了摇头:“你真没救了,人家一小姑娘,有自己的闺蜜姐妹,干嘛巴巴跑来跟你当哥们,动动脑子吧。”
    “我跟赵柠萌,没可能啦,我们只能是朋友。”
    “为什么啊?”
    “因为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啊,假如让我牵她的手,就像牵我自己的手一样,这能有爱情的火花么。”
    “你就是不喜欢她这一款,觉得人家不够可爱,不够女人味。”温暖咧咧嘴,说道:“行吧,你不喜欢,自然有人喜欢。”
    温寒忽然坐起身,问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温暖喃喃道:“叶青最近和她走得很近,经常看见她俩在一起,叶青好像在教她格斗拳法。”
    “不是吧,她还学功夫啊,已经快成男人了,还学功夫,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人家嫁不嫁的出去,你操什么心。”
    “不是,我跟她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啊。”
    温暖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放错重点了,重点不是她学功夫,重点是叶青好吧,叶青的功夫是不可外传的独门绝技,上次我去偷师学艺,差点被他打死了,他能主动教赵柠萌,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温寒想了想,说道:“说不定人家就是一时兴起。”
    “不过我好像看到叶青的漫画本上,画了赵柠萌小姐姐的画像哟。”
    温寒眉心微微皱了起来,说道:“都高三了,整天不想着学习,一天到晚做这些没用的事,下次我见了她,一定好好批评她。”
    温暖观察着他的神情,笑着说:“就准你谈恋爱,哥,你这也太双标了吧。”
    温寒说不出话来,重新躺在沙发上,感觉胸口闷闷的,怎么都不得劲儿。
    这时候,楼下传来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
    听到铃声的温暖立刻搁下笔,起身跑到洗手间好一阵梳洗打扮。温寒走到窗边,撩开窗帘往外望了望。
    果然,江焯推着山地自行车,正等着她。
    温寒远远地打量着江焯,这家伙看着是挺英俊,一头银发也很衬他白皙的皮肤,远远看上去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即便是穿着一件旧校服,也掩不了他这一身清秀气。
    他望了望镜子里的自己。
    有时候,气质比外在打扮更加重要。为什么温暖扮成他能这般受欢迎,原因也在于此,说白了,就是自己没气质。
    温暖匆匆下楼,温寒不爽地喊了声:“早点回来!”
    “知道了,哥。”
    温暖一股风似的跑下了楼,出门的时候却又整理了一下仪容,平复心绪,然后慢慢地走到他面前。
    少年懒懒散散地倚在车边,眼眸微垂,正在看手机,听到动静便抬头望了她一眼。
    她头发长了很多,在脑后扎了个小蝎尾,俏皮又可爱。
    江焯伸手扯掉了她头上的橡皮绳,柔顺的发丝顷刻散了下来,搭在肩头。
    “哎,我好不容易扎好的。”
    江焯嫌弃地说:“难看死了。”
    “难看吗。”温暖揉揉鼻子:“我扎了好久呢。”
    江焯从她的手腕上扯下黑色皮绳,同时握住她的头发,用指尖轻轻地梳理着。
    温暖想要回头望他,他喃了声:“别动。”
    她乖乖不动,任由江焯给她扎好了一个马尾辫儿。
    他的动作很温柔细致,就像精心摆弄着最心爱的饰物一般。
    温暖头发很短,看起来就像一个短短的小尾巴,用黑色皮绳紧紧地捆束着。
    “好了。”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笑着说:“手艺不错呀,还会给女孩子扎小辫儿了。”
    “以前不会。”江焯漫不经心解释道:“遇见你,就会了。”
    温暖听着他这话里的意思,莫名觉得有几分小浪漫,她又问道:“那还有什么,是以前不会,遇见我就会了的?”
    江焯那双狭长漂亮的眸子睨了她几秒钟,看得温暖有些不自在,低下头:“看我做什么。”
    江焯俯身凑近了她的耳畔,柔声说:“还有很多,以后你会知道。”
    温暖被他温热的气息撩拨得小鹿乱撞,脸颊微微发烫。
    江焯却已经骑上自行车,回头说道:“上来,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温暖看了看自行车后座,他很用心,将车后座垫上了更柔软的坐垫。
    温暖走到江焯面前,捞起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钻进他的怀中,让他环着自己――
    “我要坐前面。”
    “这是自行车。”江焯看看车前就一条横杆,说道:“不怕硌着啊?”
    “我冷,就要坐前面。”
    说着她主动坐了上来,依偎在江焯的怀中:“出发咯!”
    江焯敛眸,看着怀中的女孩,女孩个子瘦瘦小小,手肘撑着车龙头,后脑勺靠着他的胸膛,隐隐能嗅到她身上桂花与牛奶混合的甜香。
    江焯踩下脚踏板,稳稳地驶了出去。
    温暖整个蜷在他怀中,有意无意地和他靠在一起,其实江焯能够感觉到,小丫头十分黏人的属性。
    自从那日在江边之后,江焯就有非常明显的感觉――
    温暖越来越黏他了。
    平时有自己事情的时候,可以不搭理他,但是只要在一起,她总是会下意识地亲近他。
    江焯用下颌蹭了蹭她的后脑勺,柔声问――
    “冷吗?”
    “冷的,不然你再抱紧些?”
    江焯笑了笑:“我在骑车。”
    于是温暖回过身,搂住了他的腰:“那我抱你呀。”
    “帮我把外套拉链解开。”
    温暖不解地望望他,“昀”一声,解开了拉链,他里面穿了一件薄薄的灰色羊绒衫。
    他垂下眸子,睨了她一眼:“这样抱,会暖和一些。”
    温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过身,耳根发烫:“谁要这样...抱你。”
    江焯单手揽住了她,将她按在自己怀中,隔着单薄的衣衫,她亦能感觉到少年灼烫的体温。
    “江焯,我们这辈子会一直在一起吗。”
    “不然这辈子你还想和谁在一起?”
    “这样就好了。”
    温暖靠着他硬邦邦的胸膛:“以后念大学,你也不能变心。”
    “变心是指?”
    “就是看到比我好看的女孩,你就喜欢别人了。”
    “你觉得...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好看?”江焯笑了起来:“未免过于自信了。”
    温暖怎么琢磨着,都觉得这句话不是好话,她回头瞪他一眼:“我不好看嘛!”
    江焯眼角微挑,眼神戏谑,说道:“你自己感觉?”
    温暖低头看着自己练出茧子的手指,闷闷地说:“我知道,我没有女人味,师兄都说我嫁不出去。”
    “你有没有女人味,自己说了不算。”
    “那谁说了算。”
    江焯稍稍往后坐了坐,尽可能抑制住身体的反应――
    “我说了算。”

喜欢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