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神

法师艾莉(西幻np) 作者:沉睡

伪神

      尸体放在停尸房,身上盖着一层白布。
    验尸官建议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再掀开看。伍迪不以为意。人能比恶魔更残忍吗?
    事实上,凶手超越了一部分恶魔。
    尸体的眼窝空洞洞的。验尸官说送来的时候两个眼窝各插一根手指,眼珠子塞在鼻孔里。他的牙齿被敲断。枯萎的莓粢填满口腔,鼓鼓囊囊地挤到喉咙眼。五脏六腑放在身体表面。四肢和动物的身体部位用粗黑线缝合。他的身上残留着牧师的魔法痕迹,用以吊着他的性命。
    验尸官头一次见这种惨无人道的情景。四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使他抑制了恶心,坚守岗位。学徒和助手纷纷辞职,最终只剩下了他。
    伍迪将木棍平放在尸体身上。木棍开始颤抖,幅度越发激烈,并且摇晃旋转。砰的一声冒烟后,木棍变成一根箭头,射向德凯·尤蒂尔,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插进他的肩膀。
    他们看向德凯。他的脸失去血色,目光迷茫,“不……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
    “我……不知道……”德凯瘫坐在地上,“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艾莉按住伍迪的手,阻止伍迪的进攻准备,“魔法道具不会出错吗?”艾莉(狗)明明是对着索尼娅嚎叫的。
    他瞥她一眼,“这你要问朱尔斯了。”
    德凯慌乱地四顾,忽然逃窜出去。伍迪甩开艾莉的手,冷笑道:“你去把他抓回来。”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德凯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飞。心里的缺口越发的大。狂乱的风未使他清醒,反而让他更加眩晕。肩膀处隐隐作痛,不时有电击一般的焦麻感。
    真的不是我吗?这个念头忽然涌进脑海。
    恶魔游戏里……我之所以活到最后……故意尘封的回忆被风吹开。杀人……吃人……满手鲜血的挖出眼睛,痛哭流涕地咽下去后……昏厥……
    “德凯!”
    他向左看,索尼娅向他招手。
    是索尼娅。温柔友好的索尼娅。她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
    德凯迫不及待地扑向她。
    迎接他的却是净化魔法。缝衣针一样的净化魔法刺入他搏动的心脏。
    索尼娅轻柔地说:“为自己的罪忏悔吧。”像是在说,我们吃饭去吧。
    德凯闭上眼睛。净化魔法正作用于他的精神,将所有难以启齿的记忆翻乱。神的审判之光落在他的身上,把他的罪行昭告天下。
    一道攻击魔法打开她的手。索尼娅愤恨地看去,艾莉立在街的另一边。
    艾莉强行施加重效昏厥魔法,因此压制净化魔法的作用。德凯昏倒在地,模模糊糊地想着好熟悉。这只是防止他在清醒的时候自杀,无法消除净化魔法。
    索尼娅踢开德凯,“碍事。”
    艾莉严阵以待。一个可以使用净化魔法的虐杀者绝对不是善茬。她恐怕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她拥有审判惩戒的权利。
    “弟弟妹妹做错了,你要惩罚他们,而我们会惩罚你。”拎着马鞭的父亲说,粗长的鞭子划破空气。索尼娅蜷缩在草堆里,额头的血滑过眼睛。她的六个弟弟妹妹低着头跪在一边。
    门外飘来莓粢的香气。
    我要惩罚他们,索尼娅想,都是他们的错。
    有一天,最小的弟弟玩到很晚回家,两手空空。他把放蘑菇的篮子丢了。所有人都上楼睡觉了。索尼娅站在门口,月光照亮她的半边脸,另外半边隐在黑暗中。
    在她打断弟弟的腿,让他烙下终身残疾后,父亲差点打死她。然而索尼娅推开了他,他的脑袋磕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索尼娅从此流浪在外,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牧师。
    索尼娅说,“罪慝深重的人,我以拉比比利亚的名义惩戒你。”双手间魔法光芒闪烁。
    白焰与白焰相撞,迸发激烈的光。映照出两张同样坚韧且不会退却的脸庞。一阵又一阵的魔法互相冲击,制造出宛若白天的效果。
    伍迪拦住诺维尔,“反正尤蒂尔跑不了了。”他的苦瓜脸挤出的笑容,令人头皮发麻,“不要告诉你亲爱的父亲。”诺维尔的父亲是副教主。
    诺维尔顿住,“不会的。”
    一道魔法划过艾莉的脸颊。她和索尼娅之间差了十几年的实战经验。而且索尼娅招招毒辣,完全是想致她于死地。
    体内的光魔法因子沸腾着,心跳越发的快。对面的索尼娅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神智不清的状况,完全凭借本能不加节制地施放魔法。
    耗到她魔法亏空,艾莉想。她有这个资本。她的魔法因子容量和浓度本就数一数二,还在之前与恶魔的战争中学会了精打细算的使用魔法。恶魔的魔法来源于恶,那是源源不绝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面对恶魔要么逃跑要么速战速决。
    索尼娅停下了。她机械地说:“为神征讨……为神征讨……”说着,周身亮起刺眼的白光。
    坏了。这个念头在艾莉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在神降。但是近百年来的神降魔法无一例外的失败,好点的无事发生,运气差的会请来冒充神的东西,可能是比恶魔还要难缠的东西。
    神降魔法一旦开始无法结束。这个魔法很久之前就销声匿迹了,还是艾莉在书上看到的。
    观战的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远在教会的帕特里克抬起头,看向正在变浑浊的月亮,停下手中的事情,匆匆去往血色月光聚集的地方。教会最深处的地下室,腐朽如同尸体的老者长吁,旁边的侍者为他拉开眼皮。那是双没有瞳孔的眼睛。
    白光变换着颜色。白色,紫色,蓝色,灰色,黑色……每个颜色都蒙昧不清。
    光中踏出一只脚,另一只脚。深重的威压由她蔓延至城市边缘。暗紫色填满索尼娅的眼睛,她的脸像是面具一样毫无生气。她抱着一大捆腐烂的莓粢,每根针叶上插着小的头颅。
    她张开嘴,吐出嘶哑难听的声音,“人间……很好……”渐渐的,声音变回索尼娅的原声,“惩罚有罪的人。”她伸出手,食指和拇指间捏着一根莓粢。
    随着她轻轻的挥动,头颅掉落,每落一点都会变大。它们张合嘴巴,牙齿和牙齿叩击,发出咬碎一切的声音。
    伪神。第二坏。最坏的是堕神。伪神由万丈深渊孕育,在不见日月的地底伺机而动。它们是黑暗之神圈养又抛弃的玩物。它们是恶魔的近亲。它们近亲繁殖,诞下又吃掉。
    净化魔法对伪神有没有用谁也不知道。而且,没有时间准备净化魔法。
    伍迪和诺维尔加入战斗。
    头颅咔哒咔哒地嚼着墙壁地砖树木花草,大有吃尽所有事物的趋势。魔法可以抵御头颅一会儿,紧接着被它们吃干抹净。
    伪神向前走出一步。牧师制服化为灰烬。枯萎的藤蔓缠绕着索尼娅丰满的身躯,莓粢根植于皮肤生长。它还在挥洒挂满头颅的莓粢。当手中的莓粢耗尽,就会摘下身上的莓粢。
    索尼娅变得枯瘦。
    “这是什么?”诺维尔大喊,冷汗涔涔。
    “伪神。”帕特里克出现在月光之下,目光冷峻,“贪婪,永远不会满足的怪物。”
    “拖延十五分钟。”他说。
    艾莉首当其冲,大部分头颅飞去了她那边。她的魔法干净纯粹,深受它们喜爱。
    魔法。艾莉恍惚。如何施展魔法?她迷茫地站在原地。头颅的扣牙声在脑袋里回荡。它们在吞噬她的知识和回忆。它们吃到了一年前的一个晚上。
    黑色的镰刀,反射着月光。
    艾莉的右手出现一柄白色的镰刀。镰刀划过之处,头颅无不消亡成齑。
    这不是魔法,而是单纯的,浓度足够高的魔法因子凝固的长柄镰刀。
    伪神生气了。它讨厌那个东西,让它想起深渊之底。
    伪神们涌动着爬到深渊顶部,距离上面只有一点距离时,白色的光辐射而来。无边无际的光芒灼烧着它们。它爬到顶部叁千一百四八次,掉下来叁千一百四八次。它吃了六千四百零六个同类,终于等来来到在人间的一刻。
    原本召唤的是它的孩子。
    魔法阵闪烁之际,它毫不犹豫地囫囵吞下孩子,第六千四百零七个。
    索尼娅的肚子诡异地鼓胀。一颗眼睛撑开肚脐,盯着艾莉。人的手从眼睛周围伸出。肚脐近乎撕裂却没有。那只手抓住头颅往回塞。肚子里传出咀嚼的声音。
    艾莉没有后退,没有闪躲。她忘了恐惧和技能,那些都被脑中的声音吃的一干二净。她拖着镰刀走向伪神。镰刀与地面摩擦,留下浅淡的痕迹。
    一条街。很近。
    她用双手举起镰刀。
    伪神的叁只眼睛闭合。
    月光消失了。
    镰刀狠厉地劈下。
    按照人类的时间计算,伪神活了四百七十一年。
    乌云飘过。月晕是不详的紫色。
    艾莉的镰刀砍到了一个未经消化的婴孩状的东西,那是伪神吐出的孩子。
    活了四百七十一年的伪神,竭尽所能地生存成为本能。
    镰刀嵌在那团东西里面拔不出来,伪神向她弯下身子。
    追-更:po18bl.vip (ωoо1⒏ υip)

伪神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