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钥匙

末日血纪元 作者:李昌新

第八章 钥匙

      稍微歇息了一下,陈东就用钢筋枪把趴在防盗窗上的丧尸挑了下去,拧下螺丝冒,陈东拆下了防盗窗。丧尸满脸伤痕的躺在八楼门口,陈东懒的去看一眼,他提上钢筋枪和手锤,走到厨房水龙头前,把上面的丧尸脑浆和黑色液体都冲洗了一遍。

    这几天以来,除了那顿菜花馒头,陈东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他的体力也一直没有完全恢复。今天折腾了半天,杀了两只丧尸,陈东的体力消耗不少,危机已经初步解除,他的紧张心态也随之有些微微放松,浑身上下,顿时有一股疲累的感觉涌了上来。

    提着冲洗干净的钢筋枪和手锤,陈东又抱上电钻,下了楼梯,想先回二楼自己家。因为穿着冬天的棉衣,陈东的活动量又大,出了不少汗,他是在感觉有些口渴,他想着,等一会儿先喝几口水,稍作休息一下,再去开这栋单元楼里其他住户的防盗门也不迟。

    路过五楼的时候,五楼那家住户门内又响起了丧尸的嚎叫声,陈东警惕的看了一眼防盗门,防盗门并没有从里面被打开,八楼的丧尸会开门,而这家住户里的丧尸,的确是不会开门。

    陈东想着,也许丧尸和丧尸不也一样,有的丧尸聪明一些,会自己开门,有的丧尸则是只有本能。不过,陈东在八楼杀丧尸的时候,他也实在没有感觉到那只丧尸有一丁点的聪明,那只丧尸的智商根本就是约等于零,实在是笨的可以。

    也许丧尸开门本来就是巧合,八楼的丧尸可能只是不小心碰到了门把手,碰巧打开了门而已,陈东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他可不希望丧尸聪明,现在的丧尸的智商基本就是送菜,陈东拿枪戳丧尸的时候,丧尸甚至连躲都不会躲。陈东甚至有点相信,如果是练过武或者力气大的人,只要他们胆子大,单挑放倒两三个这样的丧尸,根本就不会费多大力气。

    可如果丧尸会思考的话,那就恐怖的多了,就算普通丧尸的智商只是和狗相当,那也是绝对难对付的主。想象一下,如果以后会面对一群人型狗,会躲会跑、还会配合围攻,甚至还会用简单的武器,陈东就感觉到一阵灰暗绝望。

    不过陈东一直想不明白的是,八楼和五楼修护家里怎么会有丧尸,八楼和五楼的门都关着,陈东都进不去,按道理说,丧尸也不可能进去啊?

    原本陈东打算进入这栋楼其他住户家里寻找食物,也是因为他这四天以来发现,这个小区里除了自己,似乎已经没有其他活人了。

    有主的东西陈东不会去拿,因为那算是偷,这种念头一直根深蒂固的存在于陈东的心里。但是,如果东西的主人变成了丧尸的话,那就无所谓了,饿了不去找吃的,那不是等着死吗?

    楼下全是丧尸,陈东没在小区内走动过,不过根据陈东在晚上的时候观察,在他能看到的范围内,周围其他楼栋单元的灯从来都没有亮过,更没有见过小区内有人试图逃跑。

    陈东夜里时常把灯开到深夜,因为到了夜里,窗外楼下除了有丧尸拖沓着步伐走路的声音以外,他听不到任何有生气的声音。面对黑暗,陈东时常胡思乱想,心底有一种压抑的恐惧,不开灯的话,他很难睡着,陈东想,既然有电,小区里如果有其他的幸存者,夜里应该也会和他一样,不会不开灯吧?

    陈东觉得,丧尸爆发的时间段应该是在早上,在这个时间段,学生已经去上学,大人已经去上班,老人也差不多都吃完了早饭,也该出去遛弯了。

    在这个时间段,大部分人应该都不在家,所以,丧尸突然爆发后,在外面活动的密集人群,应该很少有人能反应过来逃跑。户外大量的人群被丧尸咬伤,并且被迅速感染同化,户外的幸存者自然也不会多,而陈东,他当天正好休班,躲在家里睡懒觉,躲过了一劫。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丧尸突然爆发肯定要有感染源,那感染源是什么呢?或者说,外界第一波携带病毒的丧尸,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呢?

    想到五楼和八楼的丧尸,陈东一个激灵,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五楼和八楼的丧尸根本不是从外面进去的,丧尸可能是在所有人群中突然爆发的,根本没有所谓的第一波丧尸!

    毕竟,就算是再空闲的时间段,整个小区的所有人也不可能全部都到户外去,陈东会躲在家里睡懒觉,其他人也可能在家里做其他的事情。

    联想起这几天空气中怪异的恶臭味,陈东忽然有了一种推测,这种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臭味,可能就是导致丧尸爆发的原因。臭味是随着空气传播的,空气无孔不入,躲在哪里都不可能避免,躲在房子里的人也许就是在闻到这种臭味的同时,发生了病变,变成了丧尸。

    五楼和八楼的住户可能都是这样,他们都是在呼吸到空气之后,在家里就变成了丧尸!

    抱着电钻,陈东走到三楼的楼梯拐角,站在那里,他透过楼道的窗口,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脸色无比阴沉。

    如果丧尸爆发是因为空气,那家里的老爸老妈是不是也会被感染?毕竟谁都不可能不呼吸。可这种臭味陈东也已经不只一次的闻到过,难道说陈东也已经被感染?可他又为什么没变成丧尸?

    也许,是因为人与人的体质不同。陈东猜测,或许自己体质特殊,或者说自己体内天生就有抗体,臭味里的病毒一类的东西,根本不能对他造成感染。

    可这种体质是不是遗传得来的?自己的体质不会变丧尸,老爸老妈应该也没事吧……

    像陈东这样体质的人群,肯定是少之又少,而且这些没被感染的人,还要保证自己没在户外人群密集的地方,不然就算没变成丧尸,也会被周围病变的人咬死。

    如果这样的推测成立的话,幸存的人由体质决定,这样的人肯定不多,老家的情况肯定也是这样,在陈东住的这个小区内,也许真的就只有陈东一个活人了……

    看着天空,陈东决定,不论怎样,他都一定要回家去看看,自己有运气活下来,老家在乡下,人口数量比金香市少的多,老爸老妈生存下去的机率,肯定要比自己大的多!

    坚定了想法,陈东拿着东西回到了二楼,自家的房门还是走时的样子,房门虚掩,没有上锁,陈东把抱着的电钻、钢筋枪等东西放在地上。他身上没带钥匙,手上又抱着东西,用脚去开门害怕会不小心把房门踢上,到时候恐怕连门都进不去,所以,他只能把东西放下,准备用手开门。

    可就在陈东把东西刚刚放在地上,准备直起腰来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一瞥,扫到了楼梯上趴着的丧尸尸体。丧尸的右手紧握着,手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陈东仔细一看,那东西看起来应该是一串钥匙。

    拎起手锤,陈东向着丧尸的尸体走去,蹲在尸体旁边,陈东犹豫了一下,才决定用手锤去挑丧尸紧握着的手。可能是丧尸的手握的时间太久了的缘故,丧尸的手指已经完全僵硬,陈东根本挑不动,无奈之下,他只好用脚踩住丧尸的手腕,用手锤上的枪头去撬丧尸的手指。

    这一次,随着“咔咔”几声骨骼碎裂的脆响,丧尸的手指被撬开,握在手心里的钥匙被陈东挑了出来。陈东看的不错,这是一串钥匙,而且是一家住户的防盗门上的钥匙,应该是老太太还没变成丧尸之前,想要拿着开门的。

    这串钥匙一直握在丧尸手里,陈东觉得恶心,不愿意用手直接去拿,他回家拿了一个塑料回来,套在手上之后,才抓起了钥匙。拿着钥匙,陈动想了想,走到二楼和自己家对门的住户门前,把钥匙插进锁孔里轻轻一拧,“咔哒”一声轻响之后,门锁随之打开了。

    门打开了,能有钥匙再好不过了,陈东一直想进别的住户找食物,这家房门不必用蛮力打开,能省不少力气。

    原来对门的住户就是老太太家,怪不得老太太变成了丧尸之后,还一直握着钥匙在一二楼徘徊。而且,每次到了二楼,老太太都会在对面住户门站上一会儿,看来老太太是对回家有执念,即便是变成了丧尸,这股执念也依然还在。

    陈东已经脑部出了一幅画面,老太太早上吃完早饭以后,出去遛弯锻炼身体,被周围变成丧尸的人咬伤了肩膀,可能她当时离单元楼很近,所以顺利的躲进里单元楼里,然后,老太太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又或者是因为身上受伤,想回家打120。于是,她就拿出钥匙,准备回二楼自己家,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回到家门口,伤口处感染的病毒变彻底爆发,她随之变成了丧尸。

    老太太对自己极力想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可能有很强的执念,所以,在老太太变成丧尸后,她还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回家的过程。八楼的丧尸可能也是这样,他最后的想法也许就是逃出家里,到外面请人帮忙,不过他也没能逃出去,在家里就变成了丧尸。

    或许,人在变成丧尸之前,最后的思维会被保存,变成丧尸之后,丧尸还是会不休止的重复运行最后的思想。

    杀掉的两只丧尸的智慧有限,这个陈东万分确定,而八楼的丧尸会开门,可能就是因为他变成丧尸之前保存的最后的思维。在八楼,是因为陈东的刺激,八楼住户里的丧尸,才运行了最后的思维,直接跑了出来,而五楼的丧尸,很明显就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一直被困在家里。

    二楼的老太太丧尸,开锁这种相对复杂的操作明显是做不来的。所以,她只能在楼梯上一遍一遍的上上下下,一但到了开门的步骤,她就直接卡壳,在门前站上几秒后,他只能继续重复走楼梯的过程。

    看了一眼趴在楼梯上的老太太丧尸尸体,陈东拉开老太太家的房门走了进去。因为天空阴沉的缘故,房子里的光线也很昏暗,陈东打开灯,毫不犹豫,直奔冰箱和厨房。

第八章 钥匙

- 御宅屋 https://www.swin10.com