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法师艾莉(西幻np) 作者:沉睡

离开

      恶魔重新回到人间的消息很快被传开。叁十几年前的事情基本上只有老人记得那刻骨铭心的恐怖,更多的人只是隐约的感到害怕,然后回归正常的生活。
    教会却因此焦头烂额。雨鸟学院有背景的学生的家族质问教会之前刊登在报纸上的言论,要求他们做出解释。并且,教会直接火化的其中一具尸体的父母是皇室远亲,直接导致皇室施加压力,让他们尽快解决恶魔。然而,这是他们想解决就解决的吗?他们甚至不知道恶魔去了哪儿。
    雨鸟学院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几乎所有学生参加了舞会,考虑到他们受到的精神污染,全院停课半年,强制留在院内,每日接受教会派遣的牧师释放的精神抚慰。有几个学生受污染严重变得极端暴力,被送到教会进行私密训导。更多的学生想要退学,家人都赶到了学院,但是学院不放人。半年后想走想留随他们,但是现在必须留在院内。而且,提前预约才可在牧师陪同下见面。
    这种情形下,雨鸟学院人心惶惶。查理的耳朵时常耷拉,它不喜欢这种气氛。
    奥布莱恩夫妇与艾米隔着木桌相见。
    艾米瘦了很多,面容憔悴,眼圈青黑,双眼无神。奥布莱恩夫人看到几乎晕倒过去。
    无论他们怎么问话,艾米都不回答。她的视线钉在桌子的边缘。
    “你那个牧师系的同学怎么样了?”奥布莱恩夫人不死心地找话题。
    突然,大滴大滴的泪水滑落艾米的眼角。她无法忘记自己和别人一起挥手叫喊“干她!”的场景,更无法原谅自己。因为,那不是别人强塞给她的情绪。
    当时在场的所有学生都心知肚明,那是藏在角落里的阴暗情绪肆意滋生的结果。恶魔点燃了火引,于是火点燃了,越燃越旺。想到艾莉,艾米就会觉得自己阴暗肮脏。
    奥布莱恩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能坚定地抱着自己的女儿,轻拍她的背部,一遍又一遍地说:“没关系……没关系……”
    陪同的牧师及时释放安睡魔法。
    女儿的呼吸平稳有序,奥布莱恩夫人轻轻拭去挂在她睫毛上的泪珠。此刻,奥布莱恩夫人才无措地哭出声来。她搂着女儿,丈夫沉默地抱着她们。
    窗外的芙蕾树绿叶晃动。几只白蝴蝶飘飞。
    艾莉出神地看着它们。
    帕特里克端来食物,“你刚醒,吃点清淡的比较好。”
    她昏睡了两天。
    哪里都痛。
    艾莉缓慢地转动身体,试图抓住银勺。
    银勺掉落在碟子上,发出清脆响声。
    另一只手拿起银勺,帕特里克弯着腰,对目光充满疑问的艾莉浅笑,“张嘴。”
    艾莉摇头拒绝。他保持这个姿势不变以此表示自己的坚持。最终,艾莉的胃率先投降。
    面颊淡红的艾莉犹豫地张嘴,盛着食物的银勺适时送到唇边。
    “你没醒的两日里学院的安排有些变化。”帕特里克放下银勺,一碗一碟干干净净,“有一条和你有关。因为此次事件,雨鸟学院和教会的合作提前进行。半年后将在牧师系中选择几名品学兼优的学生成为教会一员。”
    他站在门口,“我打算推荐你。”
    阳光从他背后射来,艾莉看不清他的表情。想必是在微笑吧?艾莉猜测。
    几日后,艾莉身体恢复。主要是疼痛减少了。也有可能是她习惯了疼痛。
    她迈出寝室,发现周围的异样。
    所有人都躲着她,甚至不敢看她。他们小心翼翼地避让艾莉,就好像她才是恶魔。
    借用阿尔的力量的时候,他们应该都已经昏睡了。艾莉询问阿尔,它没好气地回答,“是啊是啊,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出纰漏。“
    阿尔对于艾莉没有遵循它的嘱咐很不高兴。
    雨鸟湖对面突发骚动,有个女生要投湖自杀。
    艾莉认识她。开学引领她的学姐,蒂尼·贾尔森。她的眼睛充满绝望和悲伤。两个牧师及时制止她。
    她们的目光越过雨鸟湖相聚。
    湖面反射的光似乎有点过于明亮。艾莉不适地眨眼。蒂尼骤然尖叫,话语语无伦次,颠叁倒四。艾莉听到了“对不起”。她再次睁开眼睛,对面的蒂尼陷入沉睡,好像刚才只是过于灼热的阳光造成的错觉。
    几天过去,艾莉确认艾米和罗伯特在躲着她。
    “你需要心理辅导。”查尔斯慢条斯理地说,他正在捣鼓什么。那玩意不断地冒气。
    查尔斯是艾莉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愿意搭理她的人。所以艾莉把血交给他,顺便待在他的宿舍里。
    【不需要。你有他们的消息吗?】
    “不关心。”
    【你在做什么?】
    “……”查尔斯猫似的眯眼,“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和灵魂有关。】
    “差不多。”查尔斯直率地回答,“要么闭嘴,要么出去。”
    艾莉选择出去。
    半年间再也没有恶魔出现的消息。
    半年的精神抚慰下,学院紧张的气氛消散许多。大部分学生成为虔诚的教徒。
    艾莉成为第一次雨鸟学院和教会合作交流的人选。
    这半年里,艾莉一次也没和艾米说上话,罗伯特更是见都没见到。艾莉逐渐放下和他们重聚的想法。她不怪他们。人总有迈不过去的坎。
    她将重心转移到进入教会的方法——具体意义的进入。
    教会的门具有通过检测契约的敏锐能力。
    契约蕴含磅礴的暗魔法因子,即便藏得再深,也不免有丝丝点点的泄露。艾莉以前是用光魔法因子一股脑包住。这种做法方便但是容易暴露,特别是有针对性地检测,就像是团容易戳破的黑心棉花。
    现在,她尝试用光魔法因子复刻契约,为它量身定制一个硬盖子。这要求她的控制能力达到正职牧师之上。暗魔法因子夜以继日地与光魔法因子在她的体内争斗,灼热的疼痛令她快速地学会控制他们,最终她成功了。
    阿尔很讨厌这个盖子。它说:“就像是牧师在家门口拉屎,到处弥漫着屎味。”
    艾莉很喜欢这个盖子,恨不得时时刻刻盖着。盖上盖子后他们的联系会变弱一点,起码阿尔在她脑子里说话的音量变小了。而且暗魔法因子不再在身体内惹是生非。但是阿尔会粗暴地掀开盖子。那时,暗魔法因子宛若疯狗出门,反噬地更加厉害。
    与艾莉一起去教会的还有五男两女,他们是二叁年级的学生。艾莉不认识。但他们认识艾莉。他们参加了舞会。
    “今日我们先参观教会,然后分配房间。”帕特里克微笑道。
    教会位于城市郊区,占地可与庄园媲美。青草的气味充盈鼻腔。灰白色的庞然大物蹲踞在远处。它棱角分明,墙壁厚重,几扇窄窗开在高处。它的粗拙庄重和精致华丽的教堂截然不同。那是几百年前的建筑,一直沿用至今。据说由矮人建造而成。
    教会里的牧师分为两类,分别是传道牧师和治愈牧师。最高级的牧师自然是教主,其次是副教主。再往下就是一二叁四五等牧师。当然,对外它们都有相对好听且晦涩的名字。
    不同等级的牧师住在不同的寝室。艾莉他们初来乍到,和五等牧师——今年刚入教会的牧师在同一栋楼。每个寝室住四人,早晚有人查寝,发现违禁物一律销毁。这点比雨鸟学院严格许多。排到艾莉时只剩下一间空寝室,于是她没有舍友,独自居住。
    空寝室在顶楼四楼的边角处,窗户玻璃爬满藤蔓,床铺落满灰尘,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味。使用过清洁魔法后干净不少。寝室里只有四张床。艾莉把装着私人物品的皮箱塞进床底。她选择了最里侧靠窗的床铺。
    她把小羊皮封面,字体烫金的《拉比比利亚》放在枕边。
    “别让我听到祷告。”阿尔唾弃道。
    艾莉费力地推开窗户,清新的空气涌入。
    “履行契约的时间到了!嗯……杀了教主?”
    “我不如从这跳下去。”
    “也是……实力过于悬殊。我可不想等几十年。牧师要禁欲……那你就去挑拨他们的欲望?”
    艾莉没有理它。
    “好啦,开玩笑啦。只有一件事情,很简单的事,偷走拉比比利亚的手指。它就在格兰迪教会。完成后,我们就解除契约。比起别的恶魔,我可太善良了。”阿尔自我陶醉道。
    拉比比利亚是光明和智慧之神。千年前化作人类行走在大地上启迪人类。祂回到神界之时留下了人类的躯壳,并将其分给最虔诚的十个信徒。
    经过千年的时间,原先的十块不知变成多少块。
    教徒渴望供奉祂的人类身躯。炼金术士希冀得到一两个碎片。矮人妄图将它们投入熔炉。在大陆上生生不息的生物,无论信仰与否,都想要祂沾满神性的人类身躯碎片。
    但是,恶魔要它做什么?
    阿尔察觉到艾莉的想法,“好奇心害死猫,亲爱的莉莉。”
    “有时间限制吗?”
    “唔……二十年吧。”阿尔倒不异想天开,指望她立刻偷走。

离开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