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阅读_第 307 章

余情可待[重生] 作者:闵然

分段阅读_第 307 章

      ,站起身子,步履沉重地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景琇的换下的衣物整齐地摆放在大理石台上。季侑言几乎是不抱希望地捡起了衣物,探入口袋。

    果然,口袋里干干净净,空无一物。

    季侑言放回衣物,顺着刚刚脑海里预演过的猜想,一个个打开了洗手台上方的柜子,洗手台自带的抽屉、柜子,甚至连垃圾桶都看过了……

    都没有。

    季侑言心跳得很快,好像有些像要逃出生天的庆幸,又有理智作祟的不安和怀疑,让她无法相信景琇是真的没有骗她,是真的没有带那两块玉来。

    她不放心地顺着那些找过的地方又仔细地翻看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忽然,她的余光落在了洗手台上面霜旁大大方方摆着的一瓶卸妆水上。她转头踩开了垃圾桶,垃圾桶里,景琇用过的卸妆棉安静地躺着。

    她和景琇摆放化妆品时,一人占一半的位置,几乎是对称摆放的。阿琇的放在旁边的卸妆棉呢?

    季侑言仔细回想,刚刚好像在最底层的抽屉里有看见。她一开始以为是备用的。

    她蹲下身子,心像是要跳出了嗓子眼,拉开了抽屉,取出了那盒卸妆棉。

    她打开了纸盒子,把盒子里所有的卸妆棉都倒了出来,颤抖着指尖,把卸妆棉在大理石台上摊展开来。

    终于,那鲜艳的红色,在满目的白中显露了出来,硌进了季侑言的眼中。季侑言捡拾出那块红玉,在光亮下细细打量——纹路、那个瑕疵的黑点,根本就和她消失的那块一模一样。

    她最不愿意相信的猜想还是成了真。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季侑言晃了晃身子,泪水夺眶而出。

    她再也无法逃避、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她怎么还能心安理得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阿琇为什么要骗她没有带来,还煞费苦心地把它藏起来?答案显而易见——她怕自己发现什么。

    她脑海中又浮现起梦中景琇淌血的手臂,痛如锥心。是不是……是不是真的是阿琇的血染红的这块玉。

    送玉的和尚、梦中的梵音、阿琇说的不准火化还有办法、阿琇的血……季侑言脑袋嗡嗡作响。她从怀疑景琇也是重生的之后,就一直有一个猜想。她猜想,是她死了以后,景琇拿到了她攥在手里的平安扣,想起了她们曾经救过的那个和尚,去找了那个和尚,用了某种办法,付出了某种染血的代价,换得了她们的重来一次。

    可是,是什么方法,什么代价?按照梦里的那样,明明她死后应该一直跟着景琇,应该什么都知道才对。为什么她想不起来,为什么?!季侑言凶狠地狠拍自己没用的脑袋,气血攻心,胸闷得要喘不过气。

    温热的鼻血不受控地涌出,顺着她的下颌淌下,滴落于她手中的红玉上。玉一瞬间变得烫手,季侑言眼前的光开始失焦,黑一片、红一片,头痛yu裂……

    她艰难地扶着大理台稳住身子,闭上眼,又睁开眼,脑海中仿佛有影像在晃动……

    是景琇在大雨如注的古刹外跪立的单薄身影、是景琇在满是转经筒的道场中虔诚叩首,一句又一句的“弟子不悔”,是景琇仰头喝下符水吐出一口血的虚弱,是景琇割开血脉,攥着拳头,一步步坚定地走向黑暗的虚无,直至倒下……

    季侑言脱力地瘫软了身子,跪坐在了地上,泪如雨下。

    原来她所庆幸的所有上天眷顾,都是有人在背后沉重付出。可为什么,所有她的过错,最终都是景琇在为她背负。

    她负她十年还不够,还负了她一世。那样不堪的她,哪里值得阿琇这样温柔相待、生死相随?

    她不值得,她对不起景琇。

    作者有话要说:预告准啦,这章成功掉马啦。

    下章摊牌。

    今天是景喵流lei的一天,不仅累倒了,还掉马了。

    惨。

    第118章

    景琇醒来的时候, 外面似乎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房间里窗帘依旧拉着,昏沉沉的看不出时间。她习惯xing地去寻季侑言, 转过头枕边是空着的, 季侑言不在身边。

    景琇看向对面床头柜上摆放着的闹钟,

分段阅读_第 307 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