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阅读_第 197 章

余情可待[重生] 作者:闵然

分段阅读_第 197 章

      我好像要找不到我自己了。”

    “订婚前,我下定了决心,我不想做他们理想的女儿了,我想活出我自己想要的人生。我和他们沟通,不欢而散,最后,以我被逐出家门,断绝关系为结局。”季侑言直视着景琇,艰涩又诚恳道:“所以,我和陆放,真的什么都没有。阿琇,你相信我。”

    景琇伸手在屏幕上擦拭季侑言的泪水,可是,她只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屏幕上的水珠越来越多。是她自己的眼泪。

    “我相信你。”景琇仰起头止住眼泪,沙哑回答道。“言言,我从来都愿意选择相信你,我也从来都愿意理解体谅你。只是你从前,没有给过我这样的机会。你什么都不和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一直认为,了解一个人,包括了解她的家庭,了解她的过往,只有真正的了解,才会有真正的理解。可季侑言却从来都像是一团雾,让她看得到却看不透。季侑言的欺瞒,曾经透支完了她的理解和信任。当她的不安全感压过了一切,她找不到继续说服自己无条件相信的底气了。

    季侑言吸气道:“阿琇,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过去的那些年里,我推诿含糊,没有向你坦白过这些。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介意。”

    景琇闻言呼吸沉了一些,她默了几秒,轻轻地问季侑言:“言言,你是真的不知道我介意吗?”

    直击心扉,季侑言心跳像是停了一拍。她发现她不自觉地又在掩饰,又在为自己开脱了。不,她其实是知道的?她只是刻意忽略了,她假装麻木自己这不重要,景琇不介意,让自己好受一点。然后时间久了,好像就当真的了。

    “对不起……”

    “你知道,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对不起。”景琇温和又悲伤地看着她:“我刚了解你和父母的过去时,我很心疼;我刚知道陆放的存在时,我很受伤。”她的泪滴落在摄像头上,烫在季侑言的心上。

    “我有那么一刻,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走进过你的心。我觉得我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真的打开过你的心防、没有真的被你接纳过。”

    季侑言好想抱抱景琇。景琇的委屈,景琇的泪水让她的心都要碎了。可是她做不到。

    她只能用言语仓惶地解释:“阿琇,我不是故意的。最开始,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赌着一口气,我记着父亲赶我出门时骂我辱没门风,让我绝口不提他们的话语。后来,我不敢提起,是因为……”她哽咽道:“是因为我越喜欢你,越知道你的勇敢、越了解你家庭的美满,我就越不安,越想把我所有不美好、不堪的东西都掩藏起来。我开始怀疑自己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我害怕我我有一丝不够好的地方被你发现,都可能就会成为你不再喜欢我的开始,我……”

    她越自卑,她就想在景琇面前表现得越骄傲、越光鲜,装得越配得上景琇,好像这样,她就能多骗景琇喜欢她久一点。这样的话,她该如何开口告诉景琇。

    她还是说不出口。她张着口,泪流满面,却呜咽地发不出声。

    景琇无知无觉中咬破了下唇,满口的鲜血的铁锈味。

    她不舍得再为难季侑言了,带着浓浓的鼻音打断季侑言道:“我理解你。”

    她的指甲陷入了掌心,问季侑言:“言言,我知道你骄傲,你自尊心强,可是,我没有吗?”

    季侑言怔怔地看着她。景琇生来就像一只永远该高昂着脖颈的白天鹅,她的骄傲和自尊,季侑言比谁都更清楚。

    景琇吸了吸鼻子,涩声道:“言言,主动对我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可从前,我对你吝啬过吗?”

    季侑言不知道,每一次的主动,自己都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更不知道,她每一次的抗拒,自己要花多久才能平复难过。

    将心比心。季侑言无颜应她。

    “对着别人,展示自己的伤口,揭露自己的不堪,对谁都不是容易的事。可我对你来说也只是那个别人吗?相爱的人,难道不是可以互相tiǎn舐伤口的人吗?”景琇问她。

    “我以前比赛时看着粉丝省吃俭用给我投票想送我出

分段阅读_第 197 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