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何人

法师艾莉(西幻np) 作者:沉睡

凶手何人

      奥蒂斯接到“平复风俗街暴乱”的指令便率领第一骑士队纵马赶往现场。
    毁坏程度比他们预估的更严重。
    暴乱中心的地下格斗场已然成为巨坑,周边的建筑土崩瓦解。几百号人相互厮杀,各种职业的技能飞来飞去令人眼花缭乱。还有人在这副情境下媾和。
    不少人回想起七年前恶魔肆虐的场景。
    奥蒂斯震惊一瞬,多年的征战经验让他有条不紊地综合场内信息安排任务。
    地面狼藉,骑士们只好下马徒步。他们带了昏迷喷雾,但没有效果,只好物理催眠。
    奥蒂斯负责最严重的区域,也就是地下格斗场,结果看见了自己的妻子。
    她右手焦黑,滴着鲜血,脚边躺着个昏迷的女人。灰色半透明的魔法防护罩将她们与外界的纷乱隔离。
    “艾莉?”奥蒂斯敲敲防护罩。
    魂不守舍的艾莉闻声抬眸。
    “回家吗?”
    她轻轻点头。
    他很想问她发生了什么,问她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惊,想要送她回家,安慰她,但最后还是说:“我还要处理这里的事情所以……”
    膘肥体壮的大汉试图偷袭和艾莉说话的奥蒂斯,然后被两道攻击重重砸在地上。一道源自奥蒂斯的本能反击,一道是艾莉的攻击魔法。
    奥蒂斯移开落在大汉心口的一击毙命的伤口的视线。那是他造成的。他望向混乱的战场,“你还能撑住吗?现在离开比较危险。”
    “可以。”
    直到深夜一两点,骑士们才镇压住一群脑子混乱的暴徒。第一骑士队的水准不容小觑,几乎无人受伤。医疗队这才过来治疗伤者,清理队收拾尸体。
    其中一个年长的骑士忽然惊呼,“那不是坎宁安吗?”
    艾莉看向他。
    骑士凑近了观察,“就是坎宁安。”
    奥蒂斯问:“你认识?”他回王都治伤花费了很长时间,前年才进入第一骑士队,通过无可辩驳的实力和人格魅力一路晋升到骑士长。
    “嗯。原本在第叁骑士队,闹出不少事情,最后被辞退了。”他言辞含糊地回答,“是个很麻烦的女人。所以说不应该招收女骑士。”
    “能者居之。”奥蒂斯不赞成他最后的观点。
    骑士讪笑,“唉……估计这事跟她脱不了干系,把她带回去审问吧。”
    魔法防护罩挡住他迈向贝弗丽的脚步。他看看奥蒂斯,指望奥蒂斯命令艾莉。但奥蒂斯默不作声。
    “我要带她回去治疗。”艾莉说,“只有我能治好。”
    医疗队的自然不干。他们自诩正规,瞧不起编外的治疗法师,甚至看不起牧师。
    艾莉负手,意思是让他们试试。其中一个资历高的出来,蓝绿色的魔法在贝弗丽身上打转,怎么也进不去。他抹去额头的汗,抹不开面子就说艾莉捣鬼。
    杰米·罗斯不乐意了,他对艾莉是爱屋及乌,更何况暗地里调查过。年轻人的脾气一上来,哪管得了人情面子。“不行就不行,怎么还造谣?詹克斯夫人是王都数一数二的治疗法师。上个月有个骑士出任务中毒,你们没治好,还说只能活几天,最后她给救回来了。”
    那人死撑着面子,“误打误撞而已!”
    “误打误撞?她写了十页多的病情分析和治疗手段!傻子都能看明白。”杰米冷笑。若不是要隐瞒他调查艾莉一事,还有更多事例。
    艾莉不言不语地往家走,贝弗丽悬浮在半空,悠悠地跟着。
    光是搬动人的魔法,就让医疗队清楚艾莉魔法深厚。
    “等等。”副长雷·沃格特喊道,“您也要接受调查,不能擅自离开。  ”
    奥蒂斯皱眉,“明日再到队里说明情况也不迟。”
    “那其他人呢?”
    “……”
    其他人多半找不到了。他们哪个身上没有点案底。
    “我会和她一起到队里。”
    雷颇有深意地停顿数秒,终于同意这个提议。
    克里斯汀和史蒂夫在家等着他们,见到她们的模样大吃一惊。
    艾莉带贝弗丽进入诊疗室,奥蒂斯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他们。史蒂夫因此自责不已。他潜意识认为是贝弗丽惹得乱子。克里斯汀觉得多半是艾莉。
    家里有两间诊疗室,一个空置接待上门患者,一个属于卡尔·麦吉。
    阿尔上半身趴在治疗台上嗅闻贝弗丽,畅快地吐气,“老朋友啊。”
    当时艾莉射出的魔法直接击中恶魔梅伦。魔法从恶魔梅伦的身体里逸散,辐射到四周。首当其冲的就是贝弗丽。艾莉见势不对,立刻释放昏睡魔法,毫无效果。她只好上台打晕贝弗丽。贝弗丽尚存理性,没有用大招,否则艾莉打不过她。
    恶魔梅伦的身体自行扭曲糅合,内脏或翻到外面或嵌合在皮肤上,整个人似乎被狠狠搅拌融合过,最终变成一团恶心的东西,任谁都看不出这曾经是个人。
    一团飘渺的灰白色火焰烧光了它。
    他没有和恶魔缔结契约,只是沾染了恶魔的气息。估计是做过失败的恶魔召唤仪式。
    自从恶魔王回到魔界,恶魔就销声匿迹了。
    “你要给净化魔法改名啦,莉莉。要取个威武霸气的名字……超级无敌霹雳魔法?”
    艾莉将阿尔赶出诊疗室。
    她站到贝弗丽身前,双手平举,目光沉着。
    狂暴的魔法在她的体内肆虐,左右边的器官互换位置,血管扭成乱绳。幸好艾莉失神的时候不忘吊着她的性命,否则早就一命呜呼。
    首先抽离变异的净化魔法。灰色的魔法随着艾莉的召唤析出,变成黏糊糊的污泥,散发着沉闷潮湿的气味。艾莉一边仔细地抽离魔法,一边拉响铃铛。
    克里斯汀听到铃铛声上楼——重金请矮人工匠打造的多功能可上下楼轮椅。
    “生命剂。”生命剂尤其珍贵,可保证必死之人存活一小时。
    克里斯汀拿出一个锁上的盒子,抽出五个红色药剂中的一个注射进贝弗丽的血管中。
    “全身麻醉剂。”
    她估量贝弗丽的体重后按量注射麻醉剂。
    此时,魔法已经抽离干净。贝弗丽的皮肤表面结着一层厚厚的污泥,诊疗室里的气味像是腐烂的沼泽。克里斯汀赶紧戴上口罩。
    “你下楼吧。下面的我可以独自完成。”
    克里斯汀点头。她相信艾莉。
    接下来要让器官回归正位。
    艾莉释放无菌魔法和血液凝固魔法,解开她的衣服,对着巨乳晃神一秒,然后利落地切开颈部到腹部的皮肤,暴露出内里的器官。贝弗丽真的喝了太多酒,脏器都有股淡淡的酒味。
    魔法附在皮肤表面,比手套干净方便且贴肤。艾莉手指翻动,缠绕的血管轻松散开,将镜像翻转的器官摆回原来的位置。整套流程行云流水。在生命剂发挥效用的最后五分钟内,艾莉缝合切口,解冻血液。
    “姐姐怎么样?”史蒂夫着急地问出来的艾莉。
    “静养两周即可,期间不能碰烟酒和刺激性食物。”艾莉没有下楼,“我去洗澡。”
    她的身上沾染了那股难闻的气味。
    黎明五点,她和奥蒂斯闭眼躺在床上,谁都没睡着。
    奥蒂斯长臂伸展,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搭着她的头顶,“你没事吧?”
    “嗯。”艾莉点头。
    “害怕死人吗?”
    “不害怕。”
    “那……我杀人呢……”
    艾莉的手贴合奥蒂斯有力地跳动的心脏位置,“没关系。”
    奥蒂斯身体放松,“你在现场看到什么关于这件事的线索吗?”
    艾莉却问:“抓到始作俑者会如何处置?”
    奥蒂斯不疑有他,“造成如此伤亡和损失的罪魁祸首应该会被处以极刑或者被拘禁。”
    “……我看到一个黑袍法师发射了魔法,然后场面陷入混乱。”艾莉说。
    “你怎么没被波及?”雷双手撑桌,目光锐利,施以压迫感。
    艾莉沉着冷静道:“我对魔法的波动天生敏感。在他释放魔法时,我就做好了防御。”
    “不可能。”
    “我曾经是个和恶魔战斗的惩戒牧师。保护自己已经成为本能。”艾莉目露讽刺——恶魔肆虐的时候你们骑士做了什么贡献?
    雷站直,居高临下道:“你不要以为詹克斯可以保护你。一旦发现你撒谎,你就完了。”
    “你为什么对我饱含恶意?”
    “直觉。”雷冷漠地说,“你给我的感觉太不舒服了。更何况,全场只有你一个清醒的,还处于事故中心。有能力释放这种效果的魔法不是吗,曾经的惩戒牧师艾莉?”
    “神赐予人智慧,你却不去使用。”艾莉故意用遗憾的语气说。
    雷不以为意,“骑士效忠国王。”
    “甘愿做国王的狗,好大的觉悟。可惜是条看大门都排不上号的野狗。”
    所谓近墨者黑,大概就是艾莉这样。她已经熟练掌握阿尔的嘲讽技能。
    雷的太阳穴青筋暴起,他将要抓住艾莉的衣领,被奥蒂斯阻拦。
    雷死死盯住奥蒂斯,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松手,詹克斯骑士长。我在调查,你作为家属应当避嫌。”
    “你失去冷静了。”奥蒂斯沉声道。
    —————————————————
    首-发:biquge.one (woo16.com)

凶手何人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