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阅读_第 32 章

陪酒 作者:偷花儿

分段阅读_第 32 章

      失眠。”

    邵明纬不知道自己也有顺口胡诌的天赋,情急之下合情合理的胡说八道张嘴就来。

    闵玉点点头,也不知道相信没有。

    邵明纬摸摸后脑勺,想快速跳过这个话题,想也没想道:“那下次还在这里吃饭吗?”

    “……”闵玉瞟了他一眼。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邵明纬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并没有玩笑的意思,话说出来却有揶揄的意味。他垂着眉头眼巴巴地看着闵玉,深邃的五官,垂头丧气的模样,活生生一只呆头呆脑的大狗。

    闵玉忍不住眼睛一弯笑起来,语气温柔:“你呀……”

    闵玉内心深处其实有点开心,他发现虽然邵明纬仍是称呼他为闵总,却逐渐不再把他当做“闵总”,而是在面对“闵玉”。他总是担心自己年龄大邵明纬太多,却在他面前却有时端不起长辈的姿态——虽然他也不想端,情不自禁想依靠对方、向对方表现女儿情态,他怕会让对方觉得矫揉造作。

    然而现在闵玉渐渐放下了这种压力忧虑。

    见闵玉没有不高兴,邵明纬拉直的心弦放松下来,但到最后闵玉也没说下一次约在哪里,只道“再说”。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邵容在蒋姨和邵明纬的悉心照料下`身体状况逐渐变好,终于在九月中旬孙老医生心情很好地通知邵明纬:邵容的肾移植手术可以定在一个星期之后。

    收到好消息,邵明纬一连好几天心情轻快,表情明媚,只是偶尔会盯着手机心不在焉。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连邵容都发现了,好奇地问他:“哥,你老看手机,是在等谁的电话吗?”

    “……”邵明纬否认道:“没有,我看时间。”

    他不想承认他在等闵玉的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闵玉真的怕打扰他还是在忙别的事情,自从上次在夜色分别,两人有大半个月没有见面。而邵明纬怀疑闵玉把那根白色羽毛直接chā到了他的心口,时不时拂过来找存在感,而他也确实被牵着鼻子走,偶尔在闲暇时候有意无意地点开通讯录里闵玉那一页,盯着发呆。

    他想,再忙也应该有吃饭的功夫,难道闵玉出差了?

    又有些懊悔自己当时乱说话,却没有意识到这种懊悔情绪出现在他身上多么奇怪而不对劲。

    然而他并没有主动打电话给闵玉,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有力的、冠冕堂皇的联系对方的理由。

    他隐隐觉得事情的发展不受控制,却又在情理之中。

    所以当闵玉联系他时,邵明纬看到手机屏幕上“闵总”二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邵容被他吓了一跳,见他表情严肃紧张,有些担心道:“哥哥,出什么事了吗?”

    邵明纬边大步往外走边回道:“没什么,学校里有事,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喂,闵总。”

    “明纬”,闵玉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邵明纬立马感觉那根扰人的羽毛开始扫过来扫过去,一遍又一遍,“你妹妹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邵明纬道:“医生说下个星期做手术,这两天好好调养就行。”说完他犹豫片刻,问道:“你最近很忙吗?”

    闵玉没想到他会主动问到,一时猝不及防,又有些欣喜,带着笑意解释道:“嗯......是有一点儿,不过现在好了。”

    他解释得含糊,但邵明纬仍是松了莫名其妙地一口气,没继续问下去,只当他有些不方便说的事情。

    也许是两人许久没有见面,忽然之间的通话让双方都有些生疏腼腆,沉默夹杂着话筒里的呼吸声持续了好一会儿。

    但谁都没有挂电话,最后是闵玉出声打破了旖旎气氛,小声问道:“你明天有时间吗?”

    邵明纬轻轻踢了两下墙壁,看着医院走廊墙上贴的医疗宣传知识,倏尔无声地笑了一下,低声“嗯”了一声。

    “有的。”

    ———————————————

    chapter 23

    挂了电话,闵玉给邵明纬发了一个地址,是个有些年头的小区,距离邵容住的医院很近。小区绿化做得很好,生活气息浓厚,邵明纬去医院从那里经过时总能看见单元

分段阅读_第 32 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