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没有车钥匙

末日血纪元 作者:李昌新

第二十一章 没有车钥匙

      无论是鼠潮的大规模迁徙,还是丧尸突然的异常活动,两者好像都与南方市中心那道汽笛一样的声音有关。陈东不知道那道汽笛一样的声音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明显能够看出的是,那道声音对丧尸有莫大的吸引力,老鼠群则是对之有些畏惧。

    十来分钟后,地面上燃烧着的衣服渐渐熄灭,活动的鼠群也已经像水一样全部快速流走,地面上什么也没留下,好像鼠潮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陈东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却再也难以入睡,市中心的那道声音到底是什么?丧尸为什么会被吸引?

    鼠潮的迁徙让陈东感到不安,他想到被他扔到窗外的那只老鼠,当时,他看着那只老鼠,就曾经胡思乱想,感觉老鼠这种物种在发生着变化,而楼下的鼠潮突然迁徙,似乎正好应证了他当时的想法……

    在床上一直躺到天边慢慢发亮,陈东抽了整整一包烟,而在天亮之前的这段时间,南方市中心方向再次传来两声类似汽笛的声音。这两次声音响起时,小区里的丧尸都会不停嘶吼,然后,那个叫声格外的响亮的丧尸就会适时叫上一嗓子,小区里就会重回平静,那只丧尸的叫声似乎能够压制其他丧尸的骚动。

    丧尸和丧尸好像也不同,陈东有一种直觉,他感觉那只叫声响亮的丧尸不同于其他丧尸,不只是他的叫声不一样,更重要的是他的叫声有一种威慑力,他的叫声对于其他丧尸来说,就像是上位者对下位群众的呼喝训斥。

    丧尸好像也是一个群体,它们之间好像也有等级差别……

    在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抽完以后,天色已经透出了淡淡蓝光。陈东的眼圈有些发黑,他下了床,到卫生间一番洗漱,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就到上七楼进行每天的例行锻炼。

    锻炼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在陈东锻炼结束,准备回家吃饭的时候,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剧烈的声音。陈东一惊,拉开窗户,就看到对面楼下雾气激荡,只能恍惚的看到有一个东西摔在楼下。

    “陈东!陈东!”

    “陈东大兄弟!睡醒了没有?”

    拉开窗户,外面雾气还很大,根本看不到对面的楼房,不过陈东却听到了徐春雷的叫喊声。

    “怎么了?”陈东大声问道。

    “我去,终于喊应你了,也算对得起我那台冰箱了,,,那个,,我也没啥事!”徐春雷道:“就是你说的逃出去那个事,我昨天想了一夜没睡着,我觉得我应该和你一起逃出金香市,躲在家里是坐吃山空,早晚是死路一条,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你找到车准备跑路的时候叫我一声,我和你一起走!”

    徐春雷要和自己一起走,他怎么突然想开了?难道是因为他昨晚也看到鼠潮迁徙?

    “昨天晚上你都看到了?”陈东道:“你觉得那些老鼠是怎么回事?我实话告诉你,我离开金香市是想要尽早回家,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我觉得你还是要考虑一下。走出去是持久的活路不假,可问题是我们不一定能活着走出去,实际来讲,活在眼前,关起房门还能短期内保证生存。”

    “啥玩意?你说的我明白,可是你问我看到了什么老鼠?这又是什么情况……”徐春雷疑惑道:“难道老鼠偷你存的食物了?”

    “你不是昨晚一夜没睡着?”陈东反问道:“你昨晚看到我从阳台上点火烧衣服了吗?还有,昨天后半夜那个和大船汽笛很像的声音响了好几次,这个你总该听到了吧?”

    对面沉默了好久,才再度响起了徐春雷的笑声,不过那笑声听起来有点尴尬的意味。

    “那个,,,昨晚,我一直躺在卧室里床上,没出卧室,你说的什么声音,我还真没听到。”徐春雷道。

    卧槽,陈东顿时心里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徐春雷他聋吗?昨夜丧尸老鼠闹腾的这么欢,徐春雷没睡着能不知道?不过仔细一想,陈东就大概猜出了一点,昨夜徐春雷那货可能根本就是在睡觉,而且睡的很死,不然他不可能不知道夜里发生的事,徐春雷说自己一宿没睡,根本就是吹牛逼。

    “行了,你别管我睡没睡觉了,大兄弟,我觉得当下还是逃出去的事情更重要一些。”徐春雷语气正经的道:“你说的道理我懂,现在,摆在眼下的只有两条路,无非是关起门来求生存,或者是走出去找发展,这两条路的利害我还是了解的,想一直活下去迟早要走出家门,还不如眼下趁早行动。你走的时候可别忘了带上我,丧尸这玩意我也是搞死了一两只的,咱们一起走,以后也能相互帮助不是!”

    徐春雷说的的确有道理,以后二人同行,总能相互照应,虽然不知道出城以后,徐春雷还会不会继续和自己一起走。陈东其实也真想找个人陪自己一起走,毕竟人都有这样一种心态,自己遭殃的时候有人和自己同病相怜,总会让自己心态轻松一些,面对困难和挑战时,也总会觉得比自己一个人面对压力要小的多。

    “行,你先收拾一下带的东西准备准备,我也许近几天就会走,到时候会通知你,有机会的话,我们尽量一起走。”陈东道。

    “好嘞,谢谢你了,大兄弟!”徐春雷大声笑道。

    和徐春雷聊完,关上窗户,陈东回家吃饭整装,在将近十点左右的时候,陈东通过天窗回到了四单元。

    只剩下六楼、七楼家里有丧尸了,陈东感觉很快就能找到车钥匙了,所以他干劲很足,直接下到六楼,整理工具,陈东开始砸门。上午,十二点之前,陈东砸开了六楼的房门,消灭了门后的丧尸。陈东进到住户家里后仔细搜寻,没有找到车钥匙,陈东很是无奈,看来不把所有有丧尸的住户门全砸开是不行了。

    下午两点半左右,陈东再度砸开七楼住户的房门。陈东进到住户家里进行一番初步搜索,居然还是没有找到车钥匙,陈东忽然有些着急了,他找遍了七楼住户家里所有可能放车钥匙的地方,结果还是没有找到……

    “怎么会?按逻辑说不会错啊!怎么会没有!难道是找的不够仔细?”

    站在七楼住户的客厅里,陈东喃喃自语,然后,他冷静下来,冥思苦想了好几分钟,最终决定再度重新搜查一遍所有四单元已经砸开房门的住户。

    …………

    又用了将近一个小时重新搜查,居然还是没有车钥匙,陈东突然感觉心灰意冷,有些颓废的一屁股坐在了五楼门口的楼梯台阶上。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明明都是按正常逻辑推出来的结果,怎么可能会没有钥匙!楼下的车明明停在那里,车主这个人也肯定存在,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难道车主还在其他没有砸开房门的住户家里,那他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又或者是变成丧尸了?

    车主活着的机率不大,不然这两天陈东砸门,他应该会出来看,就算再不济,他应该也会像姜小诺一样隔门喊上几句话。变成丧尸倒有可能,车主变成丧尸后可能被困在了卫生间和厨房,那样的话,陈东只是单纯的敲防盗门的确是很难把他们吸引到门后。陈东忽然想到了一楼的那个小男孩,在前几天来的时候,车主会不会和那个小男孩一样,已经被饿昏了过去,不然车主这几天不可能都躲在家里不出来。

    不管车主的情况怎么样,车钥匙陈东必需找到。陈东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差了,按机率来说,砸了这么多房门,就算他找不到楼下黑色轿车的钥匙,也该找到一把其他车的钥匙了,就像对面楼的胖子徐春雷都找到了一把车钥匙,虽然不知道他那把钥匙能开的车在哪里。

    拿起工具,陈东叹了口气,直接走到五楼那家未打开过的防盗门前,慢慢的用工具砸了起来。陈东心里烦躁到了极点,他感觉原本清晰的思路,忽然又变的没有了头绪。

    两个小时以后,陈东砸开了这家住户的房门。房子里没有丧尸,对于食物,陈东根本弃之不顾,一通地毯式的翻找,陈东依旧没有找到车钥匙,他感觉,自己的运气就像是放在粪坑里泡了三天三夜,臭的简直是无可奈何。

    “靠!”

    陈东骂了一声,直下四楼,又开始砸四楼那家未砸开的房门。

    就不信找不到车钥匙!

    没有电动工具,强行用工具砸门是个费时间的功夫活,门锁难撬,让陈东越来越烦躁,手不小心一滑,陈东一失手,锤子砸在了手上。

    手上带着手套,虽然手没被砸破流血,却极度疼痛难忍。

    “妈的,不对劲!”

    手上的疼痛如同一根导火线,引炸了陈东的心情。暴躁的把凿子扔了地上,陈东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一种很有可能的猜测。

    想到这种可能,陈东忽然直奔到三楼姜小诺家门前,用力的拍砸起了姜小诺家的房门。

    “姜小诺,你出来!”

    “我给你送食物送水,你却骗我,你说,楼下的那辆黑色汽车是不是你的?”

    “你出来!!”

第二十一章 没有车钥匙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