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深夜鼠潮

末日血纪元 作者:李昌新

第二十章 深夜鼠潮

      翻天窗上楼顶回自己家,这条非同寻常的路线陈东已经走的轻车熟路。回到家,在天黑之前,陈东把凿子、钢筋枪,还有手锤上的枪头都磨了一遍,为明天的行动做准备。因为连续半个月阴天,又是大雾天气的缘故,天黑的很早,陈东收拾完,早早的就上了床休息。

    就剩下两家住户里有丧尸了,明天,楼下那辆黑色的轿车的钥匙肯定能找到!有了车就能离开金香市,就能快点回奉安县老家了!

    车就停在四单元门口,出门上车只要动作快,丧尸应该来不及发现攻击。陈东所在楼栋离北门很近,只要顺利的开车出了小区,上了马路,凭汽车的速度,那就是天高任鸟飞!

    当然,就算有了车,如果真的要离开这里的话,陈东也是要提前做准备的,食物、饮用水等物资肯定要准备一些带走,另外还有武器,还有一些诸如打火机、水果刀一类的实用小工具,这些都是要计划准备的。想着逃跑的计划和准备,陈东同时也在考虑着开车出去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例如外面路况怎么样,车里的汽油有多少,能跑出多少里路,这些都是未知数,想着想着,陈东忽然想到了姜小诺和徐春雷……

    他们两个怎么办?自己逃走了以后,他们会怎么继续活下去?

    徐春雷看起来还好说,他说他把自己所在的单元楼,所有家里没有丧尸的住户房门都弄开了,他能找到食物,应该有点本事,这半个月来他估计也杀过丧尸。徐春雷一个大老爷们,而且看起来体型很壮,继续生存下去应该不是问题,可姜小诺呢?她到现在为止,可还都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出来,也不知道她这个半个月来躲在家里是怎么解决食物问题的……

    对于他们两个,陈东想了一下,就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没有必要关心这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且目前,姜小诺和徐春雷他们俩好像也没有离开这里的想法。躲在家里的确也能继续活下去,陈东选择逃出去,虽然是走可持续生存的路子,可冒的风险却是拿生命做赌注的。

    万一陈东的选择是错的呢?他的汽车要是没开出金香市,甚至都开不出小区呢?别人的意愿他不去强求,陈东不会拉着他们一起拼命,自己认为对的,就自己坚持去做,一切管好自己就好了。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陈东也不知道在过了几个小时以后,他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夜里的外界格外的安静,窗外只有丧尸行走的脚步声,前半夜,陈东睡的还算安稳,可到了后半夜,陈东忽然被一声刺耳的巨响惊醒。

    “呜~~”

    在听到声音的瞬间,陈东从床上弹射般的坐了起来,这半个月来陈东睡觉都很轻,即使在睡着时,他的精神也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从床上坐起,不过用了一两秒钟的时间回神,陈东便恢复到了清醒状态。

    窗外,那道怪异的刺耳巨响已经慢慢趋于平缓,只剩下一道细小的尾音。陈东仔细听着,在丧尸危机爆发前,他在金香市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这种声音听起来有些像是电视上海面船只的汽笛声,不过眼下听到这种声音很大很响,听起来比汽笛声还要悠远深长。

    金香市根本不是滨海城市,当然不会有船只鸣笛,可这种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

    就在陈东皱眉思考的时候,窗外楼下忽然传来细碎的声响,那声音连成一片,十分密集,有听不出是什么声音。迟疑了一下,陈东下床拉开窗帘向外看去,夜很黑,天空中阴云遮掩不见月亮星光,雾气很浓,又停了电,没有灯光照明,陈东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呜~~”“啊~嗷……”

    楼下,丧尸嚎叫的声音忽然断断续续的响起,声音听起来剧烈响亮,却又奇怪的连不成串,听起来更像是被逼无奈的呜咽嘶吼。这根本不是丧尸的作风,嘶吼声根本就是丧尸的标签,以前陈东遇到的几只丧尸,只要和陈东正面遭遇,在没被敲碎头颅之前,绝对都是在一刻不停的拼命嘶吼,从来不会叫的如此怪异。

    “呜~啊!”

    不远处,应该也是在小区的范围之内,一道格外响亮透彻的丧尸嚎叫声响起,然后,群尸断断续续的齐吼,似乎在应声附和。这个丧尸叫声极具穿透力,陈东以前从未听过,这道丧尸的吼声似乎饱含威慑力,总让陈东感觉到一些不一样。

    又过了二三分钟的时间,外面丧尸的嚎叫声慢慢平息,可是,外面那种密集的细碎声音还是不停响着,丧尸的声音消失了,一切似乎格外的诡异。

    坐回床边,摸起桌子上的烟抽出一根塞进嘴里,陈东按动打火机,火机上的火苗跳动,深黄色的微光将房间里照的微微一亮,随后又陷入了黑暗。

    外面什么情况根本看不清楚,敢在楼下活动的只有丧尸,难道外面的声音是丧尸在活动?可按照陈东以往的观察,丧尸在不受外力刺激的情况下只会机械的胡乱游走,以前的夜晚虽然有丧尸走路的声音,可却不会像今晚这样大动静的活动,整夜相对也算平静。

    今晚丧尸会突然开始剧烈活动,难道是受刚才那声类似船只汽笛的声音影响?

    抬头看向窗外,只有一片漆黑,说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听着窗外的声音,陈东有些坐不住了。犹豫了一下,陈东按着打火机,用火苗勉强照明,起身向着厨房走去。

    厨房里有两只大油桶,里面全是食用油,这几天陈东在其他住户家里发现了不少食用油,不过没有全部进行搜集,油这种东西,做菜的时候必不可少,可停电不能做饭的时候,食用油不能顶吃喝,根本用不到。陈东开始搜集食用油,也是这几天的想法,这两天他吃以前做熟的冷食已经吃的反胃了,他收集食用油是打算用来做燃料的,只要能架起简易锅灶,简单的炖个热菜、煮个汤是不成问题的,只不过陈东这两天情绪不太好,而且白天忙着砸门,一直都没有实施搭建锅灶。

    食用油能作为燃料生火用来烧菜熬汤,自然也就能点着作为光源,只要火光够大,照亮楼下地面,看清楼下的情况应该是不成问题的。陈东小时候在老家过年过节的时候,用烂冬瓜在做过瓜灯,只要把食用油倒在瓜皮里,续上一根浸满油的灯芯就能点着,食用油远不如柴油汽油易燃,不过烧起来也是很亮堂的。

    将两桶食用油提到阳台,陈东又拿来了一个脸盆,一件纯棉布料的衣服。将油倒进脸盆里,陈东把衣服扔进了脸盆,浸满了油,随手拿起阳台上的一个晾衣架,陈东用晾衣架把盆子里的衣服挑起,伸到了窗外。

    衣服浸了油以后变的很沉,陈东用力挑着,另一只手使用打火机将衣服点燃。衣服一开始有些难以点燃,不过在陈东持续烧了十来秒后,衣服上终于燃起了火苗,随后火光越来越大。

    拉开窗户,陈东把烧着的衣服伸到窗外,拉开窗户后,楼下的声音听的更清晰,陈东甚至听到了几声若有若无的“吱吱”叫声,这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二楼不算高,借着火光,陈东终于模糊的看到了地面上的场面。在楼下地面上,黑压压的一片东西如同水面一样涌动着,几只丧尸倒在地上,被这群东西全面覆盖,丧尸不停的挣扎,却连一声嚎叫也发不出。

    陈东莫名惊骇,丧尸遇到对手了,楼下这群黑压压的东西不停活动,看起来像是活物,可它们又究竟是什么生物?

    挑在晾衣架上的衣服燃烧的越来越旺,火苗已经窜到了陈东的手上,陈东手掌吃痛,手一抖,衣架连带着衣服都掉到了楼下。

    衣服燃着大火,落到楼下,正好落在一只倒在地上的丧尸身旁。火光落地,将周围照得通亮,地面上黑压压的生物避之不及,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覆盖在丧尸身上的生物也全部退走,在火光周围一米以内,再没有任何东西敢靠近。

    借着地上的火光,陈东也终于看清了地面上那些成片的黑色生物是什么。那些都是成群的老鼠,一大群混在一起,成群结队,数量多到让陈东有些颤抖。

    那只倒在地上的丧尸,它的身上被老鼠啃咬满是伤口,黑色的液体流了一地,在丧尸的嘴里,甚至还有几只老鼠再向里钻,丧尸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在地上挣扎。陈东不知道这些伤口会不会将丧尸杀死,不过小区里丧尸的叫声突然变得呜咽,没有了原来的凶猛狂躁,应该也是和鼠潮有关。

    小区内的丧尸全面受袭,陈东有些不敢想象,能将整个小区覆盖的老鼠群究竟有多么庞大……

    老鼠组成的大规模鼠潮,陈东只在电影里面见过,都市虽然少不了老鼠这种生物,可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老鼠汇聚在一起,陈东想,楼下的这些老鼠群,恐怕是金香市所有的老鼠了吧。都说老鼠能预知灾难,会在灾难爆发前大规模的迁徙,难道说楼下的鼠潮是预知到了什么,开始了迁徙……

    就在陈东看的震惊的时候,外面忽然再度传来那种类似船只汽笛的声音,声音异常刺耳,陈东不自禁捂住了双耳。楼下,那只被老鼠压倒在地的丧尸原本还在挣扎,可当这道声音响起时,丧尸忽然亢奋的大吼一声,直接跳了起来,速度迅疾的向着远处黑暗中跑去。地面上,老鼠群在听到这道声音的同时,也开始剧烈的混乱骚动,加快速度向着丧尸跑去的反方向涌动离开。

    类似汽笛的声音持续了五六秒后,然后慢慢平缓消失,小区里又断断续续响起丧尸的嘶吼。借助未熄灭的火光,陈东恍惚的看到几只丧尸暴走奔跑的身影,这些丧尸丧尸奔跑的方向大致都是南方,陈东也隐约觉得,那声汽笛的声音是在南边市中心的方向响起的。

    那道声音,在吸引着丧尸向市中心跑。

    “呜~啊。”

    小区内丧尸骚动的嘶吼声不断,那道格外响亮的丧尸叫声忽然再度响起,半分钟后,终于,再没有丧尸向外跑,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第二十章 深夜鼠潮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