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重生未来之药草师 下 作者:曦舞

分卷阅读19

      重生未来之药草师 下 作者:曦舞

    分卷阅读19

    重生未来之药草师 下 作者:曦舞

    分卷阅读19

    越轲看着傻笑的祁白,嘴角不由的微微翘起,虽然没说话,但是右手却将人往怀里拉了拉。

    飞机刚开始还能看到点人烟,逐渐入目的却是延绵不绝的绿色,而飞机上的人虽然没有动作,但是却警戒起来,表情极为严肃。

    祁白没说话,看他们的表情也知道肯定有危险。想到陆地上那些变得庞然的野兽,祁白也隐隐猜到了是什么危险。陆地上的动物都变异了,没道理空中飞行的没有。

    不过事实证明祁白他们很幸运,直到看见前方隐隐出现的目的地,他们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飞机在一片空地上降落,待飞机停稳,祁白看见窗外有几个人站在那等着。看见他们下来,立刻就迎了上去。

    哈哈,越将军!来人是三男一女,一年长的,两个青年,还有一个美艳的女人。而此时说话的,则是那个年长的。

    年丰华伸出手与他相握,脸上堆满了热情的笑容,道:等待多时了!

    年副官!越轲点头,态度不热络,与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两人在那说着事,祁白却被舒刃拉着后领扯到了这里的唯一的女人面前。

    这个女人祁白第一眼见到就觉得惊艳,相貌极为的艳丽,唇色嫣红,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头发是极为利落的短发,很是英气。而她的身材更是宛若魔鬼般,前凸后翘,整个人充满了成熟诱人的风情。

    这是大师姐!舒刃对着祁白介绍,然后又对女人道:大师姐,这就是老师最近新收的弟子,祁白。

    说着,他对着目瞪口呆的祁白喝道:还不见过大师姐?

    什么?这个风情十足的女人竟然是大师姐?

    祁白愣了一下,旋即很快的反应过来了,脸上带了点羞涩的笑容,道:倒是我失礼了,只是我没想到大师姐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大美人,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称赞她美的,于新玥也是如此。

    她脸上带了笑,宛若满堂春花一瞬间盛开,霎时艳丽逼人。手上却是极为粗鲁的在祁白肩上一拍:你这小子倒是会说话!

    她这一拍,祁白险些被她直接拍到了地上,站稳身子,只觉得脑门有些抽搐。他想,他有些明白了越轲说的他这个大师姐的独特了。

    于新玥丝毫没有猜到她这个新出炉的小师弟心中在怎么腹诽她,只是笑眯眯的道:第一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好的见面礼,这个就给你防身了!说着,她的手上出现了一样东西。

    当看见他手上的东西的时候,祁白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嘴巴成了一个o型。原因无他,因为那样东西是一个做工精良的大铁锤!

    没错,的确是大铁锤,大约有成年女人和抱那么大,颜色漆黑,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但是,任它做工如何如何的好,这也掩盖不住它是一把铁锤的事实。

    而且,这么大的铁锤这重量营改不轻吧,可是于新玥轻松的样子好似她手上拿的是一张锦帕。

    于新玥终于发现他脸上的表情不是欣喜,问道:怎么,你不喜欢?

    这个,倒不是不喜欢!祁白有些尴尬的笑笑,实话实说道:只是我恐怕扛不起来!

    噗嗤!一声喷笑,一个青年走到了于新玥身边,祁白认出他是刚才跟在年风华身边的其中一个青年。

    凤鸣天右手自然的搂上她的腰肢,嘴边带了笑,道:我就说了让你另外挑选一个礼物,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厉害,力大无穷啊!而且,一般人也不会送人锤子。当然,最后一句话他是放在心里面嘀咕的。

    祁白见二人姿态亲密,心中猜测他与自家大师姐有什么关系。

    于新玥叹了一口气,撅了红唇,问道:那怎么办?我就准备了这一份礼物!没想到祁白竟然不喜欢,心情有些低落。

    凤鸣天在她唇上亲了亲,眼中带了宠溺的色彩,轻声道:好啦,早知道你,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盒子来,盒子的材料不知道是什么,上面雕刻了精细繁复的花纹,定睛看去,只觉得脑袋发晕,从中便可看出它的繁杂。

    这是锁灵盒,它能防止采摘下来的药物药性不会流失,也不会枯萎。我想,以后你应该能用得上!

    有些珍贵的药材采摘下来根本保管不了多久它的药性就会大大的减弱,对于药师而言,这个礼物不可谓不称心。

    祁白也有些惊喜,这锁灵盒是用一种名叫自然树的树木所制,凡是生长着自然木的地方,那里的植株都生长的极为旺盛。而这种树木现在也只发现一棵,它的珍贵可见一斑。

    祁白也只是听说过还未见过,听越轲说这棵树再被发现之后就被几个大基地给瓜分了,也只闻其声不见其树,没想到今日他竟然能见到,而且还是送给他的礼物。

    赚大发了!

    这是祁白的第一个念头,要知道,对于他这种与草药打交道的人来说,这锁灵盒可以说是送到了心坎上。

    而第二个念头,则是:这个大师姐认得太值得了!

    得了这么珍贵的礼物,祁白心情很好,玩笑般的道:这么珍贵的礼物,如果后悔了,我可不会还给你的,大姐夫!

    这个礼物虽然珍贵,可是对于凤鸣天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以得到的,本就是心甘情愿送出去的。然后又听见祁白的那声大姐夫,只觉得通身舒畅,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几分。

    啧啧,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呢?看见祁白得了一件珍贵的礼物,舒刃也不嫉妒,只是打趣道:当初你对我这个三师兄可是不待见得很啊!

    祁白仍是爱不释手的摸着锁灵盒,闻言头也不回的回了他一句:如果你也给我一件像锁灵盒这样的见面礼,想听好话,我可以给你说一大箩筐。

    舒刃摇头,评价道:竟然以物质来对待一个人,浅薄!

    祁白不在意,龇了一口大白牙:我浅薄,我乐意!

    舒刃再次评价:脸皮真厚!

    凤鸣天道:我倒觉得,祁白这也是真性情!

    舒刃:早在凤鸣天看上自家大师姐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对他的眼光报以厚望。

    祁白笑了两声,道:大姐夫你也不用这么说,我自己是什么人我还是知道的。不过,虽然是看在大师姐的面子上,大姐夫你还真是个好人!

    凤鸣天:被发了好人卡他要说些什么?

    祁白笑眯眯的对于新玥道:大师姐,你眼光真好,找了个好男人!

    凤鸣天涎着脸看着于新玥,那眼神粘糊糊的,厚脸皮道:你看,就连祁白都说我是个好男人!

    于新玥一巴掌拍在他肩上,险些将人拍飞,自己却得意道:那时,老娘的男人,那当然是好的!

    祁白:大师姐,你本性暴露了!

    几人气氛逐渐热络起来,

    分卷阅读19

    分卷阅读19

    -

分卷阅读19

- 肉色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