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

淫虐牢笼(高H) 作者:工口绿豆沙

正文 分卷阅读5

      起来。

    “啊……好难受……”难耐地想去耸动胸部,但是何斌龙捆扎得实在是非常巧妙,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紧接着何斌龙抬起他的腿,将两条腿大大地打开,用皮绳在腿根处分别绕上几圈,后面则恰好扎紧在股缝里,堪堪擦过还在滴着腹水的肉色屁眼。他勒得很紧,以至于皮绳旁边的肉都隆了起来,硬邦邦地鼓着,按都按下去,痛得宋梓泽仰头直哼哼,不知道流过多少唾液的口中又是垂下一丝涎水。

    何斌龙看着近在咫尺的俘虏的脸。他承认这张脸确实长得不错,不过棱角上还是太男性化了,再加上身体确实有待开发,还提不起他的兴趣。想到这里他将绑缚着腿根的皮绳绕到柱后,跟绑着胸部的绳子捆成死结。

    最后就是腰胯部分了,这可是重头戏。何斌龙手有些颤抖,他莫名地兴奋起来!先是用手抚摸上宋梓泽的下体,已经软下去的鸡巴低垂着,埋首在左右囊袋之间。而那个囊袋的色泽是偏紫的肉红色,大小适中,正好能显示出他惊人的捆绑手艺。

    “唔……嗯……啊……”被何斌龙这样摸着下体,宋梓泽有些抗拒地呻吟起来。然而他的屁股紧贴着冰凉的圆柱,根本动弹不得,就像一只被蜘蛛网牢牢缠住的苍蝇,任人摆布。

    陡然,他的囊袋被人托在手中,从中间线向两侧拉开。

    “啊啊——”他惊叫起来。那只手开始拿出皮绳,拉起一只睾丸,单独捆扎起来。皮绳紧紧地锢住了肉丸的根部,最后从下方绕过,依样画葫芦地将另一只睾丸也扎紧了。

    “不行——会坏掉——不可以这么弄——啊——弄——我的蛋—”尽管极力地嘶喊着,却根本传不进何斌龙的耳中。何斌龙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将两个卵蛋上的绳子,集中在软垂的鸡巴的根部,狠狠地捆了两圈。鸡巴立刻变成了很委屈的样子,想再勃起恐怕需要经过一番痛苦吧……

    最后何斌龙用一根较粗的皮绳穿过宋梓泽腰间,将他更加牢固地绑好,绝无挣脱与松动的可能。

    常煊满意地笑了起来。

    现在的宋梓泽,双手吊高,腋窝里黑葱葱的腋毛上满是汗液。一张糊满精液和泪水的脸低垂着,唇角无法合拢地流着口水,滴落在被捆绑得隆起的胸上。胸口的乳头泛出被汗水润湿后的亮泽,显得有些淫靡。腹肌则因为痛苦而不断起伏着。双腿大开,风光无限,男性的外生殖器安静地躺在裆部的草丛里,可怜巴巴的被绑成了一个粽子。

    “好,何组长果然是宝刀未老!当年听闻你是调教好手,果然名不虚传,看来以后我还得向你多讨教讨教。”

    “哪里哪里。”

    何斌龙受宠若惊地连连摇头:“听过会长对这俘虏的改造计划后,我何斌龙才是深感佩服啊!”

    说罢两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07:淫药

    宋梓泽被个样子绑了几天,每天都会有仆人来喂他吃饭、帮他灌肠、电击等一系列的折磨。除此之外,他最怕的,还是每天灌肠之后的打针。这针管里不是别的,正是常煊从世界禁药组织手里买来的淫邪药物,加上了少许大麻的成分,短短几天便让他成了瘾。据说这药连续注射一个星期,他就会变成全身都是敏感带的淫娃荡妇……之后便不用再继续注射,只要他发了瘾,就会撅着屁股等人干,挺着胸口要人摸。

    这天正是第七天,拿着针管进来的不是仆人,而是常煊。常煊一身黑色西装,英俊面目显得像是个正人君子,可宋梓泽早已经彻底的认识到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几天的折磨让宋梓泽消瘦了不少,原本肌肉硬实的胸腹已经开始松掉。常煊看着自己的仇人中风病人似的歪着头流着口水半睡半醒着,不禁伸出脚,用皮鞋去研磨他大开着的腿中间,被绑缚起来的阴茎和睾丸。

    “呜……”不适的感觉让宋梓泽很快清醒,他看到常煊手里的那支针管,浑身一颤,口中已经害怕得喊声连连。可常煊根本不会怜悯他,一面说着“是不是在期待着这药带给你的极乐享受啊”一面将药剂分别射入俘虏的双乳和阴囊,痛得宋梓泽几乎失禁!

    刚打完药,宋梓泽只觉胸部及下身传来一阵阵麻痒,只痒得他心跳加速,淫兴大起。浑身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骚痒遍体,尤其是屁股后那个肉穴中无比的空虚及酥痒。很快淫液涓涓而流,弄得下体一片湿滑。他浑身血脉贲张,热血沸腾,仿佛置身于熊熊大火之中。伴随着躁热不安,口干舌躁。与此同时阴囊中分泌的液体大量增加,将他的囊袋急剧地撑大成两个大玻璃球!肉棒随之欲起,却被皮绳束缚着只能起到一半。

    “呃~~~~~~~啊~~~~~~~~~~鸡巴~~肉~~棒~~~好~~难受~~~~~~~~~~~~~”几天的折磨已经让宋梓泽不再隐忍自己的淫声浪语,他急剧收缩着屁洞,大声的喊叫着。只见那肉棒的顶端,已经分泌出潺潺的透明粘液,顺着棒身流到了涨得快要爆开的卵蛋上,最后和最下方的屁眼中流出的淫水混为一片。

    药性如火如沸地继续发作,令宋梓泽胸中一股闷热滞塞的感觉越来越攒动不已,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大张着嘴,吐着舌头,一阵呵呵急喘。

    “呼~~啊~~呃~~~要疯了~~会死的~~~蛋~~~蛋蛋要爆掉了~~~~呜啊~~~~”

    睾丸持续的涨大,屁眼难耐的骚痒感也越来越强烈,肉棒也是暴涨欲裂,真是非人的折磨! 他的性欲已经被完全的挑起,毫无挽回的余地。现在它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想一边被东西操进屁股里去止痒,一边被啃咬乳头,同时解开鸡巴的束缚让他大射特射!

    他无助地狂摇着自己的头,摇得涎水四溢。此刻他上下齐齐出水,简直是个荡妇。但他根本不管那么多了,他脑中已经是混沌一片,只想着两个字:操射。

    “啊~~~操我~~让我射~~~~不行了~~~~呃啊~~~~不~~~要~~~折磨~~~帮~~我~~止痒~~~额~~~~~~~~~救救我~~~~~~~~~~~~~~~~~~~~~~·”

    拉长的浪声让常煊感到非常的有成就感,他一把抓住宋梓泽的睾丸:“我要怎么救你啊?”

    说话同时,便用手在鼓胀脆弱的阴囊上来回挤压,看着阴囊在自己手中像老爷爷老奶奶用的那种按摩球一般被揉来揉去。

    “呃呃~~~~~~~~~~~~不行~~~不要使劲揉~~~快死了~~~放~~过~~我~~~啊啊~~~~~~~~呜~~我真的~~~不行了~~”

    可怜的宋梓泽现在全身的肉都泛起红色,汗如雨下。面色更是赤红。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肉棒正在极力挣脱皮绳的捆绑,恐怕一解开绳子,他就会像一辆喷水车似的喷射得到处都是!下面的肉洞处更是被淫水侵润得光线透亮,屁  -

正文 分卷阅读5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