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原来不是你

如果我们再见 作者:雪邈

第十四章 原来不是你

      陈嘉俊在办公室等待着,却又按耐不住期待,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出了门离开办公室,到花店选花。陈嘉俊在花店徘徊着,不知该送什么好,送玫瑰吧,万一这个李洁不是他所期望的那个李洁难免又会误会。陈嘉俊就这样来来回回犹豫着,眼看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还得赶去机场,索性随便的就拿了一束粉色郁金香后上车离开直奔机场。
    这一路上心里都是忐忑不安,期望中是她的话又有多少问候该从何问起,问她最近还好吗?还是直接问她为什么不辞而别?万一不是她呢,这个世界千千万万个同名同姓之人去哪里找到那个李洁。陈嘉俊从镜子中看着空荡荡的后座,脑子里满是李洁第一次喝醉上次的模样。那时的她低着头黯然神伤。还有最后一次她坐在后座的模样,头倚靠着车窗向外望,嘴角轻轻上扬。陈嘉俊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机场。
    陈嘉俊把车停好后,终于有勇气拨通了李洁的电话,那一刻仿佛心脏提到嗓子眼。只听那边传来一阵轻快爽朗的声音问“陈嘉俊是吧!我刚下飞机,你在出口等一下我。”说罢那边挂了电话。陈嘉俊楞楞的在座位上,说不出的感觉,他太久没听到李洁的声音了,何况李洁本来就是个话少的人,他都忘了她的声音了。这一通电话他已经听不出来是不是她。但是心里又有疑惑,这口气那么陌生,难道她不认识他了吗?还是这么快就把他给忘了。容不得他多想,也不敢再多想,只好拿着鲜花表情严肃的来到机场出口,在人群中寻找着。
    陈嘉俊并未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什么熟悉的背影,倒是有个拖着行李箱穿着超短牛仔裤、白色背心、扎着两捆长卷发,面容美艳,一脸烂漫的笑容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陈嘉俊有点质疑的看了看左右,没见到个像是等人的人,而那美艳的姑娘已经站到跟前来了。陈嘉俊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举动,一切虽然有预想过,但是还是不能接受站在前面的这个人叫李洁。而且走近了才发现这姑娘身材极好,前凸后翘的,穿着如此暴露连左胸上的彼岸花纹身都呼之欲出。那姑娘看陈嘉俊没反应,以为是被自己的容貌吸引忘了神了,便主动接过陈嘉俊手里的鲜花爽朗的说道:“你就是陈嘉俊吧!果然跟我妈说得一样帅,哦,不对,真人更帅!是我喜欢的类型。”陈嘉俊万分不肯接受现实的质疑道:“你是,李洁?”眼前的姑娘一脸灿烂的回道:“对啊!”陈嘉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下可好了,对方估计也认为自己是来相亲的了。李洁看着陈嘉俊一言不语也没什么行动便把手里的拉箱杆推到陈嘉俊手里说道:“还发什么呆呢,走吧。“说着李洁转身往停车场方向走去,陈嘉俊只好也跟了过去。
    李洁不客气的钻上副驾驶扣了安全带,陈嘉俊上了车关上车门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李洁看向陈嘉俊说道:”回家?这才刚见面就急着送我回家,你是对我有多不满意。“陈嘉俊没料到这姑娘性格如此豪爽如此直接,也就不拐弯抹角说道:”这其中还是有点误会的,老人家的话你也就不必较真了,就当我是免费司机送上你一程。看你长得也不赖用不着相亲,咱们就这样各自散吧。“李洁回道:”我还真没想着要认真相亲来着,不过我现在看到你我反悔了,把这么帅气的人放走可不是我的风格。“说着一脸媚笑的看着陈嘉俊。陈嘉俊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我的一个朋友,我看你两倒是挺搭的。“陈嘉俊想起的这位朋友正是河马,凡是看见美的就两眼发亮。李洁故作深情的说道:”不说别的,我只对你有兴趣。“陈嘉俊回道:”是不是人在美国待久了都会这么开放,我们才见面几分钟啊姑娘。“李洁回道:”我对你一见钟情不可以吗?“陈嘉俊回道:”你这一见钟情也真够草率的。“李洁回道:”一点也不草率啊,我可是认真的。“陈嘉俊无心听下去说道:”行了吧你,赶紧告诉我地址我送你回去,我可忙着呢。“李洁发出一脸崇拜的唏嘘声说道:”工作中的男人更帅!带我去你们公司转转呗,反正我没事。“陈嘉俊不耐烦的回道:”你没事我可事多着呢。你不告诉我个地址,我可随便把你放路边了啊。“李洁忙回道:”连发脾气都那么帅气。算了吧,这次就放过你。“说着便告诉陈嘉俊地址。
    陈嘉俊把李洁送回家后,想来河马今天邀请自己去他朋友宴会来着,但是人都不认识一个只好作罢,无处可去了只好回家睡一觉再回公司继续工作。
    而陈爸爸陈妈妈还有奶奶还沉侵在喜悦当中,围坐在沙发上讨论万一相亲的事成了之后怎样怎样,这时房门突然打开,看见陈嘉俊回来了,一家人顿感意外。妈妈直问:”你咋回来那么快啊?那姑娘咋样啊?人家现在在哪啊你怎么一个人回来啦?“陈嘉俊不以为然的回道:”把她送回家了。“陈爸爸也失望的说道:”能不能有点出息,当年我追你妈的时候一顿饭就把她拿下了......“陈妈妈生气的拍了拍陈爸爸。陈嘉俊懒得理会直接上了楼关上门休息去了。奶奶想着怎么都不对劲,明明今天难得出门前打扮一番,现如今又这般灰溜溜的回来。奶奶这时突然想起陈嘉俊年前去旅行时,回来送过她一幅画,画上落款是一个叫李洁的名字,想着该不会和这有关吧?要不然今早听到李洁这个名字会变得这般反常。
    陈嘉俊回到房里,瘫软在床上,思绪放空,仿佛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干了什么一样。明明做好心理准备的,却没想到依然会这般心痛,期盼越高摔得越疼吧。而河马又来电话再一次问陈嘉俊要不要跟他去参加今天的晚宴,陈嘉俊毫无心情的拒绝后挂了电话。

第十四章 原来不是你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