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王

夜火 作者:AYAAYAYYY

醋王

      好不容易送走何大少爷,周犬伸了个懒腰,眼睛里的和善早已消失无踪。
    房内机关声响起,漓儿的身影在暗门后面出现。
    周犬黑色的瞳仁带上了一丝笑意,起身过去把漓儿牵到椅子前坐下。
    “周犬小狗儿,如果小狗儿不嫌弃,漓儿愿意助小狗儿一臂之力。”漓儿突然对着周犬拱拱手,学着周犬的语气说道。
    周犬看着漓儿故意板得一本正经的小脸,嘴角上扬笑了起来,幽黑的眸子里充满了笑意,也对着漓儿拱拱手道:“那就请漓儿姑娘助我周犬一臂之力。”
    漓儿听见周犬的回答乐不可支地笑起来,一双大大的杏眼笑成了两弯月牙儿,白皙的双颊泛起红晕,可爱极了。
    周犬忍不住凑近漓儿,轻轻啄了啄漓儿软软的嘴唇。
    漓儿的双颊染上一丝绯色,向前伸出手。周犬眼神柔和地看着漓儿,握住了漓儿伸出的手,把漓儿一把抱起放在自己腿上。
    漓儿双手搂住周犬的脖子,低声说:“我看啊,如果何大少爷是个女人,刚刚都要爱上少爷了,走的时候那个依依不舍的劲儿啊。”
    周犬忍俊不禁地一笑,说道:“小猫儿不是看不见吗,还一天到晚我看我看。”
    “池医生说了,我的眼睛可以治好!”漓儿哼了一声,伸出手指戳戳周犬的额头。
    周犬撇撇嘴切了一声,说道:“天天池医生池医生,明天池医生又要来了?“
    漓儿大大的眼睛转了转,偷偷笑了一下,小巧的鼻子嗅了嗅,“少爷今天是不是吃饺子了。”
    “没有啊,漓儿想吃饺子了?”周犬捏捏漓儿的脸问道。
    “那漓儿怎么闻到了这么大的醋味?“漓儿在周犬身上到处嗅着说道。
    周犬一怔,眼角蓄着温柔笑了起来,看着面前古灵精怪的漓儿,内心那道被小猫儿挠出的缝隙开出了一朵花儿来,柔和的香气充满了周犬的内心。
    “池医生来啦!”柳娘的声音在楼下响起。柳娘最近已经完全迷上了池医生,每次池医生来都要亲自接待。
    “虽然相貌还是我们周爷略胜一筹,但那双眼睛一看着你啊,浑身都暖洋洋的,不像周爷总是冷冰冰的。”柳娘有一次在和漓儿聊天的时候说道。
    池医生如和煦的春风般走进潇湘楼,一边走向漓儿的房间一边温和地和各处与自己打招呼的姑娘们点着头,眼里一直和善地笑着。
    池医生敲了敲漓儿的厢房门,嘴角带上了一丝微笑,“漓儿姑娘,我来了。“
    “池医生来了。”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身材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眸色幽黑,眼角微微上挑。
    池医生看着眼前的周犬一愣,有些意外地说道:“周少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
    周犬从门口让开,走到漓儿身边说道:“今天正好有空,又有些好奇池医生是怎么治疗的,周某就先来这里等池医生了。”
    周犬顿了顿,又说道:“周某不会妨碍到池医生吧。”
    池医生看了看周犬,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周少说笑了。”
    “池医生路上累了吧,桌上有水和杯子,池医生请便。”漓儿站起身向池医生笑笑说道。
    “劳烦漓儿姑娘了。”池医生温和地看着漓儿说道。
    “漓儿,我也要喝水。”周犬冷不丁地说。
    漓儿朝周犬的方向扬了扬秀气的眉毛说道:“少爷想喝水和漓儿说干嘛?漓儿也不能给少爷倒水呀。”
    周犬不悦地轻声哼了一声,自顾自地倒满一杯水,赌气般地一饮而尽。
    “漓儿姑娘最近感觉怎么样?眼睛有好转吗?”池医生温柔地低下身仔细看了看漓儿的眼睛问道。
    “好像有好转又好像没有。”漓儿皱皱眉头说道,“有的时候好像能比以前看得清楚一些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漓儿自己的错觉。”
    “嗯。”池医生点点头沉吟着,思索半晌说道:“有一个办法倒是可以看看姑娘有没有好转。夜晚的时候姑娘多看看灯,若是以前只能看见光团,现在有光的形状了,那就是有好转了。”
    漓儿仔细地听着点点头,周犬也在一边认真地听着。
    “若是漓儿姑娘不确定,等姑娘哪天有空,池某可以带姑娘晚上出去,看看姑娘现在的视力情况。”池医生和煦地提议道。
    漓儿听见池医生的提议稍一迟疑,周犬突然插嘴说道:“那就不用麻烦池医生了,周某可以带漓儿出去。”
    “周少不懂眼睛的医治,还是池某和漓儿姑娘去比较稳妥。”池医生温和地反驳道。
    周犬还想说些什么,漓儿已经被周犬和池医生吵得头疼,站起身来打断了两人的推拉,说道:“那就有劳池医生了。”
    周犬听见漓儿的话紧紧抿了一下薄唇,微微上挑的眼角余光不快地看向始终如春风般温和的池医生,仿佛从那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得意。
    池医生不动声色地看了周犬一眼,转过身去整理自己的器械,听见身后的漓儿姑娘小声地啧了一声。
    池医生抬头看向前方的玻璃柜门上倒映出的两人的身影。漓儿姑娘伸出一根手指有些警告地点了点身边的周少爷,周少撇撇嘴,把漓儿的手按下去,又飞快地捏了捏漓儿姑娘的脸颊。
    池医生低下头嗓子有些干涩,慢慢转过身来,面前的漓儿姑娘端坐在椅子上对自己笑着,友好却缺了些刚刚对周少的亲昵。身边的周少爷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到了漓儿姑娘的警告,在离漓儿一步远的地方站着,双手背在身后,不再打扰池医生。
    池医生拿出自制的仪器,熟练地把漓儿整个脸都罩进仪器里,启动了仪器。
    “漓儿这眼睛大概要多久能治好?”周犬幽黑的眼神看着漓儿问道。
    池医生温和的眸子里思考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周犬说道:“姑娘这眼睛应该是被熏瞎的,但池某不清楚是用什么熏瞎的,漓儿姑娘也不记得了。所以现在只能用最保守的治疗方法,速度很慢。如果能知道姑娘的眼睛是怎么被弄瞎的,进度会快很多。”
    周犬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门外。
    仪器叮的响了一声,池医生把仪器从漓儿脸上取下来,拿出一管药膏,在漓儿面前坐下。
    周犬站在池医生身后,眼睛微微眯着,看着池医生的一举一动。
    池医生挤出一节药膏擦在漓儿眼睛周围,轻轻按摩着漓儿眼周的穴位。
    周犬粗黑的眉头随着池医生的动作逐渐皱了起来,黑色的眸子里满是不豫。漓儿仿佛看见了周犬的表情一样,清澈的杏眼里带上了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
    池医生看着面前漓儿的眼睛,那双本就好看的眼睛里带着笑,仿佛雨后的清泉倒映着一弯彩虹,美得令人惊叹。池医生几乎都忘记了周犬的存在,手指轻柔地在漓儿眼周光滑的肌肤上滑动着。
    “差不多了吧池医生。”周犬的声音冷不防地从池医生背后出现。
    “周犬少爷。”漓儿语带警告地对周犬说道。
    周犬黑色的瞳仁不快地瞟了瞟池医生,勉强按捺住一声冷哼。
    池医生又按摩了两圈才放下手,拿出另一管药膏对漓儿说,“漓儿姑娘请闭上眼睛。”
    “是,池医生。”漓儿闭上眼睛,微微仰着头。
    池医生把这管药膏涂在漓儿眼皮上,伸出手准备继续按摩。
    又来?周犬这次眉头真的皱了起来,上前一步说道:“我来吧池医生,看您一直抬着手也怪累的。”
    池医生仿佛并不在意周犬的话,伸手按上了漓儿的眼睛,说道:“不用了,周少知道穴位吗?”
    周犬一愣,看向池医生。
    “还是池某来吧,漓儿姑娘是池某的病人,池某理应给姑娘提供最好的治疗。”池医生抬起头看向周犬说道,语气依旧温润有礼,听在周犬耳朵里却很是讨人厌。
    周犬幽黑的眸子注视着池医生温润的眼睛,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一点心照不宣的对立和挑衅。
    奈何周犬真的不懂穴位,这一场交锋只能暂居下风,吃瘪地站在一旁。
    漓儿并不知道两人的眼神交锋,只是有些奇怪房间里怎么突然安静了下来,安静得漓儿都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漓儿的小脑袋开始摇晃,不断向前点着,突然一下子重重栽倒,眼看着就要倒在池医生的肩膀上。
    池医生的呼吸骤然小心了起来,看着漓儿姑娘朝自己栽倒,心脏咚咚地跳着。就在漓儿姑娘快要倒在自己身上的一瞬间,一只大手突然出现在漓儿姑娘额前,扶住了漓儿姑娘的身子。
    池医生一直温和的眸子终于有些不快的神色露出,抬头看向面前的周犬。
    “池医生,我就说你是不是按摩太久了,漓儿都打瞌睡了。”周犬扶着漓儿的肩不满地对池医生说道。
    池医生看了一眼周犬,站起身说道:“那今天的就结束了,漓儿姑娘切记眼睛不可再接触任何刺激物。不知姑娘明日晚上有空吗?池某带姑娘出去街上看看姑娘的眼睛恢复情况如何?”
    漓儿眨了眨有些困顿的眼睛,点点头对池医生说:“明天晚上可以,多谢池医生了。”
    “不用谢漓儿姑娘,我也非常想治好漓儿姑娘的眼睛。漓儿姑娘的眼睛好了也能证明池某的医术并非浪得虚名。”池医生如沐春风般地嗓音对漓儿说着,看了一眼周犬。
    漓儿微微一笑,朝池医生拜了拜,送池医生出门。
    池医生前脚刚走,周犬就重重地哼了一声,猛地关上门。
    “少爷,池医生是不是相貌不错?“漓儿突然问道。
    周犬皱起眉头看向漓儿,“你问池医生的相貌干嘛?反正又没我好看。”
    漓儿忍不住轻声笑了一声,说道:“那少爷干嘛不跟什么刘医生张医生过不去,非要跟池医生过不去?”
    “那是因为!“周犬突然止住话头看了看漓儿,想到了刚刚池医生的眼神,撇撇嘴,“因为我就是不喜欢他。”
    “但我还挺喜欢池医生的。”漓儿的大眼睛斜瞟着周犬说道,“池医生又和善又温柔,不像少爷一直都冷冰冰的。”
    “我什么时候对你冷冰冰了!”周犬眉间虬结着,忍不住打断道。
    漓儿撅撅嘴偷偷一笑,“池医生还特别知道漓儿眼睛看不见是什么感觉,每次都很体贴地帮漓儿。“
    周犬满脸不高兴地紧紧抿着唇,突然一把抱起了漓儿。
    漓儿搂住周犬的脖子,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儿。
    周犬抱着漓儿,看着漓儿低声说道:“我就是不喜欢他,漓儿也不准喜欢他。”

醋王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