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刑

法师艾莉(西幻np) 作者:沉睡

行刑

      奥蒂斯透过玻璃端详艾莉。虽然表面看起来没有异样,但是提着的心始终放不下来。监狱终归是监狱,叫人表面看不出异常的阴私手段多的很。
    艾莉也在看着他。她在思考要不要使他忘记她。
    脖子上的禁魔项圈有一次短暂屏蔽的机会,加上会客室在负一楼,禁魔魔法阵影响最小,她有信心成功释放消除记忆的魔法。
    至于理由……艾莉浅浅叹气。
    她不想奥蒂斯·诺顿在自己和信条之间抉择。他应是行在阳光下的骑士。
    但是,这样对他公平吗?
    剥夺一个人的记忆是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艾莉,不要怕。”奥蒂斯见艾莉许久不出声,说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解。”
    “两件事都是我做的。”艾莉说,“鉴定队应该从中了魔法的萨满体内提取出魔法要素了。效果和地下格斗场的一样,不是吗?”
    奥蒂斯握紧拳头,“你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那又如何?”
    死了就是死了,伤了就是伤了。艾莉不会把他人的恶行作为可以原谅的借口。她先是牧师,后是治疗法师,太明白生命的可贵。也因此,当有人危及到她的性命,她会果断地下手。
    此话一出,两人皆是沉默。
    半晌,奥蒂斯铿锵有力地回答:“我信你。”
    艾莉低眸,“契约了龙,你便会去戍守边境。”
    奥蒂斯恨不得打破玻璃,捧起她的脸庞,让她好好看看自己眼中的情感,最终只能干涩地说出:“是的。”
    “如果国王嗜血滥杀,你还会效忠他吗?”艾莉突然问。
    这个问题奥蒂斯从未想过。他自小家教严格,成为龙骑士以来就驻守边境,与兽族厮杀,回到王都换了身份,同时也远离了上层社会。他没有接触过多少阴暗面。
    “……我不会。”即使代价是放弃骑士这个职业。
    艾莉抬头,“我明白了。请回吧。”
    狱卒请奥蒂斯离开。他回头看向艾莉,透明清晰的玻璃却模糊了她的面容。艾莉的最后一个问题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
    灰雾弥漫,巨龙慵懒地盘踞着。庞大的身躯前站着一个渺小的人类女性。
    “我不会交易性。”艾莉坚定地回复。
    巨龙用一只爪子掏掏耳朵——什么也没有,“嗯?”
    它忽然变成人形,“我的人形不英俊吗?”
    “英俊。”
    “那为何不愿意?这桩交易你又不吃亏,毕竟马上要死的人是你。”
    它真是无法理解人类的思维,活多久都不能揣摩透彻。
    巨龙眨眨眼睛,“难不成是为了名节贞操?”它不习惯也不喜欢人形,所以又变回了龙形。
    “不是。只是我不愿意而已。”
    巨龙上下打量艾莉,确认她确实不是为了那些虚名而拒绝交易。
    “那就算了吧。”它用鼻腔喷出一大股气流,将艾莉掀了个跟头。
    艾莉爬起来,“我有别的办法可以让你出去。”
    “哦?”巨龙做出洗耳恭听的姿势。
    “之前借用你的力量时,你的身形现世过。只要你能暂时的出现在现世,那么必定有办法拉你出来。所以,我不能死。”
    “我不和人类签订契约。”
    巨龙的金瞳射出寒光。胆大妄为的人类总想凌驾于世间万物之上。如果她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可以直接去死了。
    “献祭。”艾莉指自己的左眼,“我将这颗眼珠献给你,以此期待您的降临。”
    巨龙露出兴味盎然的笑,锋利尖锐的牙齿明晃晃的。“那么动手吧,小虫子。”
    艾莉深吸一口气,左手拉开眼皮,右手快而狠地扯出左眼球。多年未见的痛苦剧烈地席卷而来,她不动声色地忍住尖叫,平稳地念出献祭的咒语。
    克里斯汀说的果然是对的。书是个好东西。艾莉苦中作乐地想。不然她也不会献祭。
    诡异的魔法针笼罩住巨龙和艾莉。血淋淋的眼球自行升至巨龙的左眼中,翻滚几下,竟然膨胀变大,适应了巨龙的眼眶。
    牢房里,睡觉的艾莉忽然捂住左眼,身子蜷缩。
    许久,她挪开手,用左眼看事物。果然,什么也看不到。
    她小心翼翼地触碰左眼眼球,它还在眼窝里,只是不能视物了。
    值得,艾莉对自己说。
    接下来,等待死刑日。她摩挲禁魔项圈,势缓缓流动,驱走药物的影响。
    “我是行刑人?”奥蒂斯不可置信地提高音量,“等等,为什么跳过庭审?”
    为国王传达命令的事务官抹汗,“她罪大恶极,证据确凿,尽早解决可以安定民心。”
    “我要觐见国王。”他将写了旨意的羊皮纸攥成一团。
    “国王不会见你的。”
    他尝试了各种办法,甚至求助诺顿公爵,都无法见到国王,更无法改变指令。
    于是他去找克里斯汀。
    里面传来克里斯汀和她的男友在争吵,里面有“艾莉”的词句,奥蒂斯停在门外。
    “你以为我不知道迪斯皮尔达的皮这个药方吗?我在王都生活了七年,哪本书我没看过!”
    “你知道为什么……”
    “因为它在国库!因为它不是正常渠道可以拿到的东西!因为我清楚艾莉肯定会为此拼命!”克里斯汀疲惫地说,“艾莉……她对我很重要。我不能让她为了我冒险,就像你不会让你的姐姐去冒险一样。”
    “抱歉。”
    “分手吧。”
    男声低沉,“……好的。你好好保重。”
    门被打开,戴着眼镜的男人走出来,到了外面才忍不住落泪。
    他与奥蒂斯擦肩而过。奥蒂斯撇过脸,生怕自己揪住他的领子喝斥他。
    奥蒂斯整理好心情,敲响房门。开门的是打哈欠的阿尔,脸上有道红红的睡痕。
    “讨厌鬼来了。”阿尔向屋里喊,狠狠地关门,差点撞到奥蒂斯的鼻梁。
    奥蒂斯和克里斯汀交谈片刻后离开,脚步沉重滞涩。
    到底有多少事情他不知道?艾莉要他不撒谎,却自己隐瞒了那么多重要的事情。她不告诉他是觉得他不会站在她那边吗?太可恶了。奥蒂斯捏紧剑柄。
    另一边,贝弗丽拦下失魂落魄的弟弟,得知事情原委后恨不得暴打他一顿,然而木已成舟,现在重要的是补救措施。她匆匆忙忙地去见克里斯汀。
    至于阿尔,他还在睡觉。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艾莉。或者说,担心也没用。他现在顶多是个身体素质好的普通人罢了。
    行刑日。
    天气晴朗,微风轻拂,气温怡人,中心广场挤满了人,气氛热烈喧嚣,堪比狂欢周。无聊单调的日子里看人砍头是居民的乐趣之一。
    清晨,艾莉被叫起来吃了一顿十分丰盛的早餐,然后按着胳膊打下满满一管昏沉针剂,大脑连同肌肉都陷入蒙昧状态。
    左眼处适时涌现的疼痛令她稍稍振奋,悄然运转“势”。但是狱卒为了万无一失,灌入的针剂计量过大,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消解。
    艾莉苦笑。今日真是危在旦夕。
    手脚被拷上沉重的镣铐。狱卒将她塞进马车,送往中心广场。
    奥蒂斯僵硬地看到印有监狱标志的马车穿过人群而来,两个狱卒粗鲁地拽出艾莉,将她摆成跪姿,脖子卡在刃口。
    她的身子软弱无力,眼神迷茫,一看便是下了药。
    奥蒂斯想要抱起她离开这里。
    狱卒宣读完艾莉的罪行,大声喊道:“行刑时间到!”
    观众爆发欢呼。奥蒂斯没有那一刻如此痛恨这些居民。
    狱卒向一动不动的奥蒂斯使眼色,他这才弯腰解开艾莉的禁魔项圈。
    指节触碰到有些冰凉的皮肤,艾莉微微转头。
    两只黑漆漆的眼眸随意地扫过他。奥蒂斯浑身震颤,低声道:“你的左眼怎么了!”
    他的声音时近时远,艾莉过了会儿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但她没有回答。
    “同党来袭!”
    一股紫色的烟雾笼罩中心广场,嗅闻之人皆扑腾倒地。
    狱卒催促奥蒂斯快点动手,他反而望向远方。
    广场边缘有个坐轮椅的女人。
    她果然来了。
    同来的还有贝弗丽和一众蒙面佣兵。
    贝弗丽大喝,“烟里有毒,交出艾莉给解药!”
    场面顿时大乱,两拨人马发生激烈的冲撞。奥蒂斯扔掉禁魔项圈,向贝弗丽而去。
    此时,艾莉正冲击最后一波药剂作用,塞满棉花的大脑逐渐清醒。
    首席大法师闻讯而来,“烟里无毒!”他哪知道烟里有没有毒,不过这么一喊罢了。果然护卫的攻击不再束手束脚。
    灰色的魔法光束迎面而来,首席大法师条件反射地张开防御魔法罩,不过一秒被击碎。魔法来到他的眼前,他的头发突然竖立,浑身冒出纯粹的粉色魔法因子与之抗衡。
    艾莉抬头看向首席大法师,左眼有些褪色。
    她在灌药之前使禁魔项圈短暂地停止作用,然后准备了一个净化魔法,将其藏在左眼里。
    左眼经过献祭后,外表与以前相同,但是功能大有不同。它似是个空洞的炼金术道具,可以承载依附魔法。
    艾莉腿脚发软地站起来,开始念第二个魔法咒语。
    首席大法师岂是一个净化魔法就能干倒的?
    ————————-——————————————
    啊,糟糕,没有存稿了(ㄒoㄒ)
    以后可能是两千一章了,尽量日更了。

行刑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