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姜小诺

末日血纪元 作者:李昌新

第十七章 姜小诺

      “对不起”

    看着床上盖在毛毯下的小身体,陈东艰难的吐出了这三个字。也许不怪我,我是真的想要让他活下去啊!陈东安慰着自己,心里却依旧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原本因为发现小男孩而得以缓解的心情又变的极度烦躁,陈东的心里更出现了一丝无处发泄的暴怒情绪。

    丧尸!都他妈怪丧尸!原本的生活好好的,这些东西一出现,就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规则,剥夺了人活下去的权利!

    回家,陈东现在只有这一个想法,他忽然感觉到发自心底的疲惫感,只想回家蒙头睡上一大觉。

    离开了小男孩家,陈东拿起对面住户门前放着的食物和纯净水,默默的顺着楼梯向上走。

    “啪!”

    刚刚走到三楼,其中一家住户的门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响,陈东本来就极度烦躁,听到声音,他就如同被外力刺激的丧尸一样,心里的怒气瞬间被点燃。

    “我去你妈的!门后边有丧尸是吧!牛x的很啊你!你们这种恶心的东西也就是仗着数量多,不然老子怕你们这群蹩脚货!”

    陈东狠狠的一脚踹在防盗门上,不停的大喊大骂,陈东积压的情绪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压抑暴躁的情绪需要发泄。

    “不是有会开门的丧尸吗?你特么有日天的本事!有种开门出来啊,看我怎么弄死你……”

    陈东破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狂飙,随着一通叫骂,他的心里也舒坦了一点。

    “不对啊,怎么门后边没有丧尸叫?”

    骂了好一会儿,陈东有些累了,像骂街老娘们一样坐在台阶上休息,忽然,陈东发现这家住户门后居然没有丧尸嚎叫,反倒是对面住户家里丧尸的叫声不断。

    这完全不应该啊!陈东回想起来,原本刚开始敲门试探丧尸的时候,这家住户家里是没有丧尸的,有丧尸的是对面那家。

    但是,陈东却又听的清楚,刚才那声轻响不是从对面住户家里发出来的……

    难道是听错了,或者说这家住户家里有活物活动?

    “里面有人?”

    陈东随口问了一句,实际上根本没抱期望,他脑袋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老鼠,这家住户家里,可能有自己半月前见到的那样的大老鼠,声音应该是老鼠发出的。

    然而,就在陈东脑子里乱七八糟,乱想一通的时候,门后却忽然突兀的传来一道声音。

    “你是来找食物的吗?我家里没有食物了。”

    是活人的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陈东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居然还有幸存者,而且还是一个会说话的正常人!

    “你还活着?”陈东跳到防盗门前,用力的拍着房门大叫道:“你没事?开门,快点开门!开门!”

    陈东激动的拍着门,然而足足拍了半分钟,这家住户家里都没再有任何反应,反倒是对面住户家的丧尸嚎叫的更加激烈了。

    陈东停下了动作,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了,张口就要人家开门,人家又不认识自己,凭什么要开门?弄不好自己的举动已经吓到人家了。

    “不好意思,我发现有和我一样的幸存者,太激动了!”陈东搓了搓脸,有些尴尬的说道,也不知道人家这会儿是不是正在猫眼后边看着自己。

    两三秒后,门后再次传来声音,只有两个字:“没事。”

    “你没食物了对吧?我有很多,这是我刚搜集来的水和食物,你需要吗?”陈东问道。

    “谢谢你,我不需要,真的谢谢!”门后传来声音,却拒绝了陈东的帮助。

    看来这家住户的幸存者有很强的戒备心理啊,刚才她还说过家里已经没食物了,现在却拒绝了陈东的食物和水。如果她刚才不是撒谎的话,那她应该就是害怕陈东不是什么好人,怕陈东会威胁她的安全。

    转念一想,陈东也不想小男孩的悲剧重演。

    如果是快要饿死的时候,陈东或许会跟别人去抢一块馒头,但是活在当下,陈东目前已经能吃饱穿暖,他不介意在自己能力有余的情况下,去帮助别人。

    能帮就帮,不然明明能活下去的生命因为自己而死去,陈东也会有沉重的负罪感。

    把食物、水果放在这家住户的门前地上,陈东想了想,把纯净水也留下了。虽然现在陈东即将面临缺水,可陈东也有些头痛,纯净水这么大的桶,这么重,如果从楼顶翻天窗,他怎么才能把它带回家。自己拿着武器在楼顶上走都有些走不稳,别说再提上一桶纯净水了。

    把东西放好,陈东冲着门后喊道:“放心,我没有恶意,我把一些食物和水放到你门前了,这些东西我目前还不急需,如果你需要的话,就出来拿吧,我走了。”

    想了想,陈东又补充了一句:“我住在二单元。”

    “谢谢你了。”门后传来道谢声,却没有再拒绝陈东。

    陈东没有再说话,拿着钢筋枪离开,走到四楼,陈东向下看了一眼,三楼寂静无声,可能房子里的女孩是想等自己走了再出来拿东西吧。

    陈东没有再停留,径直上了九楼,五楼的纯净水他提到了九楼阁楼门前,最终决定放在这里不带走。纯净水实在不方便带,反正明天还要来,也方便随时拿来喝,来的时候也省的再带水。

    将早先放在阁楼茶几上的东西装进背包,陈东爬上天窗,上到楼顶。外面的雾气已经格外浓郁,而且这些雾气很有些诡异,早晨陈东从家里向楼下看的时候,他就发现雾气会沉淀一样的聚拢在地面。

    在楼顶上,陈东发现楼顶似乎也能像地表一样承载雾气,楼顶上的雾气浓郁的很过分,能见度居然超不过两米!

    口罩不能完全挡住雾气,随着陈东的呼吸,大量雾气被吸进肺里,陈东感觉到舌根发甜,舌头上有一种金属的味道,那感觉,就像是嘴巴里含了一块铁,还是生了老锈的那种。

    这雾气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吸起来简直比雾霾还毒啊!

    陈东憋住呼吸,尽量少吸外界的雾气,雾气太浓,看不到楼下,陈东反而不那么恐高了。心理恐惧减轻,陈东步伐也不由加快了一些,半分钟后,陈东通过天窗跳到二单元的阁楼里,下楼回到了自己家。

    脱下一身装备,陈东简单洗了个澡,因为连续阴天的缘故,太阳能里的水不热,陈东怕感冒没敢仔细洗。当然,太阳能力的水也快没了,他也是为了节约水资源,如果家里的水没了,他以后洗漱可能就要去其他住户家里了。

    躺在床上,陈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闭上眼,小男孩留下的那张纸上的铅笔字就浮现在眼前。他年纪那么小,那么乖,却就这样死了,陈东感到自责的同时,却也想了很多。

    活在丧尸乱世,真的还需要为他人的生死自责吗?一场变异危机让多少人变成了丧尸?丧尸已经失去了人的生理特征,他们还可能恢复正常吗?

    如果还要担忧着他人的生死,那那些变成丧尸的人,他们不也是无辜的?谁来关心他们的生死?

    或许,活在当下,除了亲人朋友,真的就是自己还活着就好了。人类这种生物始终就是自私的,这是基因里携带造就的天性,谁也无法改变……

    这一夜,陈东想了很多,直到深夜,他才勉强睡着。

    …………

    第二天早晨,陈东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就去七楼进行了锻炼。在大约九点左右,训练完毕,九点半,整装完毕。

    这个时间外面的雾气还很浓,地表上聚拢的雾气看起来很粘稠,空气中飘荡的雾气也不小,站在窗口只能勉强看到对面楼栋的轮廓。

    根据昨天从楼顶回来的经历,可想而知,楼顶上肯定也聚集着不少雾气,陈东在家里的翻出了半袋一次性口罩,一连拿出了五个,全部都戴在脸上。两只耳朵根被勒的生疼,陈东感觉呼吸明显有些困难,口罩毕竟不是防毒面露,可能起不了多大作用,不过陈东还是认为戴着总比不戴强。

    最后,陈东又戴上了昨天戴的棉口罩,耳朵上其实已经戴不下了,棉口罩是陈东用线在后脑勺系上的。

    上到阁楼,通过天窗,陈东再次到了四单元,根据陈东昨天的统计,四单元三楼、四楼、七楼各有一家住户家里有丧尸,六楼则是两家住户都有丧尸。

    砸门找车钥匙要挑有丧尸的住户砸,陈东直接下到了三楼,选择先去砸那一家有丧尸的门,当然,陈东也是想看一下,三楼那家住户的幸存者有没有把食物拿回去。

    下到三楼,陈东看到门前的食物和水都没有了,看来是被三楼的幸存者拿进去了。陈东敲了敲了房门,想着先和她打个招呼,然而陈东敲了半天门,里面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说住户里面的幸存者走了?可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陈东搓了搓脸,没再关心这个,人家做什么自己管不着,该帮的都帮了,眼下顾好自己就行!还是用老办法,陈东决定砸门之前还是先用东西顶住房门,防止门锁崩开后丧尸突然创出啦。

    为了能找到一个顶门用的合适物件,陈东只能下到一楼,虽然有钥匙,陈东却没有去小男孩家,他不敢面对小男孩的尸体。小男孩家对面住户的房门昨天被陈东砸开了,里面有不少家具能用来顶门,陈东到那家住户搬了一个小柜子,搬到了三楼。

    柜子顶在门上,将背包里的工具倒在地上,陈东开始干活。先用手锤敲击凿子在门上抠洞,尽量撬开防盗门面上的不锈钢皮,陈东敲敲打打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破开了防盗门外面的合金皮,门上的锁却依旧坚挺。

    凭一些简单工具,破开防盗门上的不锈钢材质的表面本就不容易,更何况还要用蛮力破坏门锁,这几天,陈东靠工具砸锁可是费了老牛鼻子的劲。

    在砸门的时候,陈东不止一次的希望过,会开门的丧尸要是能多来上几只该多好啊……

    “你是在撬锁吗?”

    就在陈东干的极度不耐烦的时候,背后住户家里忽然传来了那幸存者女孩的声音。

    “原来你没走啊?你都看到了,我就是在砸门撬锁,我想进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车钥匙,我需要车。”陈东觉得对方能看到自己,所以扭头看着猫眼说道。

    “我没有车,你砸的那家里面有怪物。”女孩回应道。

    “你说丧尸是吧,我知道,不过没关系。”陈东无所谓的说道:“我就是要找丧尸,把它放出来干掉就是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东感觉很有成就感。

    “楼道里原来有一只怪……丧尸,不停的在楼梯上来回走,它原来一直在我家门前转,自从你来了,他就不见了,他是被你杀掉了吗?”女孩接着问道。

    “你说的是一只穿西服的丧尸?他是被我杀掉了,尸体就在顶层,现在楼梯道上已经绝对安全了。”陈东点了点头,拿起凿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砸着门。

    “你真厉害。”好一会儿,门后才传来了夸赞声。

    “不是我厉害,是它们蠢,其实它们对付起来很容易。”放下凿子,陈东拿起了大锤,大锤力道足、砸门快,陈东今天刻意把它也带来了。

    陈东一记重锤砸在门上,回身问道:“我叫陈东,你叫什么名字?”

    “姜小诺!”门后传来回答声。

第十七章 姜小诺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