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末日血纪元 作者:李昌新

第九章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陈东的目的主要是找吃的,他消耗的体力不少,现在已经感觉到有点饿了,四天来忍饥挨饿,一顿馒头菜花不可能全都补回来。冰箱里面的东西不少,青菜虽然有些不新鲜,不过还没有腐坏,厨房里有米有面,还有食用油,正好能补上陈东倒掉的食用油。

    一趟又一趟,陈东把找到的能吃的、能用的东西都搬回了自己家里。在对面住户的客厅里,陈东看到了一张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照片,上面是年轻时候的老太太,一个戴着眼睛的斯文男人和她站在一起,在两人身前,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一家四口开心的笑着。

    曾经的一家四口,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人活着,陈东一阵唏嘘,以前也许是因为上班的缘故,他出门的时候从来没有看到过对面开门,所以,他也一直不认识对面住的老太太。

    老太太应该是独居,陈东是在搜寻食物的时候发现的,对面的房子只有一间卧室里铺好了床铺,衣柜里也只有老太太自己的衣服,很明显只有她自己住。

    把食物都搬回了家里,陈东从老太太家的衣柜里拿出了一双棉手套,戴在了手上。然后,陈东到楼梯上,把老太太丧尸的尸体拖到了她家卧室里,把床上的被子盖在了她身上。

    “您老走好,我知道您老想回家,就送您回来了,得罪的地方,也是迫不得已!真是对不住您了!”

    站在卧室门口,陈东对着地上神神叨叨的念叨了一阵,然后就关上了卧室的房门,离开了老太太家。

    为老人简单收尸,是为了表达尊敬之意,当然,陈东也是打心底里感谢人家,毕竟他拿了人家家里的东西。尽自己的最大能力让人家有个善终,陈东心里也能舒服一些,再者说,丧尸的尸体就在下楼的楼梯上,陈东也不想每天一开门,都面对着一具尸体。

    回到家里,陈东看着地面上摆着的一片刚刚搬来的食物,东西不少,米有半袋、面多半袋、鸡蛋大约一斤多,挂面二斤,芹菜七根、菜花一头、冻肉二斤、猪脚一只……

    上了年纪的老人,只要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一般都节俭惯了,遇到便宜的菜都喜欢多买一点,而至于肉类荤食,老人们一般也都舍不得吃,都是等到子女们来了,才把认为最好的东西做给他们吃,可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都提高了,年轻人都追捧起了所谓的绿色生活,每天吃着涂抹着各种添加剂的蔬菜,觉得自己活的很健康,对于肉类反而不屑一顾。

    抬头看了一眼放在电视柜上的表,已经三点半了。出门的时候是十点,又折腾半天才杀了两只丧尸,看着一地的食物,陈东感觉饥饿感愈发强烈。

    除了米面油以外,陈东把所有的食物都塞进了冰箱,然后,陈东拿了一斤冷冻肉放在外面化冰,另外烧了一锅开水,准备熬粥。

    芹菜没洗,直接上案板开切,倒不是陈东不讲究卫生,不洗菜是因为家里的纯净水只剩下小半桶了,对面家里陈东找过,没有饮水机,可能是老太太节省惯了,以前都是烧自来水喝。现在陈东还没到没水喝的地步,备下的自来水他还不准备喝,洗菜也不打算用自来水,芹菜看起来很干净,应该是洗过的,陈东为了省水,最终决定菜不洗了。

    为了能吃饱,陈东一锅粥熬的比浆糊还要粘稠,再配上一大盘芹菜炒肉,饭菜不讲究,但陈东却吃的满头大汗,无比满足。

    吃完饭,陈东悠闲的抽了一根烟,摸着滚圆的肚子,他准备稍微歇息一会儿,然后再抱上电钻去开其他住户的房门。陈东要尽可能的多收集食物,毕竟食物是不闲多的。

    只要胆子大,活路总会有,只要敢拼,肚子总能填饱,撑的发涨的肚子让陈东觉得安逸,甚至让陈东想起了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候在老家,只有吃到撑,才算是真正的吃饱。

    陈东闭上眼睛,原本只是想尽可能的放松身体,然而他也没想到,他就这样睡了过去。陈东睡的很轻,事实上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睡过安稳觉了,恐惧和焦虑一直侵蚀着他的精神,让他在饥饿的同时,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

    陈东做了一个梦,一个美梦,他梦到自己回到了老家,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老爸工作完回家,老妈准备好晚饭,一家三口吃完饭以后,陈东就把兜里塞满玻璃珠,去和同村的小伙伴去玩滚玻璃珠。

    半梦半醒之间,陈东知道一切都是假象,但他还是不愿意醒来。

    在梦里,陈东和小伙伴撅着腚,趴在地上兴奋的弹着玻璃珠,本来是一片详和的场景,然而,就在下一刻,陈东伸出手想去抓玻璃球的时候,和陈东脸对脸趴在地上的小孩,忽然一把抓住陈东的手塞进了自己嘴里。

    陈东抬头一看,那个小孩已经变了脸,脸皮青黑,眼珠翻白,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完全就是一只丧尸的模样。看着小孩咬住自己的手指,顺着小孩嘴角流淌下来的血珠,陈东感觉到指尖一阵剧痛。

    “啊!”

    陈东一阵颤抖,大喊一声,猛的坐了起来,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夹在指尖的烟卷已经烧到了烟头,烧疼了陈东的手指,烟头被陈东抖在了地板上,还在冒着细缕的青烟。

    “美梦会醒,恶梦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呵呵!”

    看着慢慢飘起的青烟,陈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休息了片刻,陈东站起身,抱起电钻手锤出了门。

    …………

    在这一天,也就是丧尸爆发的第五天,陈东终于走出了家门,杀了两只丧尸,找到了一些可以维持暂时生存的食物。也是在这一天天黑之前,陈东在第一次用电钻钻门的时候,就弄断了电钻的20号钻头,电钻其实并不适合用来钻不锈钢材质的防盗门。

    最后,陈东利用八楼角磨机和十二磅大锤,才强行破开了一楼两家住户的房门,得到了一桶半纯净水,另外还有几个水果、蔬菜、米、面、鸡蛋、火腿肠等食物若干。

    晚上,陈东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自来水停了。陈东一直不打算用自来水,这些天,陈东洗漱用的都是太阳能里的水,因为他觉得丧尸爆发后,自来水可能已经不干净了,太阳能里的水毕竟是丧尸危机爆发前存进去的,陈东心理上觉得太阳能里的水要干净上一些。

    虽然陈东从来不指望用自来水洗漱或者饮用,可抽水马桶冲水总是需要自来水的啊!不然上完厕所以后留在马桶里的秽物冲不下去,那臭味只怕是熏的整套房子里都不能住人了。

    好在陈东早在前几天放了不少自来水留着备用,这些水他留着是为了防备饮用水不够,其实他打心底里也不愿意喝,留着只是为了图个心安,现在正好用来冲马桶。

    马桶冲水问题构不成危机,从这天开始,陈东的机械化的生活再度开始,每天白天砸门,晚上睡觉。

    …………

    丧尸爆发第六天,陈东砸开了三楼、四楼住户家的房门,五楼的也砸开了一家。因为有角磨机切割,陈东这一天进度很快,一共砸开了五家房门,五楼其中那家关着丧尸的住户,陈东刻意避开没砸。

    不过,用角磨机切割防盗门的同时,切割片也消耗的很快,只剩下四个了,陈东不敢再用磨光机,因为枪头容易卷刃,陈东需要用切割片打磨钢筋枪和手锤上的枪头,切割片必须要留下备用。

    陈东裁了一截钢筋,磨出尖头,做了一个凿子,以后他准备用凿子配合手锤砸门,没有了电动工具,陈东回到了手工作业的状态。

    这一天收获很大,陈东找到了不少药品和食物,食物包括包装类冷冻鱼两条,冷冻肉若干,另外还有零食、饮料、香烟、啤酒以及一些副食,在五楼那家的住户里,他甚至还找到了一整箱方便面。所有的东西整合起来,省着点吃,估计吃个十来天应该也不成问题。

    到了晚上,陈东考虑到食物的问题,他打开电磁炉,倒了半桶油,把冷冻肉类全部过油炸熟,鸡蛋也全部煮熟……所有能做熟的食物,陈东全部都做了加工,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电也会停,陈东尽量保证着以后的食物不会吃生的……

    …………

    丧尸爆发第七天,陈东利用手锤凿子,还有九楼家里找来的钳子、螺丝刀等一应手动工具砸门,进度缓慢,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他只打开了两家房门,一家在六楼,一家在七楼。

    六楼的房子其中有一家没有装修,防盗门上连猫眼都没有安装。陈东捅掉了堵在猫眼上的抹布,确定了房子里没有人在家,也没有任何食物或工具,陈东最终没有砸这家房门。

    好在食物暂时很充足,进度慢些也没什么,这一天,陈东搜索东西不再注重食物和工具,他更注意寻找有没有汽车遥控钥匙,他想找一辆车,逃出金香市。

    不知道为什么,陈东暂时有了足够的食物,也没有丧尸能伤害到他,他的危机感却越来越重,睡觉也睡的不踏实,甚至经常做恶梦,他想快点离开金香市……

    …………

    在丧尸爆发的第八天,窗外的天空依旧昏沉,不知道为什么,外面起雾了,薄雾缭绕,让陈东的视线变得不再清晰,薄雾到了中午才消散,下午薄雾再起,却已经变得分外浓郁。

    也许是因为连续八天的不见天日,气温骤降,白天陈东都穿上了外套。炎热八月,气候反常,如果再连续下去,肯定有许多植物适应不了,慢慢的枯萎死去,现有的平衡生态环境肯定会遭到严重破坏,陈东不敢想象,以后的气候会不会更恶劣,人能不能承受。

    陈东的危机感越来越重,心情也越来越烦躁,他越来越想离开金香市回奉安县老家。这一天,陈东砸门的进度快了一些,只用了多半天的时间,就砸开了七楼和八楼剩下的最后两家住户的房门,在八楼住户家里,陈东找到了九楼另一家阁楼的房门钥匙,打开阁楼房门,阁楼闲置,内部空空如也,他依旧没有找到车钥匙。

    也就在这一天,坚挺了八天的电停了,夜里,陈东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辗转反侧,深夜难眠。

    …………

    丧尸爆发第九天,中午,趁着雾气消散,陈东通过九楼阁楼顶上的天窗,翻到了楼层阁楼房顶。

    阁楼的房顶是倾斜四十五度的斜面,斜面上铺着瓦,这样的构造目的是为了排雨水,让雨水顺着房顶流到楼下,保护八楼的房顶。陈东用从楼下住户家里找到的绳子一头绑着腰,一头绑着阁楼的天窗,双腿打着颤,拽着绳子一步一步挪到了隔壁单元阁楼的天窗,进到了隔壁单元的阁楼里。

    隔壁单元的阁楼里也是空的,也许是因为没人住,房主又不看重阁楼的原因,阁楼的防盗门并没有从外面上锁,陈东只是拧动门把手,就轻松推开了房门。

    在阁楼门口,陈东拿手锤使劲敲击楼梯的手扶栏杆,楼下传来丧尸的吼声,楼道里的丧尸被吸引上来,居然有三只之多,陈东来时为了方便,没带武器,他也没有勇气同时面对三只丧尸,无奈之下,他只能躲回阁楼。

    在这一天,陈东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体能跟不上,自身力量不够强,每天上班让他缺乏体育锻炼,力量和速度都不够,这导致他面对丧尸时极度缺乏自信心。

    陈东心底明白,凭丧尸的智商,如果他和丧尸单挑,只要有武器在手,他有勇气面对,而且有绝对的信心取胜。不过最终要费多大力气,会不会付出被抓伤咬伤的代价就不知道了,他目前从来没有和丧尸正面搏斗过,眼下这种状态,让他同时去面对三只丧尸,他一时根本没有勇气。

    以后面对的丧尸只会更多,甚至可能会成群结队,只有强壮的身体素质,才是保证能够生存下去的资本!

    五楼关着丧尸的房门,陈东没有打开,这几天砸房门搜集了不少食物,其中包括半箱纯牛奶、真空包装食品等等,另外,还有不少水果、蔬菜,例如黄瓜、西红柿一类的蔬菜也可以生吃。

    食物暂时跟的上,而且营养也很足,陈东每天高强度锻炼身体,尽可能突破身体极限,五楼住户里的丧尸,他准备留着验证他的实力。陈东简单的认为,通过和一只丧尸搏斗,应该能够检测出自己的对战能力,也能摸清丧尸的本事,以后他再对付两只、三只,甚至更多丧尸的时候,应该就不会打心底里胆怯了。

    从这天开始,陈东每天都到七楼住户家里去锻炼身体,因为那家住户家里有不少健身器材。

    …………

第九章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