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段阅读_第 5 章

陪酒 作者:偷花儿

分段阅读_第 5 章

      着淡淡的男士冷香在热气的氤氲下呼到了邵明纬脸上。邵明纬闻言神经猛地拉紧,酒醒了一半。他下意识地看向闵玉又飞快地移开视线,他甚至觉得自己眼花,竟然从闵玉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羞涩。

    邵明纬背部绷直不知该如何作答。

    下一秒,闵玉就道:“你别担心,我不告诉别人。”

    邵明纬顿时松了一口气,又看向闵玉,正好与他的视线轻轻碰上。闵玉被醉意熏得眼眶湿润,眼尾泛红,目光含着温柔与包容,冲他眉眼弯弯地笑了一下,有种邵明纬说不清看不明的意味。

    邵明纬的喉结上下微微移动,忽然觉得屋子里很热,衬衫的领子有些紧。他不自觉地解开第一颗扣子。

    闵玉见了,问道:“热吗?”

    邵明纬“嗯”了一声。

    闵玉随即招手叫来角落侍候的服务生叫他将空调温度调低一些。

    至此两人再无jiāo流,只有醉酒的闵玉若有似无地靠在邵明纬身上,而邵明纬因为身侧的柔软触感寒毛乍立,僵着身子直到散场。

    *

    将近十二点,一群人开始离场,有的要换地方接着续摊。又是马总,殷勤地邀请闵玉同行。闵玉摆摆手表示自己实在不行了。

    按理说闵玉虽被众人闹酒,但邵明纬替他喝了一半,他自己又巧妙地躲过了一些,不该醉得走不了路。但现实却相反,他软在了邵明纬怀里。邵明纬又一次觉得闵玉作为商人酒量确实不够看,大概对方有专业的替酒人士吧,说不定工资还不低。邵明纬被自己见钱眼开的想法逗乐了,低声笑出来。

    闵玉被他架在身上,闻声歪头问道:“小邵在笑什么?”

    “没什么。”邵明纬摇摇头,分出心神想:没想到他还记得我姓什么。又走神:闵总真是轻。

    见他不答,闵玉也不在意,忽然想到什么道:“马总就是这样,你不要在意,他这人容易来劲。”

    邵明纬想起聚会上马总轻蔑的眼神,有些自嘲,但并不放在心上,道:“不会。”

    他将闵玉送到车上,一只手撑着车门正准备告别。闵玉忽然出声:“小邵。”

    邵明纬不知他还有什么事,便问:“闵总?”

    只见闵玉在腿上摸索一阵,从西裤口袋里掏出钱夹,从里面拿出一小沓红钞票叠起放入邵明纬的裤兜中。

    邵明纬身体一僵,yu从衣袋里拿出钱拒绝。

    闵玉隔着裤子布料轻按住他的手,车厢里没有开灯,黑暗静谧,他的姿态依旧从容柔和。半晌,他抿嘴笑了一下,缓缓地轻声说:“拿着吧,我知道你用的上……”

    ……邵明纬想起邵容,再说不出推辞的话。他抓着车门的手不自觉用力,泛起青筋。

    闵玉伸手轻轻拍了拍他垂下的手臂:“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邵明纬泄了气似的松开手,向他低声道了句再见便关上了车门。他目送着轿车离开,知道自己手上用尽气力也至多在昂贵的车门上留下些许指纹。

    甚至今晚就会被擦拭干净。

    ——————————

    chapter 4

    将闵玉送走,邵明纬便直接下班了。

    他从夜色出来,瞄了眼手机,已经十二点二十,过了末班公jiāo和地铁的时间,但夜色所处区域才刚刚开始后半夜的狂欢,从霓虹灯流光溢彩却稍显冷清的街道可隐隐约约听到各种会所酒吧里喧嚣的音乐,进而窥探这城市里夜半躁动却寂寞的男男女女与白天截然不同的另一幅面孔。

    但这都跟邵明纬无关,只见他思忖片刻便沿着街道慢悠悠地向前走。这里距离学校太远,而邵明纬绝不舍得叫辆出租车,走回学校估计天都要亮了。平日里他尽量赶着最后一班公jiāo车赶回学校,虽然到学校时已经过了门禁时间,但他身为学生会长之前没少帮宿管阿姨干活,勤工俭学也有很多人知道,再加上他那张老少皆宜男女通杀的脸,朝阿姨略带哀求地笑上一笑,阿姨就只剩豆腐心地给他开门。没过几天,宿管阿姨看他确实正经打工,奔波忙碌,而自己睡得早也受不住天天起夜给他开门,便私下给他宿舍大门钥匙,叮嘱他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自己会丢了工作。

    邵明纬原本也知天天过了

分段阅读_第 5 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